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从习近平的巨额稿费看腐败之源

已有 389 次阅读4/13/2017 01:08 |系统分类:人物

作者:公孙平

中共建政以后,原来是实行苏联的稿酬制度,有一次性的按字数计算的基本稿费及按发行量计算的印数稿费, 一直实行到文革期间,毛泽东提出“破四旧”,认为稿费是“资产阶级法权”,应予废除, 乃从1966年6月起各出版社非法取消稿费。当时高校停课,只有极少量科技书籍出版。新华书店出售的多数是毛泽东和少量马列著作。笔者曾于1976年底出版一本科学工具书,出版社给予一百本样书,只能作为赠送亲友、同事及单位图书馆之用。


当时,人们以为不付稿费是全国一律照办的,一视同仁。但后来知道,原来毛泽东与众不同,他是继续拿稿费的。据毛的管家吴连登回忆:毛的稿费由“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管着,有以“中共中央中南海第一党小组”的名义开户,也有以个人名义开户头,账上通常存有八九十万元(当时毛的“月工资”是四百零四元,一般普通工人是三十多元)。文革初期的1967年10月,毛曾查问过自己的稿费,当时已达570多万元。毛去世后的1976年12月,汪东兴在清查毛的私人财产时发现,毛的稿费存款累计为7582万元。2004年《党史文苑》第五期刊登《毛泽东亿万稿酬的争议》和同年《党史博采》第九期刊登《毛泽东亿万稿酬处置内情》,人们才知道截止2001年5月底,毛泽东积累的稿费本息加在一起已高达1亿3121万元的天文数字!


毛的稿费数目巨大是由于毛着印数特别大。文革十年,四卷《毛选》印了3亿多套,《毛泽东文选》印2亿多册,毛着单行本28亿多册,《语录》50多亿册。虽然当时书价低,稿费还是成了天文数字。


邓小平的稿费也不遑多让。截至1992年底,全国出版邓小平著作已有56种,发行量超过1亿册。仅1993年出版的《邓小平文选》三卷,普及版定价为35元4角,印数稿费(即版税)按百分之十五计,印数按5千万套计,一次稿费应是2亿6千多万元


习近平的稿费


习近平上台才两年,但他的著作发行量可不小 。就像他急速揽权一样,稿费也大有急起直追,之势2014年9月28日出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截至2015年5月底止,仅八个月时间,多语种发行量累计已近5百万册,(中文版每册80元),其中英、法、俄、阿、西、葡、德、日文版在海外已发行40多万册(外文版每册120元),不考虑对领导人的优惠,仅按百分之十五计算,印数稿费总计至少6200多万元。以前毛着是先出中文版,后出外文版。习着迫不及待,中外文版同时出版发行,人民币和外汇同时进账。


第二本《之江新语》是习在2003至2007年期间在浙江任职时的多篇短论辑录,当时只印5千册。习一登龙门就身价百倍,2013年重印后,至今已发行138万册,每册36元,印数稿费约是750万元。


第三本《摆脱贫困》是习在1988年至1990年在福建宁德工作时的讲话和文章共29篇,1992年7月福建人民出版社初版,2014年该出版社再版,定价36元,发行30多万册,稿费约162万元


第四本《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和实践》是习在2002至2006年在浙江任职期间的报告、讲话、批示等。2006年12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初版,2013年10月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再版,定价66元,在浙江一个省就销售30万册,其它省当然也有销售,稿费至少300万元。


第五本《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共中央宣传部编,人民出版社出版,至今年2月底已发行1700万册,有两种定价13元及25元,印数稿费约4000万元。


第六本《科学与爱国:严复思想新探》,习近平主编,清华大学出版社2001年初版,定价38元,印数650册。第七本《福州投资实务指南》,习近平主编,1997年7月香港经济导报社出版,印数不详。第八本《企业魂》,习近平主编,1992年8月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初版。定价5元印数不详。


除了上述各书以外,还出版了大量自从习近平上台后在各种场合的讲话的单印本,数量有几十种之多,每册定价10元至12元。因为数量众多,笔者不在此一一罗列,总加起来,也是一笔为数相当大的稿费。


还有,习近平多次出国访问,他采取了在外国报纸上发表署名文章的新办法。例如2014年3月23日在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发表题为《打开欧洲之门  携手共创繁荣》、3月25日在法国《费加罗报》发表题为《特殊的朋友 共赢的伙伴》、3月28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发表题为《中德携手合作造福中欧和世界》、3月29日在比利时《晚报》发表题为《中欧友谊和合作:让生活越来越好》的署名文章。2015年5月7日在《俄罗斯报》发表题为《铭记历史,开创未来》、5月8日在《苏维埃白俄罗斯报》发表题为《让中白友好合作的乐章激越昂扬》的署名文章。这是以前毛、邓没有做过的,至于外汇稿费多少,属国家机密,想来其稿费收入也不菲吧。


