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平等是反极权压迫的旗帜 驳脑残者

已有 2408 次阅读7/28/2016 05:38 |系统分类:社会

黎鸣说:西方法律哲学理论有三项最基本的公理。第一公理:人人平等,第二公理:人人自主;第三公理:人人自由。

我认为人类社会只有一个公理,即:人人平等公理。人人平等就是谁也不能奴役谁,当然是人人皆自主,人人自主必然是人人自由。关于“平等”可以归结为三句话:在联合国宪章面前,各国平等;在宪法面前,各党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历来就被认为是正义的核心,平等是最重要的公正。

我在《中国民主派推崇儒家,思想混乱》的文章中主张:民主人士应抛弃儒家,只要掌握人人平等原则就可以搞自由民主了。

stwmail跟帖说:高喊着人人平等的,必定是极权主义者,因为他们强制平均,而忽视个人权利和自由。各种理论各种学说,一说起来满嘴口沫,各种名词乱飞,唯独不见宽厚仁爱。没有这些根本,什么乱七八糟的主义都要丢进垃圾桶。

stwmail的意思是:平等=平均=极权主义。完全胡说八道!

一,平等是反特权压迫的旗帜

众所周知:平等的涵义就是反歧视、反等级压迫,反强制剥削的的意思。国际宪法学协会主席托马斯.弗莱纳在《人权是什么?》一书中指出,平等权是人权的基础,“只有当人们认识到人人最终平等时,人权才有可能存在”。“只有那些认识到人民在根本上平等的人才会奋起反对对人的奴役”。

遥远的古代,亚伯拉罕、雅各多次因大饥荒离开家园到埃及,以至他们的子孙在埃及当奴隶400年。犹太人反种族歧视、反压迫剥削的的意识兴起后,摩西打死了埃及奴隶主,带领犹太人逃离了埃及的压迫。《圣经》记载这一故事,标志着平等意识平等运动的兴起。诗经里《硕鼠》诗歌也标志着平等意识的兴起。古罗马农民要求设立保民官和平民会议来保障其平等权利,遭否决后逃离了罗马贵族统治者,到另外山上开荒;在外敌入侵危险的面前,罗马贵族答应农民的平等要求,农民们才回到罗马,此后逐步建立起罗马民主共和制度。

“高喊着人人平等的,必定是极权主义者”是极端无知的。美国《独立宣言》高喊着人人平等,美国革命者是极权主义者?他们强制平均了吗?没有。潘恩的《常识》论述了人人平等,难道他是极权主义者?法国《人权宣言》高喊着人人平等,法国革命者是极权主义者?他们也没有强制平均。1872年日本近代教育之父福泽谕吉(1835-1901)在《劝学篇》开篇提出了“天不生人上之人,也不生人下之人”的“平等”名言。他彻底批判了中国的封建专制和儒教汉学,讽刺中国是“妄自尊大之风盛行……”福泽谕吉从来没说过要强制平均。

平均的思想来自于中国古人。《老子》里有天道平均主义,即:“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庄子提出了“至德之世”的社会理想:“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显然是原始的愚民社会:无私有制和剥削,无私有财产的观念。孔子强调“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做到“均无贫”的方法是“博施济众”。孔子的理想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此后农民起义都主张平均。1905年同盟会确定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政治纲领,国民党在台湾“平均地权”也无强制。

二,极权主义者都是人人平等的反对者,都是等级维护者,都是弱肉强食者

马克思主义是极权主义,马克思是人人平等的反对者,他说现实中没有人人平等,只有遥远的共产主义才人人平等。他主张阶级等级制,用无产阶级专政来迫害无产阶级的敌人,逐步走向共产主义,这是典型弱肉强食的谬论。列宁是极权主义和人人平等的反对者,他不仅镇压阶级敌人,还把全体农民和知识分子当敌人来镇压。

法西斯主义是极权主义,希特勒是人人平等的反对者。他主张种族等级制,用优秀种族迫害劣等的种族,逐步走向国家社会主义,这也是典型弱肉强食的谬论。为此,他与斯大林进行了瓜分世界的二战。

