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习近平不可能真反腐!

已有 1946 次阅读5/30/2016 05:33 |系统分类:历史

1.中共的特权制度=腐败
中国社会危机的根源就是“坚持党的领导”。所谓“领导”就是指挥,控制,村支部书记指挥、控制全村事务,省委书记指挥、控制全省事务,党的总书记指挥、控制全国的人财物、军队媒体的运行。这样就形成逐层指挥的控制系统,社会各层面、各角落都在中共指挥、控制之下,无逃脱的丝毫空隙。中共的绝对领导导致了绝对权力。然而,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
中共的“领导权”是自封的,不可质疑、不可剥夺。中共的“领导权”未经公民票决授予而是自我授权,所以,叫特权。特权就是腐败,党的特权造成共党腐败透顶。共党掌握着资源分配大权,干部拥有各种特权,如:有豪华别墅,有专车,有司机,有警卫,有特供商品,他们贪污受贿,欺压百姓,不许人民监督批评,否则予以专政。共党迫使广大群众沦为权贵的玩物,而且在被权贵糟蹋之后还要感恩戴德。共官让民众吃有毒食品,自己吃无毒的“特供”食品。中国历代可有过这种现象?帝王的御膳房也要到民间采购食品原料,也不让民间吃有毒食品。特供,就是对高级干部的特别供应。延安整风时期,王实味坦率批评中共“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最后被毛泽东砍掉了脑袋,王所道破的正是当时中共高官的特供特权。中共建政至今,特供食品继续喂养中共高官及其家属。食品从原料生产、采摘、采购、检测、加工、制作、化验、包装、调运、配送到验收,都由专门人员、车间、设备、仓库、车辆垄断式封闭运行。
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制,必然使权力腐败不可遏制,愈演愈烈。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一党专政是最大腐败。假反腐必然是强化一党专政,搞高压控制结果出假疫苗,哀鸿遍野,遍地是灾。六年前,记者王克勤披露山西數百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山西省疾控中心也承认山西高温暴露疫苗客观事實。但结果记者王克勤被迫离职。六年后山东价值5亿未经冷藏的疫苗继续流入全国24省。
一党专政的权力是一种排斥制约的权力。在党内,中央的权力排斥来自下级组织及党员的制约。毛时代,毛的权力排斥任何制约,是无法无天的权力。这一时期绝对权力危害的特点是以权作恶!毛之后的时期,绝对权力危害的特点是“权力寻租”,权力与金钱的交易。中共今天的腐败,并非全是贪官污吏所造成的,而是因为中共这个专制政党,本身就充满了与生具来的腐败——共产共妻体制和特权世袭制度就是腐败体制。如果按照香港廉政公署的标准,共官连一个清廉的都没有。一个村书记就可以贪污上亿的钱。当下中国无法治愈的全面腐败,充分证明了的阿克顿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真理。
2.中共的独裁体制决定它不可能眞反腐
共党必须全党统一,服从领袖。领袖对错并不重要,全党无条件地服从,令行禁止,是全党上下的共同命脉。中共的中央委员会并没有独立的权力,它也不对公众负责,因为中央委员的职务由少数领导人确定,中央委员只对少数正国级的领导人负责。而且中国的人大不是真正的立法机关,它只是中共领袖的跟屁虫。全国人大没有选举领导人的实质权利,也无法对执政党进行制约。中国连人大和中央委员会的规模都没有制度化。所以无法避免权力集中于党魁而大搞独裁。独裁者权力基础是暴力而不是人民的选票,所以他必然优先满足暴力机器的利益追求从而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造成全国腐败泛滥。习近平一方面要反腐,一方面权力又这么集中,最后的结果是权力腐败得更加不可收拾。
在传统的专制社会中,皇帝是最痛恨腐败的,但皇亲国戚的特权却不算腐败,所以皇帝的御使钦差们,只能惩治下级官员的腐败,而不能动摇皇权。这个基本原则,也是今天的中共抱定不放的。习仲勋的陵墓花了30亿美元,占地面积相当于1/3的香港岛。建此皇陵官员被提拔。巴拿马文件显示党国领导人的亲属把贪腐资金转移境外,敢于在网上曝光此信息的网民一律被抓捕。几年来,习近平家族财产被海外权威媒体多次曝光,且财产的细节都要比这一次巴拿马洗钱丑闻来得详尽(习任国家副主席时家族财产已是3.76亿美金),但在中国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应。自己家族都腐败了,能反腐唱廉洁?为了维护党权,故意隐瞒腐败,甚至把腐败者树立为先进典型。浙江温岭市驻京办公室主任张文潮喝酒而死,当局宣布他是“因公牺牲”;食品生产监管司长邬建平涉及千亿元官商勾结案,跳楼而死,当局就宣布他“不慎堕楼,家中搜出巨款之说完全无稽”。
今天的事实是:党就是腐败,腐败就是党;共产党内部的一个根本原则是:反腐败就是反党!妄想真正反腐败的人,一开始就把自己打入了党的另册。那些因反腐败而倒霉的人(如胡耀邦),就是因为没有认清这个事实和原则。腐败清除之日,就是共产党灭亡之时共党不傻所以,不要幻想共产党真的会反腐败。
3. 党魁反腐是假,抓权是真,他需要是紧跟他、看齐他的奴才!
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非法特权,建立了欺骗社会的谎言部——宣传部和镇压人民群众的暴力机器——军队警察等武装部门。谎言机器是官僚特权的美容师;暴力机器是官僚特权的护身符。共产党依靠笔杆子枪杆子进行流氓统治,怎么可能有公平正义的反腐?2016年3月5日,解放军报刊发的《锻造绝对忠诚的政治品格》一文提出:天下至德,莫大于忠。对党忠诚,只有绝对,没有相对;只有100%,没有99%。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严重违法违纪,究其原因,根本是缺少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要害是触犯了政治底线。5月25日解放军报刊发了《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的文章说:“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也就是说:郭伯雄、徐才厚的监禁,是因为二人在18大前没有忠于习近平而是忠于胡锦涛,他们支持胡锦涛继续再当2年军委主席,因为胡主席不大管事。这是二人最大罪行。所以,习近平杀鸡吓猴,以便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
反腐只是共党的一种姿态,是内部派系权斗的工具,那些被公之于众的腐败分子,往往是这种斗争内讧的失败者、牺牲品,尽管有的腐败高官还被杀头,但他们并不忏悔,只怪自己运气不好,政治上站错了队,碰到枪口上了,因为比他贪腐更严重的人多得很,只是人家运气好,靠山硬,避开了。腐败小泥鳅当了腐败大鳄的替死鬼。中共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真正的反贪腐。打老虎、打苍蝇的目的一是为了权斗,二是迫于民众压力,抓几个老虎苍蝇做做样子。以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为例,就如同将苍蝇暂时轰走一样,完全不像警察抓捕薛蛮子的凶狠。