另外,自从2014年12月以来,由中纪委、中央文献研究室先后编辑出版一系列《习近平关于-论述摘编》,至今己有下列各种:《习近平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论述摘编》(2013年12月1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论述摘编》(2014年4月3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2014年5月28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2015年1月12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2015年4月27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培养“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重要论述摘编》(由总政治部组织编印,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6月3日出版发行)。按照这种出版趋势,今后将层出不穷,大量编印出版并大量发行,这又是毛泽东也没有干过的"新常态"。


仅举一例可知,2014年4月3日《习近平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论述摘编》一书才出版,中共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当天立即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认真组织学习该《摘编》。小学生也能懂得,这不就为该书的畅销大开了方便之门吗! 


还需要特别指出,习近平的巨额稿费是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内获得的,如果习也像毛、邓那样长期统治,他的稿费肯定远超毛、邓。


从党魁稿费想到的问题


上述中共党魁的稿费引起我们思考:


首先,为什么多年前甚至20年前在地方上当官时的著作,只能印刷几百册或最多几千册,而一旦当上总书记,同一本书再版就能发行几百万册甚至更多,这充分证明是权位在起作用,是另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权钱交易。这些交易,说白了就是以国库中纳税人的钱购买再分发作为“学习资料”。但由于毛泽东稿费属于毛私人财产,可由毛私人支配(毛先后9次给了江青38万元人民币和2万美元,5次给张玉凤共15万元等等),由此可见,这些巨额稿费是进了领导人的口袋。然而,据《动向》杂志2015年3月号报导,至2014年2月底,习的个人财产存款仅为160万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2013年11月底重印出版的《之江新语》一书的稿费就不止160万元啊。报刊上曾登载朱镕基两年共捐赠4000万元稿费给社会公益事业,可从来没有看到习近平捐献稿费的报道。


其次,领导人得到大量收入,照理按国家法律应该缴付个人所得税。可是由于领袖的稿费是国家机密,这是中国特色。不公开,老百姓不知道,不清楚领袖稿费是否缴税?人民甚至以为毛泽东也像大家一样在文革中没有稿费的呢!因此实行阳光法案,公示政府官员财产是反贪的起码条件。现在权力至高无上的总书记带头公布真实财产,下面哪一个敢不公布?公示政府官员财产在世界上许多国家早己实行,中共竞然讨论了26年而不能作出决定,实在奇哉怪也。


第三,民间己普遍认为,中共已是制度性腐败,无官不贪。因为一个完全清白的官员,周围的贪官怕被他揭发而会把他挤走,更别想从县、地、市、省上升到中央领导了。在上层皆老庑、下层尽苍蝇的中共政坛,舆论认为反贪者本身也有问题,不可能是冰清玉洁者。一个从小被人称为“阿斗”,在地方工作时政绩平平,外号“花花公子”者,突然变成一个文武全才,精通军事、政治、外交、历史、文化、文学、教育、工业、农业,总之天下的一切学问,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其全方位的超人才能比林彪吹捧毛泽东是五百年才出现一个的天才还要厉害。一个常被窃笑为“博士学位、小学水平”者吹捧到具有如此能耐,岂非成为古今中外之奇迹。难怪有知情者写文章问:在地方上工作的那一位与今上是同一个人吗?

 

第四,沈大伟愿以自己的学术声誉放上去而预言中共己进入黄昏期,今上是否也有预感,所以要与时间赛跑,尽快多出书,多多益善。一年多以前曾放风说要出版新语录,不知何故暂停了。说不定不久会铺天盖地出现。


总之,毛病不除,恶习难改;政改不举,正道难行。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4/17/2017 02:39
王岐山谈强拆的合理性
(摘自:王岐山在“中纪委干部培训班”上的内部讲话)
王从中国梦说起,他说:印度,巴比伦都中断了,只有中华民族与希腊的地中海文明才延续下来,而且拼音文字没有中国的会意文字优越。中国五千年一直领先世界的,只有到鸦片战争中国才落后。
        
    王在谈到“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时说:我们之所以有后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是与前三十年打下的基础分不开的,他说农业上我们全面建设的水利工程,与毛的农业“八字方针”。工业上我们建立了七个工业部,军事上我们造出了原子弹,没有这些成就哪来的后三十年成果。
    