极权主义者毛泽东在群众中推行过平均主义,但他自己从来就没和普通人平均过。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就是特权分子。张蓉《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里有,就不重复了。中共权贵们自己的生活从来就是高标准,却要求普通民众实行艰苦朴素的低标准。毛泽东在延安每天吃一只活鸡,普通党员却是清汤寡水。王实味反对双重标准,抨击“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结果被大刀砍了头。

大跃进饿殍遍野时,中共干部们搞特权吃特供。普通农民被饿死了5000万。权贵们什么时候与老百姓平均过?即使是百姓,炊事员比普通农民而言,也是特权人物,他们多吃多占。没有饿死。

三,人人平等的涵义

stwmail像老子、孔子、墨子、孟子、庄子、荀子、韩非子,都是世俗暴政的奴隶。他永远不懂“人人平等”的涵义。人人平等不是财富平等、肉体上的平等,而是“尊严和权利”上的平等。包括人格平等、灵魂平等、机会均等、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人人平等的涵义有:

1. 同等对待。不论一个人的肤色、种族、相貌、年龄如何,他都应被一视同仁地对待。棋类比赛,其规则对双方一视同仁,不能因人而异,搞特殊化。每走一步有限时规定,在辩论赛中也有限时规定;这些规定对双方都一视同仁,否则竞赛就无意义了。

还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意味着:同罪同罚,同功同赏,同工同酬即同等待遇。此时的平等不等于平均,虽然经济上同工同酬,并不意味者两人收入相等;退休金上虽然全国人都大致相同,但依然有工龄上的等等区别。在财产上,也不可能大家平均。这就好比说饭店提供自助餐,每个顾客都交了同样的钱,但每人吃的质与量都不同。但我们不能因为:每人吃的质与量都不同而说:这个饭店在搞等级制歧视性待遇;必须肯定饭店坚持了“人人平等”原则。

2.机会均等。人人享受同等机会,譬如说,发言权、教育权、就医权,人人平等。不管一个人的贫富、出身、地位、文化、性别、种族、政见、思想、党派等是否与别人相同,任何人都无权把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无权以任何借口和名义去压制别人或者为自己及亲属及其团体谋求政治、经济或其它方面的特权利益。在那些能够为个人带来财富和成就的机会面前,同样也是人人平等,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借口和名义把他人排除在这样的机会之外。

3.相互关心相互帮助即博爱。人人平等并不意味着视同陌路。中国俗世社会里的仁爱精神是圈子里的人,存在着儒家提倡的差等的爱,圈子外的人,视同陌路,不闻不问甚至落井下石。但基督教倡导的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人人平等、自由博爱,这种文化精神境界当然高尚得多,它将人看成一个类,而不是将圈类同党看成一个类。大家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美国人常在马路上帮助陌生人。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在某些时候,社会有权采取某种不平等的分配方式,以帮助那些因客观原因而无法获得基本生活保障的人,使他们得以摆脱困境。

为什么著名儒家学人郑家栋皈依基督教?因为儒家就会落井下石,在郑家栋深陷囹圄的时候,儒家分子牺牲了他,还痛打落水狗,而基督教却伸出了博爱的援助之手。这几天,北京的一只老虎吃了一个老女人并把年轻的女人咬成重伤,中国网民都叫好。这是典型落井下石!他们没有人命关天的价值观,人命比老虎还贱。他们连博爱的价值观都没有,怎么会指望他们去限制权力这只猛虎,来搞民主呢?

四,“人人不平等”反逻辑反天理

古尔江鼓吹“人人不平等”是天理。那么,请问古尔江:你我之间辩论的前提是什么?你必须从以下2者中选一个:(1)人人平等,(2)人人不平等。毫无疑问,你肯定选择人人不平等,也就是说你我之间是不平等的。你我之间是不平等的又分为2种情况:①我高于你,你必须听我,不准你发表不同意见,这就取消了辩论;②你高于我,我必须听你,不准我发表不同意见,这也取消了辩论。总之,辩论的前提不可能是人人不平等。那必然得出结论:辩论的前提是人人平等。可见,“人人平等”合乎逻辑,“人人不平等”违反逻辑。

下棋、打麻将、踢球、做生意等社会活动的前提与辩论的前提相同:就是人人平等,即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不能说你是皇帝,那么你的对手就只能输给你;不能说你是党书记,别人就盘盘让你淫。如果那样的话,那不是下棋打麻将,那是在贿赂当官的。

共产党说:人总是有阶级性,绝对平等在哪个国家也不存在,追求平等是痴人说梦吗?

