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救543人民国英雄被共党枪杀

已有 1259 次阅读7/28/2016 09:58 |系统分类:历史

中共以推翻民国民主为己任。中华民国宪法之父张君劢被毛泽东通缉为战犯,1950年代的“镇压反革命”中,每个县有两种人一定要杀掉:一是民国的县长,二是1948普选产生的国大代表,贵州省“解放前”81个县的县长,无论起义、投诚或被捕释放,全部被杀掉了。——《炎黄春秋》201412期。民国救人英雄张翰庭也被杀。

 

“东方之星”沉船事件400多人遇难,是中国60多年来最惨重的船难。发生在1948年的“江亚轮”爆炸沉船事故造成3000多人死亡,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海上灾难,4000多名乘客仅900多人获救。路过当地的“金源利”号货船船主张翰庭不顾危险全力营救,共救出543人并带回上海。49年后这位救人英雄被共产党指为劣绅枪决了。

 

在公开出版的刘少奇文稿中,有这样一条“对华东局拟处决恶霸张翰庭请示的批语”,时间是195019日,全文如下:“请吴溉之与沈老商量拟复,交我批发。此等罪大恶极分子,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证实罪状,可以判处死刑。”

 

 那么,张翰庭何许人也?

 

据该书提供的注释:“张翰庭,浙江温岭人,日本警监学校毕业,曾任国民党的巡官、局长、县长多年。直接间接谋害人命十一条,勾通匪首,侵吞公产,霸占公地,系全县性恶霸。49年后曾公审两次,群众坚决要求枪决。”

 

不过,这条注释,过于简单。我们先看看张翰庭的另一面:

 

 1948123日夜晚7时许,天已全黑,寒风呼啸,由上海开往宁波的江亚轮突然在吴淞口外触雷爆炸,顿时,灯火全灭,求救的汽笛仅仅响了两响也噶然中断,右后舷随即开始倾斜,就在3000多名乘客们惊恐万状之时,一艘名为“金源利”号的小货轮奇迹般地出现了,站在前面奋力指挥抢险的老者,就是67岁的船主、时任浙江省参议员的张翰庭。

 

他的这艘小货轮,只有200吨,实际上是木壳机帆船,要想在风急浪高的黑夜中,靠上4000吨大船进行施救,无异于以卵击石,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撞上去,或者是被正在沉没的大船拖翻,怎么办?张老先生说:“救人第一!”乃冒险决定:将自己的船头与江亚轮作“丁”字形连接,让争相逃命的乘客们可以跳过来,也可以很快地游过来。当小小的货轮经过抛货清舱、再也容不下更多人,而船头又被撞坏、江亚轮还正在把它往下拖之时,水手们不得不砍断缆绳。霎那间,江面上哭声一片,令人肝肠寸断。张翰庭于心不忍,把最后两条小舢板也放了下来,又从冰冷的海水里夺回几十条人命。

 

这起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难,造成约3000名乘客丧生,而不足900人的幸存者中,竟有一半以上是被金源利号救上来的。据说,当时清点的被救人数共为543名,但被媒体笔误为453人,这个数字便一直引用到今天。将大家送到上海后,张翰庭即下令悄然返航,回海门修理被撞伤的部位。

 

与金源利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江亚轮船员与乘客的争相逃命,甚至连救生艇都没有放下来;还有丧尽天良的几条帆船,充耳不闻凄惨的求救声,埋头打捞漂浮在海面上的行李、箱包,大发黑心财,从而引起强烈的民愤。

 

 张翰庭和他的水手们,理所当然地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新闻报道铺天盖地。捐款捐物络绎不绝。上海《新闻报》读者在钦佩之余,捐款银元一千三百块,但张老先生却转送给慈善堂。老人只为犒劳自己的船员,才收下少量的服装、呢绒、鞋子、牙刷等生活用品,然后在登报致谢的同时,声明:“自今日起,辞受各界捐赠物款”。

 

