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甲骨文起源于南部阿拉伯文字

已有 1429 次阅读11/8/2016 01:47 |系统分类:文化

 在进一步的甲骨文起源研究中,一个偶然机会,苏三发现一张西人制作的古代中东文字字母意义对应表,在一个称作“南部阿拉伯”文字符号的一栏里,苏三“发现”了甲骨文的起源。假如说先前她认为中国甲骨文只是“借鉴”了古埃及象形文字的话,那么现在她认为甲骨文直接继承了“南阿”文字,那就是甲骨文源头。对于这一发现,苏三自己用“大吃一惊”来形容自己当初的愕然。

    在这个表格中,每一个“南阿”符号都直接出现在商朝甲骨文里,只是个别稍有变形。其中多是意思独立完整的甲骨文字。使用他们的对应意义来破解未解的甲骨文,全部成功,意思通晓合理。如,一个竖立的菱形符号在甲骨文里出现数次,专家认为是未刻完全的白字,意思不明;但这个字在“南阿文字”中意思很明确,是一种小巧的木质“飞去来”器,中国新疆、埃及古墓中都有出土,年代都在3000年前,今天的澳大利亚土著还在继续使用,它的主要功用是捕猎飞鸟。在甲骨文中有“(菱形)隹”,用“飞去来”器解释就全通了。“隹”的意思就是鸟,所以意思就是:“用飞去来器捕鸟”。类似一例是一个近似“3”形的符号,在“南阿”中意思为“弓箭”,甲骨文至今无人破解,套用“弓箭”的含义,或将其转义为“用弓箭狩猎”,甲骨文语义皆通。

    “南阿文字”出现于大约3500年前,与古埃及象形文字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先前苏三会得出甲骨文与古埃及文字有关的结论,实际上确实一些古埃及象形文字直接进入到甲骨文中,这次使用“南阿”进一步看清了这个渊源。苏三同时号召中国的甲骨文专家,要深入研究甲骨文就要到中东去,至今2/3的甲骨文尚未得到破解,苏三认为只有彻底破解了“南阿”这个冷僻的语言文字体系,中国的甲骨文才有彻底获得读解的可能。

    这里的“南阿”主要指也门国附近一带的红海及阿拉伯海区域,它与古埃及王国只相隔一条狭窄的红海,深受埃及文明的影响。这个地区与埃塞俄比亚地区也有着广泛的联系,埃塞俄比亚在古代很大部分属于埃及帝国版图,所以几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甚至苏三认为,中国的《易经》和“八卦图”等也与红海文明有关,详细会在她的下本书《历史也疯狂》中讨论。

    苏三认为,甲骨文源头的这个发掘只能证明中国商朝与“南阿”之间的文明联系,还不能说明其他文明层的起源关系,需要进一步的清理。但是这个发现足以改写“中国文明独立说”的定论。因为汉字的起源不在中国而在中东已经说明了问题。这个发现的意义是深远的,因为它意味着人类的航海史可能也需要重新改写。因为苏三认为,商朝的文明主要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播的,而不是主要通过北部陆地“丝绸之路”,这就是说大约3600年前阿拉伯与中国东部地区存在着频繁通畅的远航通道。(苏文)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11/8/2016 01:58
主持人说:了解苏三女士的“破译飓风系列”的人可能都知道她是从《圣经》来解读中国夏商周三代起源的,依您对《圣经》的了解程度您是不是一个基督徒?



    苏三说:不是的,我不是基督教徒。我是对《圣经》十分熟悉,因为圣经是整个西方文学、西方文化的一个底色,所以每一个了解西方文化的人都会非常了解《圣经》,这很正常。

    主持人说:您得出了许多非常令人吃惊的结论,比如说《圣经》里的约瑟是中国三皇五帝的黄帝,我们春节是万年前古埃及的一种风俗,比如说夏朝的缔造者竟然是亚伯拉罕的后妃,这样的思想体系您是怎样形成的?

    苏三说:这个发现的过程其实是非常偶然的。

    苏三说:这个要从我的第一本书就是《三星堆文化大猜想》这本书说起,同时这本书的产生已经是非常偶然的,就是最开始我在研究这个三星堆文化的时候,注意到南方的悬棺文化还有三星堆文化里面的石头祭祀的一些情况,跟中东的尤其是犹太人的一些文化联系起来,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引起我对《圣经》这本书的特别关注。

    苏三说:然后就在这本书基本上完成之后,我就开始了第二本书,就是这本书的框架:《向东向东,再向东》。《向东》这本书就是完全抛开其他的话题直接用《圣经》来解读中国上古文化的。

    主持人说:您是把《圣经》完全看作一个宗教文本吗?