答:不是。虽然绝对平等并不存在,但这不应该妨害我们向平等的民主方向努力。在现实中,阶级、民族、学历、性别、职业等因素总是妨害着平等原则的贯彻。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应该做出排除这些因素贯彻人人平等原则的规定。正是在向绝对平等努力的过程中,不平等因素的影响才被压缩到最小。假如以人的阶级性为理由否定平等的价值,那就会停留在明显的不平等中而且不会再有任何进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7/30/2016 11:11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熊飞骏

  这几天央视一套正在播马列革命连续剧《铁血红安》,家乡人象过节似地奔走相告,每天都要接不少家乡亲友打来的电话,嘱我千万莫要错过收看《铁血红安》。

  飞骏实在理解不了家乡人何以对这部连续剧那么兴奋?撇开有几成真实性不说,单就 “正能量定位” 通过严格筛选宣传出来的“革命事迹”,也找不出多少值得兴奋自豪之处。

  一个人口才48万的山区小县,为那场马列革命就付出了14万人的生命代价,那可是绝大多数青壮年啊!

  悲剧的是:这些人不是死在抗日战场,也不是死于卫国战争,而是死于“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斗。

  更为悲剧的是:那些革命干部多数不是死在国民政府手里,而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没有解密的史料不说,只说红安烈士陵园“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馆”公开展示的资料。