为弘扬正气、表彰楷模,上海市长吴国帧特将一面“瀛海慈航”的红缎锦旗赠予金源利号,并亲手将“荣誉市民”的徽章别在张老先生的胸前,这是十里洋场自建市以来唯一的一枚徽章。曾目睹授勋仪式的上海市财政局长钱剑夫,后来回忆说:授予张翰庭“荣誉市民”称号的仪式是在市参议会举行的,议长潘公展和市长都作了讲话,最后是由张翰庭致答谢辞。“张坐在前排,恂恂如乡老。话也不多,还带几分羞涩。”

 

随后,第52期的《上海宁波周报》,即以三行标题的突出形式,再一次对张翰庭的事迹作了热情报道。眉题是:“见义勇为,古道可风”,主标题是;“义人张翰庭”,副题是:“舍已救人,留芳于百世;积德子孙,万古美名标”。

 

张老先生的义举,绝非偶然。

 

民国九年,洪水泛滥,他的老太爷“曾奋力救灾,活人无数临终时遗言子孙应以救世救人为本”。

 

年轻时代的张翰庭,原名张寅。他遵从家训,从东洋学成归国后,参加同盟会,利用自己的巡官身份,打开城门,为杭州光复作出过贡献,并从民国初年至1935年间,先后担任过好几个地方的县长,都留下一定的口碑。

 

例如,在他出任乐清县首任知事期间,禁种罂粟,倡导放足,并知人善任,选派曹志旦为大荆区区长。曹“莅事两月,策荒政,筹团练,防御土匪,民赖以安”,使乐清县北部这座最大的集镇商业繁华,市肆相比。张翰庭不仅勤政,还能够洁身自好。据史料记载:民国时期,乐清县共有17名知事、县长犯有程度不同的贪污行为,占总数的三分之二,而这些贪官中恰恰没有张翰庭。

 

1914年年底,在他调任浙江行政公署内务司科长不久,省长屈映光认为他办事勤能、经验有素,又向大总统保送他不通过考试而代理东阳县知事。张翰庭走马上任,即创办农业学校;又“设委浚塘,兴修水利”,这一举措,其后为两任县长所推广。

 

即使不是份内的事情,张翰庭也乐于助人。1913年,玉环县围垦大平塘,作为乡邻,他出资赞助。这一工程历经5年,3次堵口都遭失败,耗资颇巨,独力难支,后邀韩家财主也参与进来,用1200根杉木打桩才得以合拢,堤长2000余米,可耕种面积1100亩。

 

就在张翰庭冰海救人的一年后,温岭被中共占领,本可去台湾的他,之所以没走,就在于他问心无愧,手上没血债。而且,关于国民党政府各级官员除战争罪犯外一律不逮捕的新政府第一份布告,也给了他一颗定心丸。因此,张老先生宰猪担酒,慰劳大军,共筹措军粮4万斤、草料10万斤,还将家中用来防盗的枪支弹药全部上缴,以明心迹。

 

然而,没过多久,五条罪状却落在他头上,即:杀害共产党人梁耀南、李先导,李哲甫、梁甘泉、梁纯富等11;通匪养匪;霸占土地;侵吞公债;漏米出海。

 

其他四条,暂且不谈,我们看看这11条人命案:

 

梁耀南、李先导病故家中;梁甘泉、梁纯富死于国民党陆军监狱;李哲甫死于土匪抢劫; 伪乡长梁耀东一直活到1987年。以上6人,是有确凿史志记载的。其他5人,按民间的说法是:梁开义、陈宝山、李敏轩也是因病去世,而颜希园、陈元旺则子虚乌有。《温岭县志》上有一份名单,记载了本地和外籍的数百位革命烈士,但都没有这5人的名字。所谓“杀害11名中共党员”纯属子虚乌有,凭空捏造!如此荒谬的判决,如此草菅人命,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恐怕也难找到先例!

