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王岐山替习近平炮打邓小平

已有 309 次阅读4/17/2017 10:15 |系统分类:团体

“新左头”王沪宁断言中国“永无政改”。这是因为红卫兵当家。


红卫兵当年鼓吹“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儿子须接老子的班”,还要什么公平竞争、自由选举?反“血统论”的遇乐克被毛泽东周恩来枪毙了。今天,红卫兵掌握了政权,他们把“血统论”改成了“红色基因论”,鼓吹“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更不需要自由选举了。连自由选举出的乌坎村长都进了监狱,因为他没有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啊。独裁统治的理由真是与时俱进,不断翻新啊!

 

一,红卫兵已成为习家打手

 

最近,习近平防美,说要跟美国搞好关系。许多天真的人以此批判周小平反美就是反习近平。其实,周小平反美反映了习的真意。学习美国甚至与美国密切关系,不过是满清的改革公式——“师夷长技以制夷”。称霸全球是自古以来的汉人梦想。“中国”这一词,就含有称霸的野心或阿Q自大的妄想。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称霸全球的梦,当然包括干掉美国的痴人梦。

 

习近平的老巢——浙江杭州的灵隐寺的招牌就是江泽民的题词。去年杭州峰会的时候,张艺谋专门到灵隐寺跪拜。2013年习对吴伯雄说:“我是佛教文化的推动者。”据说,彭丽媛是佛教徒。共党只是将佛教最黑暗的部分拿来为其所用。吃喝嫖赌的少林方丈释永信,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吗?2016年7月,四川甘孜州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僧舍遭当局暴力拆毁。达赖喇嘛到蒙古弘扬佛法,习近平居然对蒙古施行经济制裁,迫使蒙古与达赖喇嘛断绝往来。这种野蛮行径,跟当年灭佛的唐武宗有什么差别?习绝不是改革者”,而是“撸起袖子”扫除公民社会、塑造偶像崇拜的独裁者。

 

“专制”不止习1人。今年1月4日老红卫兵在济南掀起讨邓的浪潮并殴打了鲁阳等十多人,随后讨邓的浪潮蔓延到河南河北。说明这些毛左红卫兵是习近平独裁的基础。王岐山常委也是名副其实的“新左头”。他在视频中告诉人们,强拆具有极大的合理性。王以1840年前中国一直领先于西方来愚民,实在荒唐!今年3月5日“两会”时,王岐山公开批邓的思想——党政分开。他们这样做,是在替习家报仇。

 

二,习仲勋家与邓小平家的冤仇

 

1953年邓小平向毛泽东刘少奇告密说,高岗要夺刘少奇的权、还要提拔习仲勋。随后,周恩来刘少奇对高岗严酷管教,高岗于1954年8月17日自杀死了。1956年召开中共八届一中全会时,出自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等各大区的地方诸候,均被安排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或者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职务,唯有在此之前实际主持西北局工作的习仲勋只被安排为普通中央委员。特别是出自西南局的人马,前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第二书记刘伯承和第三书记贺龙,均进入了八届中央政治局,邓小平还被安排为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的总书记。就是当时的西南局常委李井泉,1958年也被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另外,习仲勋在中宣部的部下胡乔木,也因为曾经担任过毛泽东秘书而被安排为书记处候补书记。

 

小说《刘志丹》案前后株连的总人数达6万人。1962年习仲勛因为小说《刘志丹》案被整垮,表面上是康生在扮演打手,但问题的根子出在总书记邓小平身上。邓小平的西南帮在使劲地压制西北帮。

 

1986年习仲勋支持胡耀邦迫使邓小平退休,结果胡耀邦下台,习仲勋卸任政治局委员,随后转入人大。

 

1990年月10月底,时任人大第一副委员长习仲勋被强制退休隔离到深圳,决定者是邓小平。

 

2015年,高岗11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在北京公开举行。这是习的私心:高岗是习仲勋的亲密战友,为高岗翻案有助于提升仲勋在党史中的地位。高岗本来也不是好人,他成为党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算是罪有应得,公开纪念高岗并不意味着公义得以彰显。

 

三,王岐山炮打邓小平

 