    苏三说:我必须承认目前的客观情况是《圣经》同时也是一个宗教文本。这个会牵涉到我们历史研究者怎么来把宗教和历史分开的一个前提工作,有这么一个过程,去宗教化的这么一个过程;同时对于这个历史文本我们还是要做很多的修复工作,或者清理工作,才能真正地作为一般的历史文本来使用。

    主持人说:我在阅读您的体系过程当中,我想大家现在的关注点,也就是说中国与中东的一个连接,那么其实我的感觉就是说您其实还是从全球的这个角度来关注我们几千年前的这种上古文明的,这个具体体系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苏三说:我想这个话题是非常大的。我也想多讲几句。

    苏三说:首先今天就是大家对于人类生命的起源是非常关注的,并且基本上使用DNA技术全球都认同人类是起源于非洲的苏三说:但是我要说明的是“人类生命的起源”这个工程的研究,和这个“人类文明的起源”,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工程,或者说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主持人说:一个是生物学,一个是文化学。

    苏三说:对。但同时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牵涉到时间,“人类生命的起源”它牵涉的时间可能是三百多万年以前,但是“人类文明的起源”

    这个话题就不必那么远,我觉得可以从十万年前左右,甚至从一万多年前左右开始算起、研究文明起源起就可以了。

    苏三说:所以这个时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

    苏三说:那么他们之间的这个地域的差异也是可以肯定存在的,也就是说因为它首先是差距有三百万年的话,在这么长时间里面,他迁徙到什么地方才开始通向今天的文明的,完全是可以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点开始的。所以文明起源不一定非得在非洲这个地方,根据我的各方面的考察,我认为人类直接通往今天的文明,它的源头应该是起源于中东和北非这个地方。

    主持人说:你关注最主要的北非这个地方是如何迁移到中国的?

    苏三说:我认为全球人类文明是同源的。那么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的文明古国里的四大文明古国,它在这中间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或者说它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是桥梁。假如我们要研究人类文明同源的话,一定不能避开中国这一环。甚至说,假如没有中国学者的介入,这个人类同源的学说,是不完满的,甚至是研究根本就无法开始。

    主持人说:你是如何把中东文明里面的迁移跟中国夏商周来联系起来的?

    苏三说:假如我不说详细的过程,这个细碎的过程大家可以通过我这两本书来看到,假如讲它的结果的话,我觉得从《圣经》里面,我寻找到了中国夏商周,也就是所谓“三代”跟中东之间的有机的联系。

    苏三说:假如这些对应的连接点少的话,我们或许可以说这是一些很轻率的猜测,甚至我自己也可以认为它是很轻率的猜测;但是当这些可疑点、这些对应点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其实我感觉到连我自己都被我自己的发现给震惊了,苏三说:那么这些具体的发现,首先是在我写这个《三星堆文化大猜想》的时候,我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圣经》里面的也就是四千年前亚伯拉罕的后妃叫夏甲的这个女人,有可能是中国夏朝的缔造者,这个原因有这样几个。

    苏三说:首先这个名字是相符的,或者发音是相符,夏甲就是夏朝的来源,同时夏朝又是“夏后朝”,可能提示了一种身份,就是她是“后妃”的身份;还有一个证据就是说夏朝的国姓,叫姒,就是“妾妃”的意思,一个国家的国姓跟女性关系这么大,同时跟这个夏甲所有的身份相同,最重要时间也是相符的,这就不能轻视了。

    苏三说:中国的夏朝,大概是在公元前4070年,就是距今四千多年。

    亚伯拉罕生活的时期据历史考证恰好也在四千多年,所以这个线索特别引起我的注意。

    苏三说:那么我在写第二本书的时候,就特别留意了这个线索,这个结果直到今天来讲我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
苏三说:比如说夏商周里面的第二个朝代,就是商朝,我们又称这个叫“殷商”。这个朝代是由亚伯拉罕的孙子以扫开创的,首先这里面有几个疑点引起了我的注意。以扫这个人首先在《圣经》里面说,他的名字就叫做“以东”,“以东就是红色”。这个红色就和中国的殷人“红色”对应起来了。以扫的妻子名叫Judith,应该是中国的简狄。