  纪念馆里牺牲的红军军政高干,红四军军长曾中生、邝继勋、鄂东北道委书记徐朋人等都是自己人肃反的。只有徐向前一人幸免于难。

  红军营以上的政工干部,绝大多数也是死于自己的肃反。

  1931年冬,张国涛在鄂豫皖苏区掀起整肃“改组派”、“AB团”、“第三党”运动。团以上的红军指战员被屠杀一空,6000多名红军官兵和红色干部身首异处。
  1931年冬鄂豫皖苏区的红四军不到2万人,这一下就杀掉了三分之一。
  红军军政干部死于自己人之手的,远远多于国民党正面战场死难人数。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虽然幸免于难,但他的妻子程训宣也被打为反革命,受尽酷刑之后,在肃反主刑场之一的红安县七里坪镇王锡九村的黑洼被石头砸死。
  被石头砸死的红军干部远不止徐向前的妻子!死难的六千名冤魂都没有享受“子弹痛快”的好运,绝大多数都是用石头砸死,锄头挖死,大刀砍死。
  那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死法!相比之下死于国民政府刑场的公开枪决到是一种高级享受。
  飞骏的大伯爷,老家第一支红色武装“战斗团”第一任团长,被国民政府押往当时的区政府所在地吕王镇(刘华清故乡)河滩枪决时,还能象英雄一样慷慨激昂高呼口号:“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被肃反的6000多名红军官兵是绝对没条件高呼口号表演英雄气慨的,上刑场前嘴巴都经过特殊处理发不出声。
  红军在八字还没一撇,随时都可能全军覆没的逆境下,为何还要为敌复仇大规模屠杀自己人呢?
  我想主要是为了制造一种高度恐怖气氛,让活下来的人恐怖到丧失最基本的思想和主见,只能麻木被动地跟随领头人走。
  极端恐怖才是马列革命的精髓!
  徐向前身为红四方面军总司令,保卫局抓他的美丽妻子时正在前线和国民政府军交战。当保卫局通知他妻子是反革命必须镇压时,高高在上的他居然不敢为妻子说一句公道话,居然赞成组织镇压他的妻子?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怖!
  …………
  接下来从道义方面分析那场革命:
  红安革命烈士纪念馆里陈列有一位革命大英雄王秀松,他的英雄事迹居然是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他父亲并非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流氓地痞,也不是欺男霸女为害乡邻的西门庆、小霸王周通,唯一的罪名就是他的地主身份,地产比乡亲略为多一点。
  杀父历来都是滔天大罪,连禽兽都不如!可禽兽不如的人居被誉为革命英雄?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我们今天还在革命纪念馆里慷慨激昂宣传王秀松杀父的光荣事迹?
  在马列革命史中,杀父之罪远不止王秀松一人。那位列入中小学教科书可歌可泣的大英雄方志敏,也曾下令杀害了自己的亲叔叔。
  李立山身为党的一把手,他老家的党居然把他父亲镇压了?他这个总书记居然连抗议也没一个,默认了这种“英雄行为”?
  一个六亲不认残杀至亲的革命是什么革命?这样的革命能把中国推向何方?
  只要脖子上顶着个脑袋的人都能想明白,除非他脖子上顶的是尿壶。
  …………
  可马列中国居然有不少脖子上顶着个尿壶的人。
  红安在新世纪被列为红色革命旅游景点,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中国人前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进入烈士纪念馆的参观者,看到王秀松杀父和张国焘血腥肃反的“光荣传统”后,出来时本应心情沉重。
  然后痛定思痛反思暴力革命的反人道反文明性,从此推动中国告别暴力革命的恶性循环。
  令人痛心的是:绝大多数参观者兴高采烈的进去,红光满面地出来,很难看到一张表情凝重的脸。
  有一个周末飞骏有意识在烈士纪念馆门口的石阶旁坐了整整一天,目睹了几千名参观者进进出出。几乎都是唧唧喳喳进去,眉飞色舞出来,没一个例外。
  我们的民族已经丧失了反思的能力!
  丧失反思能力的民族必然周而复始重复同样的灾难。
  我们一边在花费超军费巨资“维稳”,一边在大规模从事暴力革命传统教育?一边严防群体性事件,一边鼓动人民聚众闹革命?
  暴力革命的幽灵依旧在中国上空徘徊。
  …………
  红安人民为马列革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多数青壮年在那场革命中死于非命。
  问题是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值得吗?
  今天的红安并没有繁荣富庶文明进步,依旧贫穷落后,是国家有名的贫困县。
  不仅是红安,当年的红色苏区今天基本都是国家级贫困县。
  可多数红安人并没有反思,依旧为那场革命感到无限光荣自豪。
  当《铁血红安》终于上了央视时,多数红安人民为之欢欣鼓舞。
  我想未来某一天,如果有哪个传销高手来红安宣传暴力革命,依旧会有很多红安人不假思索喝下传销者递上的暴力革命毒酒。那时他们的儿女会再度倒在自相残杀的血泊中。
  丧失反思能力的人群很容易第二次跌倒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
  一个丧失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和一群文学青年去红安七里坪采访红四方面军的光辉业迹。