今年3月5日,在两会北京代表团的分组审议会上,王岐山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王引用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党政分开并非“西方那一套”,而是来自邓小平的原话。邓小平在一九八○年八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发言,后经政治局会议通过,被确定为“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文件”。邓小平提出四项“必要的改革”:一是向下分权,二是减少兼职,三是党政分开、党不代政,四是培养接班人。

  

中共十三大开始了党政分开的改革。“六四”事件之后,党政分开的试验立即中断,政改言论成为禁区。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被赵紫阳下令撤销的部委党组、分管政府事务的党内机构又渐次恢复,但他们只做不说,尚不敢走到直接否定“邓小平理论”和十三大报告这一步。如今,王岐山“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摆出了向党政分开“亮剑”的姿态,这表明中共政改已死。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法治国家、宪政政体奉行党政不分,无疑,王岐山的言论是在开历史和政治的倒车。

 

四,王岐山谈强拆的合理性

 

王岐山在“中纪委干部培训班”上的内部讲话,从中国梦说起。他说:印度、巴比伦的文化都中断了,只有中华民族与希腊的地中海文明延续了下来,而且拼音文字没有中国的会意文字优越。所以,中国五千年一直领先世界的,只有到鸦片战争中国才落后。

       

王在谈到“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时说:我们之所以有后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是与前三十年打下的基础分不开的。他说,农业上我们全面建设的水利工程,与毛的农业“八字方针”。工业上我们建立了七个工业部,军事上我们造出了原子弹,没有这些成就哪来的后三十年成果。

 

王岐山在讲到前三十年成果时不无感叹地说:同志们!修“红旗渠”建“新安江水电站”,那个时候说淹谁就淹谁,说拆迁就拆迁,哪里来现在这样多的事,拆谁谁不干。所以我们干的越早越好,越迟越干不成了。有人说我们发展太快了,造的高速公路太多,以至于路上跑的车太少,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如果我们把这些高速公路放到几十年后再来造,那会增加多少成本,所以我们不要太埋怨拆迁的同志,虽然他们工作作风可能粗暴一点,但在历史上我们要敬他们。再有我们前三十年造原子弹,有十七年不涨工资,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造,放到现在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来。

 

王岐山在讲到中国的发展时不忘揶揄西方。他说日本一个机场因拆迁没解决,三十年没建成,美国的基础设施破旧,我到美国真的感到太落后、太破败,以至我们的孩子到了美国都没新鲜感,而我们的基础设施都修得超前了,把子孙后代的事都干了。因此,同志们我们要有习总书记所说的“三个自信”。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领导,对此我们要毫不动摇。

 

王岐山讲话最后提到中纪委的工作。他说纪委的工作不是公检法,是管干部纪律的。干部犯罪与否,不属于纪委管;违纪,纪委就得管。目前,妄议中央就是违纪。王岐山道出了反腐的本质,违纪与否实际上是政治上对党魁效忠与否。

 

从王的通篇讲话来看,很难想象他曾经有过自由主义思想,曾经担任过《未来丛书》的编委。如果有人把中国民主的希望寄于王的话,那真是缘木求鱼。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4/18/2017 08:18
《不同意见保护法》

仲勋同志说:“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他说:“谁都爱听好话,听赞成自己的话,但这些话很多是假话,有的是捧场,有的是敷衍应付。我们征求意见的目的,本来是为搜集各种补充意见,但是,人们一听到比较尖锐的不同意见就往往不高兴,‘你小子,拆我台!’有权的人有这种想法就很危险。”

当时在场聆听习仲勋这番谈话的法律专家李由义说:“宪法已经规定了‘人民代表在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不受法律追究’,这正是保护不同意见的法律。”

习仲勋说:“我的意见是,任何人都应当有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不只是人民代表,人民代表才有几个?也不只是在各种会议上,平时说几句不同意见就犯了罪了?”