 

据《江亚轮海难救生英雄张翰庭的谜样人生》(原载《档案春秋》2008年第5)一文介绍:张翰庭被捕之后,六七十位老人顶香喊冤;曾亲自参与过“江亚轮”海难处理工作的上海宁波同乡会,上书陈毅市长,要求放人;浙江籍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钧儒(即刘少奇文稿中所提到的沈老,文稿提到的吴溉之,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也为此事而震惊,向周总理请示如何处理。

 

周恩来是如何批示的?该文没说。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就是刘少奇对张翰庭问题的批语。这条批语,在并未核实的情况下,首先将张老先生定性为:“此等罪大恶极分子”;所谓“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的要求,也是空话一句,他不是不知道,当时的各地法庭,连律师都没有,都是群众性的斗争大会,就更不要说什么上诉、抗诉、疑案从无那一套司法程序了,冤假错案的出现便可想而知。

 

于是,不久的一天后,张翰庭便在城关西门外举行的全县万人公判大会上被判处死刑。临刑前,老先生仰天长呼:“天晓得!天晓得啊”至于行刑经过,有人说是“用开花弹瞄准头部近距离射击实施枪决”。

 

当然,十几年之后,身为共和国主席的刘少奇,同样难逃厄运.....

 

弹指一挥间三十六年过去,平反冤假错案的阳光普照中国大地,张家后人为张翰庭提出了第一次申诉。习仲勋委员长批示,嘱统战部正、付部长阎明复、李贵“查清情况酌处”。随后宋任穷付委员长也有批示:“此案宜粗不宜细酌情处理。”确定由浙江省高院负责,温岭县中院具体执行。温岭县中院还登门拜访张翰庭遗孀安慰说:“要相信政府会查清落实的!”看起来,还张翰庭清白已为时不远。殊不知,此时的浙江省高院第一把手恰巧是彼时力主枪毙张翰庭的原温岭县长的张院长。虽张翰庭后人走访省高院依法提出回避要求,但事实是:高升的张院长已是大权在握一手蔽天,直接掌管了张案的复查。只见他将张案宗卷从温岭上调省城,束之高阁达半年之久,以至温岭中院刚铺开的复查工作无法继续进行。后虽迫于舆论(记者)压力发还卷宗,但亲自出马温岭进行他的所谓“视察”。高院内部存在不同意见,孙付院长(周丕振老部下)公开表态:“张翰庭是好人,应该平反!”张院长却利用正职横加压制。可想而知,这般“复查”会查出什么结果来!如此拖了三年,随着1989年中共统战部部长阎明复被免职,张案寿终正寝,除了“维持原判”一纸通知,什么解释也没有。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8/18/2016 05:18
1948年中国的“泰坦尼克号”救人英雄三年后被枪毙

2016-08-10 蒋祖权说历史

导读:1948年12月3日下午4时整,担负沪甬线航行任务的“江亚号”客轮,自上海十六铺3号码头启碇,驶往宁波。江亚轮是上海招商局六大新型客轮之一,与江静轮等为姐妹船,船龄未及10年,总吨数3365吨,马力2500匹,航速每小时12海里。无论外观、设备,在当时均堪称精良。按国民党交通部航政局规定,江亚轮额定的最大载容量为2250人。是日,据出口报告单所填,船上有乘客2607人,船长沈达才以下船员179人,载货175吨。仅凭这些记录在案、可资查证的数据,它已大大超出了额定的最大运载能力。事后,据宁波人旅沪同乡会江亚轮惨案善委会调查统计,当时船上无票乘客及儿童甚众,实际载客达4000人以上。

岁月,至今仍铭记着海天浩淼间的这个坐标:东经31.15°、北纬121.47°。几分钟前的江亚轮还是安宁的。尽管驶出吴淞口后,客轮出现了较明显的摇晃,但除部分旅客由于晕船而感不适外,大多数人依旧泰然处之,舱内到处都是一片津津有味的咀嚼之声。6时45分,吴淞口外横沙西南白龙港海面水道。江亚轮右舷后部,骤然传出炸雷似的一声巨响,船体随之发生剧烈震动,所有灯火顷刻熄灭。与爆炸处紧挨的电报房瞬时坍塌,报务员被炸得尸肉横飞,收发报机损毁,与外界联络中断。船头驾驶舱内,求援汽笛也仅象征性地鸣响一声,就再也发不出声来。船舱内漆黑如墨,冰凉的海水哗哗涌入。男女老幼,惊惶万状,慌乱中群相挤轧,纷纷向船顶甲板夺路奔命。“骇叫悲啼,呼天抢地,如赴屠场,如临末日。老弱妇孺,践踏而死者甚多。”