    还有一个他们时间上也是基本上相符的。中国的商部落其实是起源很早的,我认为他们跟夏朝并行了很长时间,最后把夏朝推翻真正建立商朝的时间大约是在三千七百年前。

    主持人说:您的意思就是说,不是商朝马上代替了夏朝,而是说这两个部落并存了很久,然后错落有序的然后才形成了商朝。

    苏三说:实际上商朝是简狄的第十四代孙建立的。所以这个时间跟《圣经》里面的这种有关的信息、时间上也全部对应起来了,那么这就是商朝的情况。周朝我一直怀疑是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或者十二个部落之一的但家族建立的,这个想法是在《三星堆文化大猜想》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但是后来就更具体了一些。

    苏三说:同时这里面还会有一些更细的工作需要以后的历史学家来做。比如说周朝开始的很多的所谓“礼”的东西很昌盛,尤其是儒家的一些东西,它是不是跟犹太教的有关,那么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形,我觉得可能还要做很多的清理工作,现在很难说当初是怎么发展的。

    主持人说:那么您阐述了您这个体系的一些具体内容,但是有很多疑点我觉得有些就是我自己没想明白的疑点,比如说中东的语言跟我们现在的语言相差是如此之大,而中东人的这种人种的一种形状和相貌跟我们现在中国人的相貌相差如此之大,你是如何来解决这些差异的呢?

    苏三说:我想你提的这两个问题也是大多数人,其实是大多数非专业的人比较关注的东西,因为它最表面,假如你真正深入到专业领域里面以后,它们就不成为问题了。

    苏三说:首先我们说语言这个问题。语言有它自身很多发展、发生的规律,首先语言的不断变化是很正常的现象,在历史上这样的事例不断发生,就是今天这种语言在用,然后过一天就彻底无影无踪了。假如一种语言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这个群体后来还是会创造出一种新的语言出来。所以无论中国跟中东那边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渊源,那么开创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这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苏三说:同时我认为这个中国的汉字实际上跟中东的许多语言是有一定联系的。

    主持人说:希伯来文呢?

    苏三说:我这个地方说的应该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与中国的汉字有关联。为什么我主要提及这个埃及象形文字,而不讲希伯来文,实际上中国的文化,我在第二本书里面强调的很清楚,不能因为我这个体系就部分中国人是犹太人的后裔就说中国人是犹太人的后裔,这个说法肯定是错误的。

    苏三说:那么从中国的夏朝,它的起源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夏甲的身份是个古埃及人,并且她的儿媳妇也是很确定的,都是古埃及人。所以就是说,假如说我这个体系是正确的话,那么我要郑重明确一下,就是说中国这个先祖的来源不仅有犹太人,并且有非常明显的古埃及文化的特色。所以中国文字里面假如有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才是最正常不过的,同时假如我们能在夏朝的一些考古发现里面找到一些希伯来的文字痕迹的话,那我也不奇怪。总之那个时候很多的事情我们现在因为没有文字的记载,甚至考古都很难发现片言只语这些文字的东西,我们有些东西只能靠推测和猜想了。

    苏三说:刚才你也提到了人种的问题,人种的问题其实跟前面语言的问题是一样的,假如是非专业的人,可能觉得这是难以跨越的一个事情,但是我认为这个根本不成为问题

    苏三说:首先有一部分专业的观点认为环境是可以改变人种的,我们暂且抛开这个“环境论”来说的话,那么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跟部分古埃及人,其实是一模一样的。这方面我们能找到大量的三千多年前的、甚至四千多年以前的古埃及人物的雕塑图片,他们的面貌跟今天的中国人是一模一样的。

    主持人说:都是黄种人吗?

    苏三说:纯种的黄种人,甚至我不告诉你他的时间和地点的话,你就认为这是中国人。

    苏三说:所以这个是很容易解决人种方面的问题,这是其一。那么其二就是犹太人到底是属于什么人种,还有这里面会牵涉到犹太人的复杂历史。今天我们一般人所了解的犹太人,实际上它的起源大概是三千多年,假如严格的说,就是更古老的一些说法,我们应该称呼四千多年前的这个民族的祖先为希伯来人。那么希伯来人到底是黄人,或者是白人,谁都不敢肯定,这个原因在哪里呢?