李由义说:“前些时讨论修改刑法,已取得共识,对仅有思想而没有触犯刑律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也就是说,任何人,不能因为持有不同的政治观点而处以刑罚。”

仲勋说:“不给刑罚,还有批斗、禁闭、降职降薪、调离、开除等等处分等着呢。我说的保护,是指保护不同意见者的一切权利,不受刑罚,也不受其他处分,这样才能让人畅所欲言。”

李由义说:“您说得很对。这正是当今社会上普遍地不说真话的根本原因——怕受处罚,怕说了真话倒霉。记得1945年毛主席到重庆,接受路透社记者甘贝尔的访问,曾明确指出,我们要施行民主,也即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也要施行罗斯福总统提的四大自由。”四大自由”,指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和免于匮乏的自由。前三项自由都属于保护不同意见的范畴,要确保不受处罚,不受威胁,人们才能敞开思想说亮话。

当时在场的另外一位法律专家穆生秦同志说:“我在高校党委工作多年,学生们思想活跃,敢于提出不同意见。领导上规定一条界线,不能出格,即:不能反党、反社会主义。”

仲勋同志说:“这是一条很难掌握的界线。例如,改革之初,我在广东省工作,建议中央批准设立经济特区。当时就被一些人斥为‘向境外资产阶级投降’。如果对现行政策提一些不同意见,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那还有可能改革吗?”

穆生秦说:“我听彭真同志说过,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社会主义民主更要听取不同意见,不允许有不同意见就不可能有民主。”

仲勋说:“那我的想法就更坚决了”(摘自高锴先生的文章)

胡平说:《炎黄春秋》的遭遇告诉我们,偏偏是平这个当儿子的,最不买习仲勋的账。平上任以来,不但没有纠正他的前任们打压言论的错误,反而倒进一步强化了对言论的打压。什么“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严禁妄议中央啊,实在和他的父亲太不象了。


现当局完全践踏了宪法

1957年3月17日,毛泽东给周恩来等的信里说,“大学、中学都要求加强思想、政治领导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要削减课程,要恢复中学方面的政治课,取消宪法课,要编新的思想、政治课本”。毛泽东还称,“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每个决议案都是法,开会也是法”。

九大党章要求,“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关,人民解放军,……都必须接受党的领导”;十大党章则称:“国家机关,人民解放军和民兵,……都必须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中共十大通过的《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说,“在同级各组织的相互关系上,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不是平行的,更不是相反的”。

目前,习近平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言论,实事上全部是九大和十大这两部“文革党章”内容的照本宣科,食毛泽东之牙慧。

1980年4月18日,彭真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的座谈会上说:“有人问:是法大,还是哪级党委大,哪个党委书记大?当然是法大。不论哪级党委,更不论哪个负责人,如果他的意见与法律不一致,那是他个人的意见。谁都得服从法律。”

1981年3月7日,彭真又说:党的意见经过最高权力机关审议通过,变为国家的法律、决定;否则,只是党的主张。

如此说来,当年被视为保守派元老的彭真比如今的习近平开明得太多太多。

如今的习近平坚决否定彭真和习仲勋当年对确立“法在党上”法治的成果,最露骨的表现就是大张旗鼓地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国务院,以及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向习近平汇报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强化了党领导一切”,公开地亮剑扼杀司法独立。

制订1982年宪法时,断然删除了1975年和1978年宪法正文中所有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词句,删除了“公民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规定。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彻底违反了82宪法。可见,现当局完全践踏了宪法。
回复 樊梨花 4/18/2017 08:21
邓小平确实不是好东西。

198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所谓“习仲勋反党集团”平反的通知》,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组织部对这一历史遗留案件进行了复查,所谓“习仲勋反党集团”,纯属不实之词。强加给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的反党罪名应予推倒,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对因此案受株连迫害的干部群众,均应予以平反,恢复名誉。

三卷本小说《刘志丹》从1984年12月到1985年6月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

阎红彦那一派又向邓小平告了一状,中央成立了调查组,重新调查。邓小平下令全部回收这部遍体鳞伤的《刘志丹》。1986年1月12日胡耀邦决定停止发行。

原来,当初邓积极参与斗倒斗臭高、饶联盟获得毛的宠爱,他必须保住毛生前伪造的谎言和那句著名的批示,不仅高岗一案不得平反,《刘志丹》的文字狱也不能翻身。

习仲勋也亲口承认他在高岗死后,他与刘志丹弟弟刘景范和高岗妻子李立群談中央紅军到陕北情况时,说过把高岗問题处理的那么严重,看他给陕北人民咋交待? 而这里的他,应该指的是毛泽东。为此,习仲勋回忆说,他早在一九五五年就被要求就与高岗之间没有划清界线等问题在中央会議上作了检查,前面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算是蒙混过关,而当时把关而不让习仲勋过关的,就是还没有正式当上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正因为如此,一九五六年召开的中共八大上,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一九五二年后陆续从各大区调进中央的各大山头的主要负责人,大都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而来自西北地区的高岗此时已经不在人世,习仲勋则只被安排为普通中央委员。