张雪忠说:既然腐败是一党专政的必然产物,那么由当权者推动的任何不触及制度的反腐,都不可能是真正的反腐,其结果只是由新的一拨人,取代原来一拨人的权贵地位。1989年学生提出了反腐败口号,但27年来,腐败却已惊人的速度和规模蔓延全国。1995年,刘晓波起草《反腐败建议书》,陈子明等人联署,两人很快被捕入狱。2013年,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等人发起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运动,导致数十名维权人士被捕入狱。没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败。孙中山当时就提到,以现在的政治如此腐败,“就算汉人为君主,也不能不革命”(《孙中山全集》第1卷,中华书局1981年版,325页),建立民主制度。张雪忠说:“真正的反腐败,也不是以权力手段将少量腐败官员清除出官僚队伍(谁能说补上去的人不会腐败呢?),而是通过制度的变革,使原来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权力,开始受到监督和约束,从而减少腐败的可能性。”眞反腐就必须废除一党专政,解除言禁和党禁,实行大选,还权于民。人民大众监督权力,政治才能清明。
4反腐是愚弄百姓的把戏,对老百姓没有好处,因为党魁还得用贪官!
解放军报文章续说:“要把党性原则在全军牢固立起来。坚持党性原则是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品格,是政治工作的根本要求。政治工作必须坚持党的原则第一、党的事业第一、人民利益第一,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把爱党、忧党、兴党、护党落实到工作各个环节。”很显然,解放军眼里只有党,没有人民,人民只是摆设,只是花瓶……“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弥天大谎,他们实质是中国人民的压榨军,中国人民的吸血鬼。共党心中只有党,哪里有人民?“结党营私”一点不假,党魁习近平还得用共党贪官来榨取人民的血汗!这是因为,习近平看的书,尽是中国的古书,吸取皇帝们的经验,他背诵的书单是骗人的。请看,他取经的素材:北周开国者宇文泰与名士苏绰的不朽答问
宇文泰者,北周开国奠基人也。当他作北魏的丞相模仿曹操“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与诸葛亮齐名的名士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密谈了三日三夜,留下了不朽答问。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苏绰答:“具官。”
宇文泰问:“如何具官?”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 ”
宇文泰不解,问:“为什么要用贪官?”
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那就给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受贿,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苏绰答:“他能受贿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这样,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问:“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
苏绰答:“这就是奥妙所在了。只有反贪官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
宇文泰大惑,说:“爱卿快说其中的奥秘。”
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对于官,不必怕他贪,怕的是他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官,保留听你话的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其二、官吏只要贪赃枉法了,把柄就在你手里。他敢背叛你,你就以此为由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所以,‘反贪官’是你驾御百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这个法宝。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没有借口除掉他;硬去除掉,也会引来黎民骚动。对于贪官,你一是要用,二是要反,使官僚队伍成为清一色拥护你的人。”
苏绰突然又问:“如果因为用了贪官而招致民怨沸腾怎么办?”
宇文泰一惊,便问:“爱卿有何妙计可除此患?”
苏绰答:“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证明你心系黎民。让民众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只是那些贪官,把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贪官的后台。你必须让民众认为,你是好的。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们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问:“民怨太大的官吏,拿他们怎么办?”
苏绰答:“宰了,为民除害!把他们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罪责,而得搜刮民财之实惠。
苏绰最后总结说:用纵贪来培植死党,除贪官以消除异己,杀贪官收买人心,没收贪官钱财充实国库,这将是长治久安之计。”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5/30/2016 17:22
只要中国一天不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围绕最高权力的激烈角逐甚至血雨腥风就一刻也不会停止或消失。反腐无疑是中国最高等级的权力厮杀中可迅速置对手於死地的最有效的杀手鐧,因而专制政体下永不止息的权争决定了反腐永无终点、永远是现在进行时。
   