        王岐山在讲到前三十年成果时还不无感叹地说:同志们!修“红旗渠”建“新安江水电站”,那个时候说淹谁就淹谁,说拆迁就拆迁,哪里来现在这样多的事,拆谁谁不干。所以我们干的越早越好,越迟越干不成了。有人说我们发展太快了,造的高速公路太多,以至于路上跑的车太少,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如果我们把这些高速公路放到几十年后再来造,那会增加多少成本,所以我们不要太埋怨拆迁的同志,虽然他们工作作风可能粗暴一点,但在历史上我们要敬他们。再有我们前三十年造原子弹,有十七年不涨工资,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造,放到现在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来。
王岐山在讲到中国的发展时不忘揶揄西方国家,他说日本一个机场因拆迁没解决,三十年没建成,美国的基础设施破旧,我到美国真的感到太落后,太破败,以至我们的孩子到了美国都没新鲜感,而我们的基础设施都修得超前了,把子孙后代的事都干了。因此,同志们我们要有习总书记所说的“三个自信”。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领导,对此我们要毫不动摇。
王岐山讲话最后提到中纪委的工作。他说纪委的工作不是公检法,是管干部纪律的。干部犯罪与否,不属于纪委管;违纪,纪委就得管。以现在来说妄议中央就是违纪。王岐山道出了反腐的本质,违纪与否实际上是政治上对党魁效忠与否。
从王的通篇讲话来看,很难想象他曾经有过自由主义思想,曾经担任过《未来丛书》的编委。如果有人把中国民主的希望寄于王岐山的话,那真是缘木求鱼了。

三月五日,在两会北京代表团的分组审议会上,王岐山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王为此提供的理论依据是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去年底,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誓言“向司法独立亮剑”,话已经说到了粗鲁蛮横、攻击性十足的地步,但周强很有底气,这底气来自于“党的领导”的霸气。
  
关于司法独立,中共的官方用语是“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此处“独立”故意省掉了宾语。独立于谁?显然不是独立于党和党的政法委,似乎也不应独立于人大和“广大人民群众”(人大和“人民群众”依宪法享有监督权),那就只能独立于个人以及所谓“非组织活动”了。而西方式的司法独立,则是司法程序不受任何人(包括最高领袖)、任何组织(包括执政党)、任何机构(包括立法机关、行政机关)的“领导”或干预,在这个意义上,王岐山和周强公开否定司法独立,也算勉强说得过去。 
  
然而,虽说都是以“党的领导”作依据,但是,否定司法独立与否定党政分开,性质大不相同。二者的区别在于,司法独立作为一种体现了普世价值的西方体制,在中共的正式决议、红头文件裡从未出现过,而党政分开却并非“西方那一套”,而是来自邓小平的原话,亦是中共十三大一致通过的政治报告的正式表述。在“八九风波”、赵紫阳被罢黜之后,邓小平还曾特意强调,赵紫阳代表十三届中央所作的政治报告“一个字也不能改”。迄今为止,除了王岐山,没有任何一份中央文件或政治局决议对作为中共指导思想的“邓小平理论”和已成定论的十三大报告作出过正式的批评与修正。 

党政分开最早由邓小平在一九八○年八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邓这篇名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发言,后经政治局会议通过,被确定为“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文件”。邓小平以颇为激烈的语言严厉抨击了中共体制中的官僚主义、“权力过分集中”、“家长制”、“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实际上,邓也直率地批评了“党的一元化领导”。邓说:“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旗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全国各级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这个问题。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或少数人手裡,多数办事的人无权决定,少数有权的人负担过重,必然造成官僚主义,必然要犯各种错误,必然要损害各级党和政府的民主生活、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个人分工负责制等等。”邓并认为,这些政体弊端属于“封建主义残馀”(这一想法来源于邓与李维汉的一次倾心长谈)。为解决这些弊端,邓小平提出四项“必要的改革”:一是向下分权,二是减少兼职,三是党政分开、党不代政,四是培养接班人。 
  
以今日王岐山们的眼光来看,似乎党政分开违反国情、离经叛道,背叛了“党的领导”。而在当年,《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并非激进改革派的主张,它既体现了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改理念,也符合陈云、李先念、李维汉等党内保守派的意见。这篇讲话稿虽由邓口授,执笔起草人则是中共“左王”邓力群。由此可见,包括党政分开在内的政治改革之势在必行,是八十年代中共高层左中右一致认可的“改革共识”。不料想,三十多年过去,当今中共高层对于政改的见识与魄力,不仅比不上当年的改革派,甚至被当年的保守派“甩出了N条街”(网络用语)。 
  