  我们的第一站是王锡九,当年红四方面军保卫局所在地。
  保卫局就是肃反的指挥机关。
  那时的现场亲历者还有很多仍活在世上,他们向我们讲述的红色往事不是什么红军和国民党英勇作战场面,也不是革命烈士在国民政府的屠刀下坚贞不屈的事迹;而是红色干部自相残杀的恐怖旧事。
  然后我们从王锡九上行到河南新县,走遍了当时的四方面军大本营——七里、紫云苏区,采访了很多七八十岁的老人。
  老人向我们讲述的红色往事,几乎千遍一例都是红四方面军血腥肃反的恐怖回忆,从他们口中根本听不到国民党三个字。好象当时红军不是在和国民政府交战,而是在和自己人作战?没一个例外。
  同行的文学青年一路上兴趣盎然,只有一个美女诗人是例外,她一路上表情凝重。
  她后来写了一首诗:《你的屠刀为何砍向自己的同志?》
  中华女子在关键时刻往往表现得更智慧更勇气更有民族责任心。
  所以文革期间出现的民族脊梁几乎都是女子!林昭、张志新、李九莲……
  九大决议把国家主席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时,就一个人拒绝举手,她就是共和国女将军陈少敏。
  男人则出了郭沫若,赋诗《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
  …………
  当年飞骏全家参加了红色革命。
  老家拉起的第一支红色武装既不叫红军,也不叫赤卫队、游击队,而是叫“战斗团”,大伯爷是第一任团长。
  红军战斗团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家劫舍,武装攻打富人村寨筹粮筹钱。
  那时的中国人民有持枪权,枪枝子弹很容易买到。富裕点的村庄为了防范土匪,都自行组织起持枪民兵保卫村庄的安全,大村庄还建有围墙。
  因为村庄自卫能力很强,红军早期攻打富庶村寨并不那么容易得手,仅涂家湾就攻打了十多天,死了很多人之后才攻破。
  如果那场革命发生在今天,红军打富人就容易百倍了。攻方有枪有刀守方连菜刀都实名制,守方就只有等死的命,暴力革命者会快速做大做强。
  大伯爷们抢了财产杀了富人触犯了当时的政府法律,只好躲进山里走上不归路。
  有天大伯爷想家想得厉害,就决定摸黑下山回家看看,没想到被一位邻居看见了,就去区政府报了告。
  区政府派兵连夜包围了我家,把大伯爷抓到了吕王镇。
  红安五区版图当时包括刘华清的故乡——大悟县吕王镇,区政府所在地也在吕王。
  因为杀人抢财证据确凿,大伯爷也好汉做事好汉当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没什么复杂的审讯程序,第三天就把大伯爷押往河滩刑场公开枪决。
  大伯爷死后没几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红军武工队摸下山为大伯爷复仇,把告密的那家人全部杀光老幼一个不留,看以后还有谁吃了豺子弹敢告红军的密。
  那时的口号是“你杀我一个我杀你十个!”
  恐怖措施很有效,以后再也没有乡民敢向政府报告红军行踪了。
  我的四曾祖父是红区决策层常委,被自己人肃反掉了,用红缨枪在水塘里活活扎死的。
  我爷爷参加红军时只有15岁,个子太小背不动刀枪,被安排在部队当号兵。
  大伯爷死后,我家成为红军的交通站,王树声、徐海东、郑位三等共和国将军常常出入我家。
  我的红军爷爷和叔爷有次下山去为红军搞子弹,被国民政府发觉,交通站也随之被破获。
  爷爷和叔爷因此被国民政府判了刑,在湖北省第二监狱当了四年政治犯,国共合作抗日后才被释放。
  没想到爷爷因祸得福,因此躲过了张国焘血腥肃反,否则八成让自己人给肃反了,因此给我家留下了一线血脉。
  当时我家所在的红五区,53名红军军政干部全被肃反镇压,没一个活下来。
  …………
  更悲剧的往事还在后面:
  49年马列共和国成立后就开始土改,每个村都要按一定的指标划分地主、富农。
  飞骏老家以一条山脉为界,山脉的西边多是富人聚居;东边则是穷人聚居。山脉东边贫穷人家多租种山脉西边的富人土地。
  山脉东边有一个村庄,全村都是佃农身份,各家各户都租种山脉西边一个大村塞的土地,别说地主、富农,连中农也没一个的。
  但上面的政策是必须按比例划出一定数量的地主、富农。没有地主、富农,就从佃农中划出地主、富农。
  于是没有文化的村民用无计名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谁家该划为地主、富农。那时一次真正的民主投票。
  出人意料的是:那次投出的四户地主、富农全是三十年代的红军家庭,因为干了很多不该干的事触犯众怒,被村民推出来戴上地主、富农帽子。
  有一家是国民党的三青团员,居然被村民投票选为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
  这一反常现象说明:当时的马列革命并没有多少民意基础。
  土改干部对村民推选出的地主、富农居然照单全收,他们也知道这些地主、富农当年都是红军家庭。
  这一反常现象充分说明当时划分阶级成份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社会公平,而是为了把平民百姓分成对立的两派,好方便官府操纵“群众斗群众”的把戏。
  这些红军地主在毛中国受尽欺凌痛哭无告。
  历史就是这样的滑稽。这也许是天道在起作用吧!
  类似的滑稽剧远不止这个村,红军地主在全国各红色苏区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红军地主才是马列革命最最深重的悲剧!
回复 樊梨花 8/29/2016 01:45