爆炸发生在船体后部,船尾迅速下沉。首先遭到灭顶之灾的是三四等舱的旅客。十几分钟后,汹涌的海水已盖没甲板。由于失事地点恰为一浅滩,因此烟囱、桅杆以及悬挂的救生艇仍露出水面,然而慌乱中,加之天黑,竟无人去解开救生艇的缆绳。爆炸发生的时候,白龙港附近水域有若干船只经过,其中不乏侠肝义胆、慨然援手者,如“金利源”和“茂利轮”及中国渔业公司太孚1号2号渔轮等,但也有一些船只或袖手旁观。

罹难者大都为甬籍,宁波人旅沪同乡会旋于1948年12月6日成立“江亚轮惨案善后委员会”。据善委会统计,失事后仅900余人得以生还,估计罹难者多达3000人以上,死亡人数远远超过“泰坦尼克号”海难。招商局于失事后派出90多名潜水员和十几艘船只前往失事地点打捞尸体,大多数已不知所踪,仅捞起有名有姓的尸体1383具,其中男性629人,女性414人,男童208人,女童132人(残体不计)

祝春亭 :1948年中国的“泰坦尼克号”救人英雄三年后被枪毙
2015年,是江亚轮海难67周年祭日。1948年12月3日晚,约3000名乘客葬身冰凉的海水,另有811人获救,号称“世界第一大海难”。救人英雄是民国浙江省议员张翰庭。其实祭日背后还有一个祭日,1950年1月的某日,救人英雄张翰庭被枪毙了!
即将沉没的江亚轮,旁边还有两艘船只在作最后的营救。巨轮沉没,会形成巨大的漩涡,小船靠近沉没大船营救的风险可想而知。 中国有句流传千古的名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往往是人们的一厢情愿,事实常常是相反的。 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凭什么?带着疑问,我们的话题从江亚轮海难开始。
1948年12月3日傍晚,由上海开往宁波的江亚轮突然在吴淞口外发生爆炸。约4000名乘客恐万状,水域附近的“金利源”机帆船闻声来救。船主张翰庭率领船员,冒险抢救遇难者,为了多救人,张翰庭命令将所载货物抛海。在江亚轮沉没的最后一刻,张翰庭才下令斩缆,金利源开足马力逃离沉没的江亚轮。该船共搭救543人,加上茂利轮和几只帆船救起的遇难者,获救总人数为811人。
浙江省议员、船主张翰庭因此获得上海市第一名“荣誉市民”的称号。 上海报纸对张翰庭的报道。
就在张翰庭冒险救人的一年之后,张翰庭的老家浙江温岭掀起雷暴式的土改镇反。张翰庭有船,去台湾太方便了!他之所以没走,就在于他问心无愧,手上没有血债。 尤其是张翰庭相信政府颁布的“关于国民党政府各级官员除战争罪犯外一律不逮捕”布告。因此,张老先生宰猪担酒,慰劳大军,共筹措军粮4万斤、草料10万斤,还将家中用来防盗的枪支弹药全部上缴,以明心迹。
然而,没过多久,五条罪状却落在他头上。现证实,五条罪状全都莫须有。然而,在镇反的血雨腥风中,到哪里去申诉?向谁申诉? 张翰庭被捕之后,六七十位老人顶香喊冤;曾亲自参与过“江亚轮”海难处理工作的上海宁波同乡会,上书陈毅市长,要求放人;浙江籍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钧儒,也为此事而震惊,向周总理请示如何处理。 周恩来是如何批示的?未见档案。后人能够看到的,就是刘少奇对张翰庭问题的批语。 全文如下: 对华东局拟处决恶霸张翰庭请示的批语(1950年1月9日 ) “请吴溉之与沈老商量拟复,交我批发。此等罪大恶极分子,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证实罪状,可以判处死刑。” 刘少奇大笔落下,武断地将张老先生定性为:“此等罪大恶极分子”;所谓“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的要求,完全是空话,当时哪有什么司法程序?土改工作队掌握生杀大权,弄一个群众斗争大会,就拖人去杀头。