在信仰崩塌、传统意识形态式微的今日中国,腐败首先是千万官员夙夜以求的人生目标和动力机制。令计划们一生为之奋斗和狂热追求的东西,不就是金钱、女人和权力吗?——如果说这就是腐败,那当官的是个个心中求、人人嘴上无,这两年至少有百十个各地官员告诉我,不让碰金钱和女人,那我当官还图个啥?别TMD跟我谈主义,越是大官捞金越多、玩的美女也是越多越漂亮,云南有个孔姓副省长睡绝色美女不是都睡出艾滋病来了吗?牡丹花下死,不枉做回官;反过来,没钱没女人,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这种官差,不要也罢。
   
腐败亦是官场上笼络人心、成就功业的必要条件和手段,上级要想让下级忠诚、玩命地干,那就必须允许或默认下级腐败一一很多上级甚至将腐败作为对下级的奖赏“水至清无鱼,人至察无徒”,不让下面腐败的领导往往是干不了事的领导,曾有位领导这样谈他的“驭人术”——只有让下面拼命地玩(玩钱玩女人),下面才会玩命地为你干(活)”,进而又作为Hold住和控制下级的一种箝制;至於下级对上级,官场上早就有了“同性送钱进步,异性日後提拔”的近乎於“明规则”的“潜规则”,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即下级以掌握上级腐败证据为由要挟上级或在特定条件下出卖上级。
   
反腐一定是权力者打击对手和惩罚叛徒的利器与诀窍——然而,悖论和讽刺的是,反腐者在享尽道义的鲜花与掌声之後却难逃自身亦腐败、甚至是更大腐败者的历史与专制的宿命。
   
那麽,巴拿马文件和基於中共十九大权力分配,反贪又将扮演什麽角色?
回复 樊梨花 5/31/2016 00:11
张雪忠:既然权贵和腐败是专制政治的必然产物,那么由当权者推动的任何不触及制度的“反腐”行动,都不可能是真正的反腐或反权贵,其结果只是由新的一拨人,取代原来一拨人的权贵地位。
张雪忠:反腐败也好,反权贵也好,都不是政治改革的契机或前提。恰恰相反,政治转型才是反腐败和反权贵的前提。只有首先进行政治改革,才有可能防范新的腐败,并逐步清理旧的腐败。没有政治转型的反腐败,从来就没有成功的先例,并且最终都会沦为权力斗争。
张雪忠:没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败;不能遏制腐败,就不可能改善民生;不改善民生,就谈不上社会发展。一切问题根源,就在缺乏民主;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于实现民主。我从来不相信,中国人竟会低贱到连享有民主权利的资格都没有;我一直都以为,那些剥夺中国人民主权力的人,才是中国人真正的敌人。
回复 樊梨花 6/2/2016 03:14
胡平:军报文章用意何在?