赵紫阳倒台后,邓小平之所以出面维护十三大报告的权威性,是因为赵所概括的“初级阶段”、“三步走战略”、“党政分开”等内容,的确是对邓小平八十年代全部改革思维的精闢总结。十三大报告说:“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首先是党政分开。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决策的领导和向国家政权机关推荐重要干部。”报告专门解释了邓小平的名言“党要管党”──这也是习近平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多次引用的邓语录,却明显背离了邓的原意──意即“抓自身建设”,不要再管那些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比如中纪委,十三大报告认为其不应再越权处理本应由司法机关和政府处理的法律和政纪桉件,“应当集中力量管好党纪,协助党委管好党风”……。总之,“党要管党”的实质,就是党政分开。 
  
十三大报告还认为,“党政不分实际上降低了党的领导地位,削弱了党的领导作用,党政分开才能更好地实现党的领导作用,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因为党政不分使党成为现实矛盾中的当事一方,“党政分开才能使党驾驭矛盾,总揽全局”,“党政不分使党处在直接执行者的地位,党政分开才能使党组织较好地行使监督职能”。这些邓胡赵时代对于党政关係逻辑清晰、说理透彻的论述,显然比王岐山三言两语否定党政分开的武断言论更具理论说服力。 
  
“六四”事件之后,党政分开的试验立即中断,政改言论成为禁区。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被赵紫阳下令撤销的部委党组、分管政府事务的党内机构又渐次恢复,但他们只做不说,尚不敢走到直接否定“邓小平理论”和十三大报告这一步。如今,王岐山“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摆出了向党政分开“亮剑”的姿态,这表明中共政改已死。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法治国家、宪政政体奉行党政不分,无疑,王岐山的言论是在开历史和政治的倒车。
回复 樊梨花 4/17/2017 02:45
除了被党国宣传机器洗脑的愚民和五毛,在有一定声誉的公共知识分子中,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洗衣粉:曾经讨伐中宣部却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焦国标、批判毛却追捧要做毛第二的习的辛子陵、以“民主小贩”自居却爲中共大外宣战略效力的杨恆均,以及八九后曾下狱却梦想重返权力中心的吴稼祥。

司徒雷登生前希望归葬燕京大学的未名湖畔,而燕京大学早已併入北京大学,连北大老校长蔡元培的骨骸都不能从香港移回来,司徒雷登又岂能如愿以偿?“

二零一五年,高岗一百一十週年诞辰纪念活动得以在北京公开举行,

这也是习的私心:高岗是习仲勋的亲密战友,爲高岗翻桉有助于提升仲勋在党史中的地位。高岗本来也不是好人,他成为党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算是罪有应得,公开纪念高岗并不意味着公义得以彰显。

灵隐寺的招牌就是江泽民题词。张艺谋在灵隐寺跪拜。

2013年,习对吴伯雄说:“我是佛教文化的推动者。”据说,彭丽媛是佛教徒。共党只是将佛教最黑暗的部分拿来爲其所用。吃喝嫖赌的少林方丈释永信,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吗?2016年七月,四川甘孜州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僧舍遭当局暴力拆毁。达赖喇嘛到蒙古共和国弘扬佛法,他居然对蒙古施行经济製裁,迫使蒙古宣佈从此以后不再向达赖喇嘛发放签证。这种野蛮行径,跟当年灭佛的唐武宗有什么差别呢?

他绝不是改革者”,而是“撸起袖子”扫除公民社会、塑造偶像崇拜的独裁者。
反周就是反刁

周小平反映了习的真意。

学习美国甚至与美国搞好关系,不过是满清的改革公式,师夷长技以制夷。
称霸全球是自古以来的汉人梦想。
中国梦就是称霸全球,当然包括最后干掉美国的梦想。
“专制王”当然不止刁某人。
那位王肠胃也是名副其实的“新左头”。全国“两会”的时候,他表度:“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连核心都未必说得出口,他也敢说。有一个几分钟的视频告诉人们,正是王在支持着中国大陆的强拆.
又一“新左头”王沪宁断言中国“永无政改”。
回复 樊梨花 4/17/2017 03:20
王岐山又以1840年前中国一直领先于西方来愚民,实在荒唐!
“中国”这一词,就含有称霸的野心或愚民的痴心妄想。无论是日本当年西化,还是国民党、共党,都是拿着所谓的“优秀的传统文化”来鼓动民族主义的,事实上极为狭隘的和愚弄人,是中国人的思想转变和社会过度到现代文明最大的阻碍。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3/2017 19:10 , Processed in 0.05120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