回复 | 0
作者:樊斤品                留言时间:2017-04-18 17:23:37       
邓小平既是打倒高岗的政治急先锋,又是高岗倒台后以习仲勋为代表的中共“西北帮”随之彻底失势的最大受益者。已经有当年的知情者披露说,最早向中央揭发习仲勋借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的人是当时的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闫红彦。此人本是西北红军出身,但当年就与习仲勋等人有矛盾。中共建政之初,此人被安排到了邓小平的西南局,成为邓小平的嫡系。邓小平离开西南局到中央工作后,闫红彦继续留在西南,从邓小平的家乡四川省委书记升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如今一说起习仲勋一九六二年遭到党内残酷整肃的背景原因,都说是康生在大会上给毛泽东递了个条,毛泽东顺嘴念了“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把责任全推到康生头上。但事实真相是闫红彦最先揭发的习仲勋的文字材料是送到时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又转给了康生。 习仲勋在“文革”中交待问题的纪录显示,他本人承认一九五二年到中央“就和‘高饒反党集团’混在一起”。高問題揭出后,中央指示我与高联系,作些工作。我说过一些不应該说的話。 我觉得把高岗的問题处理的重了,同情高岗。高岗说他的問题很严重。我说,你的問題还有张国涛的严重?张国涛都沒有杀头,如果杀你的头,死我和你死在一起。你有些問题不属实,不要怕。习仲勋当时还承认说,在高岗自杀之前,他已经对高岗透露了高岗的发妻李立群已经揭发了他的問题。另外,习仲勋当时也承认,高岗被整肃过程中,他习仲勋曾经替高岗给毛泽东写过信,而且这一主意本身就是他习仲勋出的。习近平上台之前,江泽民对高岗虽然充满同情但却爱莫能助;胡锦涛在位时已经指示中组部在内部对高岗可以同志相称,但却仍然不能给高岗平反,原因就是一旦给高岗平反,那么被否定的不仅仅是毛泽东,有资格被陈列在毛泽东大墓二楼与毛泽东尸体为伴的邓小平,以及陈云、周恩来和刘少奇都会因此被揭露出不光彩的一页。

回复 | 0
作者:樊斤品                留言时间:2017-04-18 17:20:30       
康生是在“文革”结束之前的1975年寿终正寝。用寿终正寝形容,绝对准确。因为他离开人间的时候,是风光的,他的职务,是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当时的邓小平与康生平级,因为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病重,实际主持中央工作。这么高级别的人物死了,邓小平亲自出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当时的党报白纸黑字,整版报道康生追悼大会的庄严与肃穆,当时还是中气十足的治丧委员主任邓小平一字一顿地向全中国,也是向全世界宣称:康生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中国人民的伟大的革命战士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是党和国家卓越的领导人之一。康生同志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为党为人民建立不了不朽的功绩,受到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衷心爱戴。这个悼词不但是邓小平亲口宣读,而且也是邓小平主持起草并审定。此前,也是邓小平亲自到医院探望病危的康生,感动得康生向他透露了江青历史上是叛徒的惊天秘密。于是邓小平也给了康生一个“康生同志永垂不朽!”的政治回报。没成想毛泽东去世之后,首先是陈云发难,绝不甘心让康生死后继续风风光光在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里的八宝山骨灰堂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专区西一室。一九八零年,中共高层公开宣布开除康生出党的文献里特别提及要撤销其悼词,让邓小平难堪无比。按照中共党史资料的记载,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陈云同志就纠正“文革”及以前“左”的六大错误问题,率先“放了一炮”。他的六大问题的最后一个就是要求中央审查康生的问题。接下来,时任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华国锋批复成立了康生专案组,审查完毕之后又是胡耀邦主持给康生以开除出党和撤销邓小平为康生所至悼词的政治结论,整个过程中,邓小平阻止未果,最后只能扮演了一个“服从多数同志意见”的被动角色。

回复 | 0
作者:樊斤品                留言时间:2017-04-18 17:19:40       
这是1954年8月3日,马上50周岁的邓小平,写给将近61周岁毛泽东的信和赞美诗:

【转发】邓小平写给毛主席的信和诗

(1954.8.3)

主 席 :

前天深夜,我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遵义会议以来主席带领我们党取得举世无双的辉煌成就的历史材料,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仅献上诗一首,聊表对主席的无比崇拜:

主 席 啊!