[日期:2016-06-02]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胡平        [字体:大 中 小]




5月25日,中共军报《解放军报》在第4版,以整版篇幅发表长文《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这篇大块头文章最引人注意的一句话是:“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这真是不打自招。可见在习近平那里,反腐只是幌子,清除异己才是本质。巴拿马文件揭露出那么多贪腐高官,哪一个受到惩处了?然而广西师大出版社前董事长何林夏却因涉受贿罪而被捕了。早在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之初,我们就指出这是选择性反腐,其目的不在于反腐而在于清除异己。感谢解放军报文章,中共自己终于承认了。

那么,郭伯雄、徐才厚到底触犯了什么政治底线呢?解放军报文章接下来写到:“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策动‘颜色革命’,加紧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极力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根本目的就是对我军官兵拔根去魂,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照这么说,郭伯雄、徐才厚竟然是因为“鼓吹军队国家化”而触犯了政治底线!这话听上去真新鲜。倘若郭伯雄、徐才厚果真鼓吹过“军队国家化”,那我们倒真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我不清楚解放军报的说法是否属实,但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习近平在军队中大张旗鼓地反腐败,其政治目的是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的控制。一直有人说习近平搞集权是为了改革,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习近平搞集权是为了反改革,是力图把本来就是专制集权的政治体制搞得更专制更集权。

解放军报文章强调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军委主席。文章说,“认真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就是要坚持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中央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

但凡对中共内部运作机制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集中批判刘少奇,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并对中央领导人事做了大幅度调整。对于这一系列决定,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手投了赞成票。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难怪。

眼下,中共上层权力斗争很激烈。在这种背景下,解放军报发表这样的文章,其用意昭然若揭。
回复 樊梨花 6/2/2016 09:51
胡平:军报文章用意何在?

[日期:2016-06-02]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胡平        [字体:大 中 小]




5月25日,中共军报《解放军报》在第4版,以整版篇幅发表长文《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这篇大块头文章最引人注意的一句话是:“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这真是不打自招。可见在习近平那里,反腐只是幌子,清除异己才是本质。巴拿马文件揭露出那么多贪腐高官,哪一个受到惩处了?然而广西师大出版社前董事长何林夏却因涉受贿罪而被捕了。早在习近平发动反腐运动之初,我们就指出这是选择性反腐,其目的不在于反腐而在于清除异己。感谢解放军报文章,中共自己终于承认了。

那么,郭伯雄、徐才厚到底触犯了什么政治底线呢?解放军报文章接下来写到:“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策动‘颜色革命’,加紧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极力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根本目的就是对我军官兵拔根去魂,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照这么说,郭伯雄、徐才厚竟然是因为“鼓吹军队国家化”而触犯了政治底线!这话听上去真新鲜。倘若郭伯雄、徐才厚果真鼓吹过“军队国家化”,那我们倒真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我不清楚解放军报的说法是否属实,但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习近平在军队中大张旗鼓地反腐败,其政治目的是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的控制。一直有人说习近平搞集权是为了改革,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习近平搞集权是为了反改革,是力图把本来就是专制集权的政治体制搞得更专制更集权。

解放军报文章强调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军委主席。文章说,“认真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就是要坚持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中央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

但凡对中共内部运作机制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集中批判刘少奇,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并对中央领导人事做了大幅度调整。对于这一系列决定,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手投了赞成票。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难怪。

眼下,中共上层权力斗争很激烈。在这种背景下,解放军报发表这样的文章,其用意昭然若揭。
回复 樊梨花 6/13/2016 22:50
一,习近平反腐是假,抓权是真,他需要是紧跟他、看齐他的奴才!