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道路,需要有一个合乎逻辑的分析,我试图称之为“社会科学中的牛顿定律”,为此我写过一篇文章。社会发展只能达到一个状态,才能够保持稳定。这个状态就是人与人平等。道理很简单,如果不平等,处于地位低下的人不会安定,不平则鸣。过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平等引起的斗争史。所以平等是社会发展的目的地。但是还要进一步说明所谓的平等是什么意思。它不是财富拥有的平等,而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此财富的拥有是不平等的。我们不可能达到二者都平等,只能牺牲财富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的保持有利于鼓励财富的创造,有其必要性。我们吃过大锅饭,结果并不好。当然,财富的不平等要有限度。 人与人平等,必然导致自由。因为不自由是因为有人有特权,可以干涉你的自由而不受限制。一旦人与人平等了每个人都有同样的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者所标榜的自由。自由不是为所欲为,而是人人有同样的自由空间。这就是人权。所谓人权就是没有特权,就是人与人平等。
在这种条件下必然发生交换,因为交换给人带来好处。而且每一桩平等自由的交换必定有财富(或方便)的创造或改进。如果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不可能双方都得到好处。交换使人类走上富裕之路;交换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科学的发达和应用也都靠交换才能实现。人类发明了以交换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之後,发展的轨迹
第 11 页共 32 页
全变了。人口迅速增加,寿命迅速延长。这都发生在市场经济慢慢地建立起来的过程中。我们中国人对此最有体会。 展望未来,自然资源越用越少,人类必须节约地使用。经济学证明了市场机制能够最有效地利用各种资源。所以人类社会离不开市场制度;离不开交换;离不开价格。一切抛弃市场的想法都是空想,是极其有害的。它有可能误导我们再次走上歧路。 如果人与人平等,没有了权威,社会如何治理?过去靠有特权的人,皇帝,大官。社会平等了谁来治理?这就有民主政治。所以市场经济是和民主政治相联系的。 市场经济并不是没有毛病的。它的特点是私有制和分散决策,所以难免有盲目性。而且平等自由的交换有时候会有不利的外部性,所以要有市场之外的力量来纠正。这时候我们常常想到政府。这是政府存在的理由之一。可是在这儿人们往往忘记一个极重要的事实,就是政府同样会犯错误,它并非永远正确,靠它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而且一旦政府犯了错误纠正起来更困难十倍。全世界因为政府犯错误造成的人员死亡不计其数,因为市场盲目性造成的死亡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市场经济有一万条好处,但是有一条极大的坏处,那就是贫富不均。所以需要政府和民间合力,对它加以限制。限制贫富差距就要限制特权,要对富人温和地剥夺。而这在通常的政治结构中是极难做到的。因为掌权的人多半就是有权有势的人,或者说,是有特权,和有钱人。他们很难对自己开刀。依我看,这是人类社会的一大矛盾。贫富差距需要限制,但不能完全取消,否则就是吃大锅饭。这种制度我们试验过,非常不成功,全国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经济几乎崩溃。 我的理想是掌权的人要更多地代表低收入群众的利益。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只要有普选,结果当选的人必定是倾向穷人的。如果他们牺牲了穷人的利益,就会被选下去。因为在社会中低收入者占大多数。我理解北欧社会就是接近于这样的一种贫富的均衡状态。 如何从现在的状态和平过渡到理想状态?要靠各方面的高度自觉和技巧。但是能不能做到,这是非常没有把握的。所以中国的命运将会充满着不确定性。从理性出发,我对前景不得不抱悲观态度。中国占人口一半多的人,还处于文革状态,或皇权统治状态。基本上不懂得现代社会的处事原则。要么是一些缺乏理性的文革战士,要么是逆来顺从的奴隶状态。这从网上很多的发言可以看出来。现在当局提出和谐社会,具体做法还是老一套,没有多大的改进,更没有分析不和谐的原因何在,对症下药。所以中国的前途真是难说得很。
中国社会的深刻危机在于道德的缺失。最可怕的是社会充满谎言,说谎不以为耻。这一状况和隐瞒过去的错误有密切关系。从抗日战争的谎言开始,到文革,到
第 12 页共 32 页
後来,犯了那么多的错误,伤害了那么多的人,从来不痛痛快快地认错,就只好说假话。由于假话不受限制,行动就无所顾忌,说假话就可以掩盖行动的错误。社会就没有了是非感。这是中国最大的社会危机。有识之士提倡说真话,可是没有说真话的环境,提倡的人也不敢说真话。因为说真话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弄得不好会抓去坐牢。这也是统治者能够继续维持中国道德缺失社会的根本原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2/2019 09:37 , Processed in 0.07336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