您是我 邓 小 平的真正慈父,

您是令我脱胎换骨投身 革 命 的再生父母,

您是世界上所有正义进步人士的北极星,

您是世界上一切渴望自 由 民 主 人民的大救星。

积聚了无量数的福德才产生了这样的领袖,

好像大地上有了照耀一切的太阳!

主 席 啊!

您的光荣和事业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统治者!

能降给世界一切幸福的英明 主 席 啊!

请用无可比拟的吉祥光辉永不间断地照耀保护我们!

举世歌颂伟大领袖,

普照大地如日升。

您的著作珍贵如日月星辰,

丰富有力如同海潮一直达到天空的边际。


荣誉无比的 毛 主 席 啊!愿您万寿无疆!

保护吾人如慈母,

众生欣感铭心髓,

离诸怨敌、亲爱心,

示和平道愿久住。

人们都把您当做保护自己的慈母,

极其兴奋地把您的相貌描绘下来。

愿您永远驻在世间,

给我们指示和平的道路!

广大地上诸疾苦,

黑暗、拘缚皆解放,

愿施亿善新光明,

吉祥胜会皆安慰。

大地虽然辽阔,

但是黑暗和痛苦的枷锁压得人喘不出气来,

是您用新的光芒破除了黑暗,

解放了枷锁,

人们才能透过气来尽情的欢会。

您的和平事业犹如摩尼白伞,

清凉地覆荫着天上、地下、人间。

您的声誉犹如伞上的金铃,

永远鸣响,永远在天空的顶上旋转。

我们的敌人——残暴的帝国主义者,

有如毒蛇,它是恶魔的使者,蠕蠕地蠢动,

您是克服毒蛇的无畏大鹏,

愿您的威力永远不断地增长。

使人民繁荣富强和摧毁敌人武装力量的文化及

工业建设,

如同大海一般,

每一刹那都向上发展,

发展得如天国一样地充足圆满。

您的意愿比如云聚,

号召比如雷鸣,

从这里面不断地降着无私地润泽世界的甘霖。

愿世界的火炬伟大的领袖千秋万岁永远炽然!

衷心地敬祝 主 席 万寿无疆!

邓小平

一九五四年八月三日



回复 | 0
作者:樊斤品                留言时间:2017-04-18 16:28:17       
1953年邓小平与陈云都参与向毛泽东告密,对高岗落井下石。

获利最大是邓小平。高岗垮台的时候,1954年邓小平做了反对高岗的总结报告。并升任党的秘书长。1956年,邓小平任总书记兼职常委。此时总书记就是秘书长的另一种称呼而已。
回复 樊梨花 4/19/2017 07:18
習近平懼王岐山擴權

  自王岐山上台以來,中紀委在中共人事任命的發言權越來越大,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凡提必聽」成為新的政治規矩。隨著十九大的臨近,王岐山為了加大自己的影響力,在十八屆中紀委第七次全體會議的工作報告中提出「抓住產生黨的十九大代表、中央『兩委』委員和省級領導班子這個重點,把好政治觀、廉潔關」,「對政治上有問題的一票否決」。這是王岐山二○一七年的工作部署之一,應該也是他工作的重點,因為自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之後,中共的各級部門都在為十九大的順利召開準備著。

  王岐山在報告中以落實黨中央「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必聽,線索具體的信訪舉報必查」的要求為由,提出讓中紀委對問題官員擁有「一票否決權」,試圖讓其列入中紀委會議公報中,獲得高層通過。但這顯然不是一個小問題,它是改變權力運行的格局。儘管王岐山說的很婉轉,理由也很正當充分,而且僅限於政治上有問題的,對政治上沒問題的或者有其他問題的紀委沒有否決權。

  中共人事一直是暗箱操作,缺乏透明與監督,如今中紀委擁有廣泛的權力,猶如明朝的「東廠」。一個官員有沒有政治問題,完全可以由中紀委說了算,這是一個巨大的制度漏洞。如果再給予中紀委一票否決權,那王岐山可以變相控制中共人事權。

  過去要求紀檢監察機關意見必聽,今天要求對政治有問題的一票否決,明天就可以要對所有有問題的官員一票否決。按道理說,有問題的官員就應該一票否決,中紀委在這一點上沒錯。但在如今全民皆腐的情況下,哪個官員又沒有問題呢?恐怕很少。那最終這個「一票否決」會變成打壓異己的工具,正像如今搞的選擇性反腐一樣!