郭伯雄、徐才厚的监禁,是因为二人瞧不起习近平,在18大前没有忠于习近平而是忠于胡锦涛,他们支持胡锦涛继续再当2年军委主席,因为胡主席不大管事。这是二人最大罪行——不听习近平指挥。所以,习近平杀鸡吓猴,以便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

2016年05月25日解放军报刊发了《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的文章,文章说:“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关键是要达到‘绝对’这两个字的要求。所谓‘绝对’,就是强调坚持党的领导的唯一性、彻底性和无条件性。……该请示报告的必须请示报告,该自己负责的就要自己负责,既不超越权限,又不推诿责任……高级干部位高权重,出了问题就不是小问题,政治上出了问题危害更大。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上述信息显示,郭伯雄、徐才厚这两个军中“大老虎”,尽管贪腐骇人听闻,他们最大要害是没有积极拥护习近平!

今年3月5日,解放军报刊发的《锻造绝对忠诚的政治品格》一文提出:天下至德,莫大于忠。对党忠诚,只有绝对,没有相对;只有100%,没有99%。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党不准干什么就坚决不干什么,这才是绝对忠诚。如果搞所谓的亚忠诚、伪忠诚、相对忠诚、有条件的忠诚,还会有什么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可言?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严重违法违纪,究其原因,根本是缺少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要害是触犯了政治底线。
也就是说:周、薄、郭、徐、令没有积极拥护习近平,还想取而代之。

凡是不合乎共产党心意的,都会受打击。刘军宁说:征税不是拔毛,征税要协商,要由真正的人民代表控制。结果屡遭官方打击。因为共产党就是抢劫人民财产的土匪,就是要雁过拔毛,它怎么愿意协商并由议会来控制税款?习近平连英国的《大宪章》都不许在中国展出,因为刘军宁先生的思想就源于《大宪章》。习近平禁止人们像刘军宁、任志强、贺卫方一样。

贺卫方曾说:“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国的罪魁祸。稳定压倒一切就是暴力压倒一切,为了一党政权永存可以牺牲一切,可以焚书坑儒杀尽一切疑心和异议。吴思从“暴力压倒一切”的中国历史现象中引申出“元规则”——“暴力最强者说了算。”

2007年5月24日吴思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说道:“打天下坐江山,你不能不承认人家的合法性;我玩命把天下打下来了,我坐江山享受点特权,这是最原始的道理……中国的暴力集团是怎么安身立命的?我刚才说的他们吃的法酬。法酬怎么确定,法酬不是老百姓确定的。暴力集团在利害计算之中有最要紧的一项就是,具有能让你承受不了的最大的损失,就是把人宰了。”共产党员吴思鼓吹“血酬”、“合法伤害权”等赤裸裸的法西斯谬论,客观上为6.4大屠杀提供了辩护理由。共产党就会说:我坦克机枪杀人,还伤害了许多人,但我是合法的,死伤者是非法的,是他们不离开广场和马路,不听劝告,我才开杀戒。反正,我杀人有理、合法。吴思还常到大学演讲。……从刘军宁和吴思不同待遇的对比中,习近平提倡暴力法西斯主义,不是一目了然吗?台军下士洪仲丘被关禁闭猝死。台湾人多次上街抗议;国防部长辞职、马英九鞠躬道歉,多人被判刑。国民党最后因此而下台。中国64大屠杀及其之后警察随意杀死人(最近牺牲品雷洋),最后,都成了共产党杀人的报酬——“血酬”、因为他们拥有“合法伤害权”,习近平该给吴思颁发国家勋章了。


二,反腐是愚弄百姓的把戏,对老百姓没有好处,因为习近平还得用贪官!

解放军报文章继续说:“要把党性原则在全军牢固立起来。坚持党性原则是共产党人的根本政治品格,是政治工作的根本要求。政治工作必须坚持党的原则第一、党的事业第一、人民利益第一,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把爱党、忧党、兴党、护党落实到工作各个环节。”很显然,解放军眼里只有党,没有人民,人民只是摆设,只是花瓶……“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弥天大谎,他们实质是中国人民的压榨军,中国人民的吸血鬼。

共产党心中只有党,哪里有人民?“结党营私”一点不假,党魁习近平还得用共党贪官来榨取人民的血汗!这是因为,习近平看的书,尽是中国的古书,吸取皇帝们的经验,他背诵的书单是骗人的。请看,他取经的素材:

(网文 )北周开国者宇文泰与名士苏绰的不朽答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4/2/2020 00:45 , Processed in 0.222709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