    苏三说:因为今天的所谓犹太人,实际上只是古代12支以色列部落中的一支,其他的10个部落大家都知道 失踪了。那么当初的12个部落他们是有不同的母亲生育的,所以他们的母亲会决定了这12个部落不同的人种。雅各这个人,他的另外一个名字是以色列,他是以色列人的祖先,他在《圣经》上、从家谱上来记载的时候,就是说他娶了四个妻子。他四个妻子生了12个孩子,还有一个女儿。那么我认为实际上这个四个不同的妻子,就部分决定了以后人种的可能分别。

    苏三说:那么他娶黄人,他的孩子自然是黄种人,他娶白人,自然就是白种人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我要说明一点,这四个妻子全部来源于两河流域,就是今天大概在以色列和沃尔城的附近,所以这个地区不一定人种都是白人,或者是黄人,我们在人种这个问题上完全可以放开来看,不能那么拘谨。

    主持人说:您的意思就是说在几千年前是无论人种还是语言或者是文字在中东这个地方都是很复杂的,然后后来的发展是一种很单向的发展,但是从前的发展是非常复杂的,非常混合的,甚至我们说中东也有黑人存在,也有白人存在,也有黄人存在,而且可以证明白人并不是天生高贵的地位。

    苏三说:您理解得很正确。,甚至我们可以说在很古老的时候,就是在上古时代,尤其在古埃及这个地方我更倾向认为 实际上是黄种人占领了更上层的这种地位,白人一般处于劣势;那么在另外一个古文明比较发达的地区比如说两河流域这个地区,这个地方实际上整天打来打去的,有时候白人占上风,有时候黄人占上风,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苏三说:整个中东地区它的文化交流很充分,或者说经常战争来、战争去的,所以说形势非常复杂,人种、语言情况也是很复杂。所以我们今天来判断这些,说到中国的文明来源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在语言和人种方面有过于拘谨的这种判断。否则这个工作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主持人说:我再问到您一个精神系统上的问题,比如说中东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中东这个地区,因为所发生的战争都是一种宗教战争,他们这种宗教感是非常强烈的,比如耶路撒冷几乎成为各个宗教爆发的一个集中点,那么我们中国大家都一致的认为,说中国是没有宗教的国度,您又是如何来从您的体系来解释宗教感这个问题呢?

    苏三说:我认为宗教感跟前面解决的语言、人种问题是一样的。

    苏三说:许多在网上的网友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说犹太人特别虔诚,中国人好象根本不具备这方面的特征,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民族呢,我认为这不是问题。

    苏三说:主要是因为这部分网友不太了解历史,或者说起码是不太了解犹太教发展的历史造成的误解。其实犹太教本身即便在犹太人之内,都生生灭灭过好几次,也不是说从一开始就虔诚或者虔诚到今天一成不变的,实际上中间有几乎中断的好几次。我们有一个假设就是在中断的过程中到中国这边有一群人,或者说即使很虔诚的人过来改变了也有可能的,因为他们在本地本民族也发生过断裂,那么在我们这个地方又有如此长的地理隔绝,这种状况是完全可能的。

    主持人说:主持人:我阅读过您的这两本书,给我最大的一种感觉就是我对您天马行空式的猜想所震撼。无论是很碎片的联想的方式,从民俗联想到了发音,这种联想从片断来讲,好象是异想天开的,但是当这个联想融合到一起的时候,你就会相信世界上不可能具有如此如此多的巧合,那么我就会觉得整个这种猜想式的方法,反而具有了相当多的可信性。那么您对您的考究的这种方法有什么心得吗?

    苏三说:实际上这个方法,很多记者也问过,我至今也没有什么很清楚的结论,但是也可以谈一些。首先我想说我可能没有方法。首先它有一些客观事实决定了这方面的情况,比如说中国的上古时期,比如说三千年前、四千年前、甚至五千年前、六千年前都没有文字记录 ,也没有足够的考古证据,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假如想做一些工作,就必须使用特殊的方法。
最主要一个我们可以看到在三代时期,也就是先秦时期,主要的尤其是贵族或者王族的坟墓就是金字塔型的。服装是我用得很多的民俗例证,但是这些例子比较碎,所以我在这儿没有办法提出,大家可以重点来看我这个第二本书,就是《向东向东,再向东》主持人说:他还讲到了一个文学。

    苏三说:“文学”恐怕很难讲了,原因是我们现在看主要是夏朝一点文字都没有留下来,商朝仅止有甲骨文,甲骨文实际上现在还处于这种破解的阶段,也等于没有。实际上文字的成熟,大约在两千五百年前左右,那个时候,那就是轴心时代的时期;但它实际上跟上古的埃及、希伯来实际上联系不是很大,所以这方面就很抱歉了。

    主持人说:一个叫做飞鱼的网友说:“为什么学历史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提过我们和古埃及相似呢?”