于是,不久的一天,张翰庭在全县万人公判大会上被判处死刑。临刑前,老先生仰天长呼:“天晓得!天晓得啊……”至于行刑经过,有人说是“用开花弹瞄准头部近距离射击实施枪决”。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刘少奇绝不会想到,十多年后,他竟然背着叛徒、工贼、内奸的罪名含冤死去。
参加救人的还有其他船只。所幸的是,这片水域不归长江中游的荆州打捞公司管辖。 1988年,有关江亚海难和张翰庭的报导首先在大陆《纵横》杂志上出现了,随后《人民日报》〔华东版〕、《浙江日报》、《法制日报》、《南方周末》、《宁波晚报》、《扬子晚报》、《钱江晚报》、《上海滩》、《档案春秋》、中央电视台法治频道、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等都有报道。但一切报道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张翰庭的善举不吝溢美之词,对其可悲下场则三缄其口讳莫如深。
1998年,好莱坞新片《泰坦尼克号》在中国公映,“中国泰坦尼克号”江亚轮海难引发国人的广泛关注。感谢《南方周末》,首次公开张翰庭被新政府镇压的悲剧事实,其后各地报刊均有张翰庭结局的报道,作家蔡康所著《江亚轮惨案》用相当的篇幅介绍张翰庭的悲剧人生。
宁波日报从1998年起,每年举行江亚轮海难纪念活动。
社会舆论及媒体高调呼吁:
1、为江亚轮3000名遇难者建一座纪念碑,碑文应记述海难过程、营救情况、并对救人者感恩等内容,刻上遇难者名字以及参加救人的船只及人员(有人建议要重点介绍金利源号船主张翰庭)。
2、重新审核张翰庭案件,为蒙受不白之冤的救人英雄张翰庭平反昭雪。有人建议可考虑为张翰庭单独立一座碑。
然而,10多年过去,张翰庭仍沉冤无期,纪念碑仍不见建立——甚至连设计方案都未见着! 为重大灾难及死难者立碑是国际惯例。江亚轮失事是世界海难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大海难。就算碑文隐去张翰庭最后的结局,甚至抹杀所有参与营救的人,单单为遇难者立碑,难道不可以吗?
江亚海难遇难者多为宁波人,宁波人立碑的愿望十分强烈。不建纪念碑,显然不存在资金问题,别说是宁波人,就是海难幸存者及其后代也完全有能力筹集这笔资金。
2008年12月2日,宁波日报组织幸存者与张翰庭后代出席纪念会。92岁高龄的陆雪芳说:“老板(指张翰庭)这样冒险地把我们救起来还烧姜汤热粥侍候,这样的好人哪里找?他一点没有罪,政府为什么要杀了他啊?”说到此,激动的陆雪芳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全身颤抖。张翰庭儿子张克劬快步奔到老人身旁,用手臂紧抱老人发抖的身体脸颊紧贴安慰说:“老人家别这样呀,会伤身体的。你要多保重,我爸爸在天之灵会保佑你们的!”哪知越劝老人越悲伤,引得劝慰者也哭出声来。

照片为宁波日报摄影记者摄,第二天宁波日报报道时,删除了陆雪芳的原话。记者发博文时,又恢复这句话。
纪念碑的理想地址是宁波甬江出海口,或者对着海难水域的上海吴淞口。建碑这类有政治意义的建筑,需要得到相当级别部门的批准。建碑的计划胎死腹中,原因是不批准。据消息,有关领导说: 国民党没有人性,没为江亚海难死难者建碑。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当时没建,现在就没有必要再建了。
哦,原来是国民党没有人性!1948年末发生海难,民国政府风雨飘摇,开始大规模撤退至台湾。上海被占领是1949年4月下旬,这就是说国民党还有4个月的时间从从容容建纪念碑——国民党真是太没有人性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7/2020 02:13 , Processed in 0.05561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