    苏三说:我想这个是很正常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上古史,它是一个不断被考古事实来改写的这么一个历史,它跟近代史什么的都不一样。因为要是近代史、现代史,资料会很充分。上古没有东西,只能靠今天地下考古发现什么东西、明天考古发现什么东西,来做出判断。就是上古史会因为偶然的一些因素来改写。那有时候改写还会非常大,比如说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或者相当长的时间之内,我们中国人都认为北方文明占据主要地位,那现在渐渐大家已经把这个观点给改变了,就是说在长江流域,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那么从长江和黄河流域文明之争,再到中外之争,我觉得只是范围上的改变,那么作为一般中国人,完全应该来淡然看之,不要太过分地惊诧于上古史的惊人研究结果。

    主持人说:有个叫做三万的网友说,“中国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在研究之中,苏三这种研究是不是有失公正?”

    苏三说:这个有失公正是谁有失了谁了呢?这个我不太明白。

    主持人说:这个网友认为夏商周断代工程还在研究过程当中,你就提出这样一个让人惊讶的体系,是不是感觉不符合历史的真相呢?或者是说你发表的时间……

    苏三说:我想我是体制外的人,或者说我是个自由人,所以我以什么方式来发表我的作品,选择什么时候发表我的作品完全是自由的,不存在这个问题。

    主持人说:就是说您的身份决定了您的自由。有一个彩虹的网友这样提问,他说“夏甲的主要活动时期是主前2080年,夏商时代更晚,怎么成为祖先?我认为这个时间不符。”
苏三说:主前2080年,而中国夏朝是2070年,假如她认定是2080年,之间只差10年,有什么不相符?正好是相符的。

    主持人说:我可能认为这个彩虹的网友,他的这种年代观念跟您的年代观念是有差异的,所以造成了这种认知不同。

    苏三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误解。

    主持人说:还有一个叫做北极星空的网友,他说你提到的这些是文化上更科学的联系,比如说语言、文字什么的?

    苏三说::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但是要是更细来讲,实际上我愿意这样说,在中国比如在夏朝前后考古里面,尽管没有完整的系列的这种文字,但是有很多文字很多是可以找到对应的。

    主持人说:有一个网友他说请介绍一下您的理论基础。

    苏三说:没有理论基础。

    主持人说:您的猜想就是一种基础。他说你是以什么样的基础理论来进行推理的?

    苏三说::没有,这恰好是我要避免的。实际上我今天还跟一个人在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说避免正统的观点对我的这种干扰,那么对一些理论体系,我可能是尽量要主动避开的。我希望以搜集比较另类的,或者说正统的历史学家所忽视的这么一些东西,来组建我的相对看起来比较另类的这种历史的框架,就是这样。

    主持人说:还有一个网友说:《圣经》属于基督教,并且成书晚于佛教经典,但是佛教为什么没有一本经书像《圣经》有这么大的影响?

    苏三说:这个在我研究范围之外了。但是我要纠正一个问题。《圣经》的成书历史我认为是早于佛经的。《圣经》它首先是一个家谱,这个家谱实际上由不同的人群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续写而成,最初的续写我认为可能要早于三千年前,所以我要更正一下这个。

    主持人说:我觉得大部分网友都是根据《圣经》来提的,我可能觉得就像您当时判断很多人对《圣经》的成书历史知识有些欠缺,所以造成了判断上的误解,有些人问您:《圣经》是由谁写的?

    苏三说:《圣经》是由很多人写的。假如说中国的历史,大家可以参照中国的历史是由什么人写的,因为每一朝每一代都有不同的人写,《圣经》也是一样的,它在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时期就是由不同的人写的,它不是由某一个有名有姓的人写成的。但是时代越近就可能是有名有姓的,比如说从《新约》开始,大多数都是有名姓的,比如马可福音什么的。那么我做的这个研究主要是依据《旧约》跟《新约》没有关系,所以这部分成书的历史,多在两千年前,尤其是三千年前,所以这个我不能说是谁写的,只能说大致是哪个朝代。

    主持人说:朝代也是非常长的,好像经历了好多年。
回复 樊梨花 11/8/2016 02:09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6/0305/17/327_75733.shtml
回复 樊梨花 11/8/2016 02:22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220/21/1003261_354319356.shtml
http://news.163.com/09/0601/11/5ANIOF5P00011247_2.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ed2760100dxry.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3d66cf01014r1h.html
回复 樊梨花 11/8/2016 02:30
http://roll.sohu.com/20140523/n399923049.shtml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0ODEzNjk5OQ==&mid=2648837661&idx=1&sn=161157f8d714c5f603ab3f49a458c278&chksm=f1b3fa55c6c473430072cc05ca3142a90d7e7d55a46401c1950fdb7300dc1b5db72817af6afc&mpshare=1&scene=23&srcid=110828RXvwl63K97pv0B70W4#rd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8/2019 01:39 , Processed in 0.05764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