  王岐山的「紀委系」崛起

  十八大以來,中紀委的權力一直處於極速擴張的狀態,已經成為最有權勢的部門,王岐山的權力也空前強大,其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已從名義上的老六,實際上躍升至老二,「習王」體制呼之欲出。王岐山通過派駐紀檢組和巡視組把權力滲透到了各個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包括人大、政協、國務院、中宣部、中組部、中辦等部門。只要他想滲透進去的地方,都可以滲透進去,甚至部隊也不例外。雖然部隊是習近平的專屬領地,他不可能讓其他常委也染指,但王岐山卻能成為例外。因為軍紀委書記是中紀委的副書記,要接受中紀委書記的領導。或許十九大以後,習近平為防萬一,可能不會再讓軍紀委書記進入中紀委任職。

  隨著王岐山權傾朝野,那些為反腐立下汗馬功勞的紀委官員以及他過去的手下紛紛得到重用,並不斷得到提拔,一個新的派系──「紀委系」正在中共政壇逐步崛起。如果王岐山在十九大上繼續留任,那以後他們這一派系的影響力將越來越大!這不可能不引起習近平的注意。

  習近平在十八屆中紀委第七次全會的講話中並沒有提到「一票否決」的問題,也沒有說到「嚴把政治觀、廉潔關」的問題。全會公報中雖然說到了「嚴把政治觀、廉潔關,防止幹部『帶病提拔』『帶病上崗』」,但沒有把王岐山所提的「對政治上有問題的一票否決」列入公報中。這顯示出習近平等中共高層並沒有同意給王岐山「一票否決」權。

  王岐山十九大留任充滿變數

  人事權是中共極權體制一個非常核心的權力,習近平怎麼可能輕易給予別人?雖然王岐山看似很低調,但其權勢已經顯現出功高震主的跡象,這是習近平不得不防的地方。從這點也可以預見王岐山能否在十九大上留任充滿變數。

  另外,一般工作報告,不管是國務院還是最高法院、檢察院,都會對過去一年的工作進行總結,也會對今年的工作進行整體部署或規劃,王岐山的中紀委工作報告也不例外。可是王岐山在他的二○一七年工作部署中只談了上半年的巡視規劃,卻沒有談下半年,因為下半年要召開十九大,政治局要換屆。如果他確定能夠留任的話,完全可以規劃全年的,因為按照慣例,中紀委一年一般可以巡視三次,下半年至少還有一次巡視工作。從這裡人們可以看出,王岐山對自己能否留任也沒有底。

  雖然傳言王岐山說自己不想再留任,但從他內心裡講,從他很著急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來講,他還是很想繼續幹的。在今年兩會上,他是分組審議時唯一提到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政治局常委,並且大膽公開講出「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的偏左言論,一改以往他在公開場合展示給人的開明右派形象。他這樣做顯然是為爭取留任,是在向偏左的習近平靠齊。

  儘管現在打破「七上八下」的氛圍很濃,王岐山留任的呼聲很大,但呼聲越大的人往往越容易跌落,一如十八大前的汪洋和薄熙來!一個確定無疑要留任的人或一個徹底沒戲的人,是沒有必要搞這麼大聲浪的。聲浪越大的人有時候恰恰說明了他的可能性在降低。
回复 樊梨花 4/22/2017 19:07
习仲勋打成“高岗残余势力”总代表》已经介绍到了习仲勋复出之后曾经回忆说,他早在一九五五年就被要求就与高岗之间没有划清界线等问题在中央会議上作了检查,前面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算是蒙混过关,而当时把关而不让习仲勋过关的,就是还没有正式当上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

正因为如此,一九五六年召开的中共八大上,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一九五二年后陆续从各大区调进中央的各大山头的主要负责人,大都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而来自西北地区的高岗此时已经不在人世,习仲勋则只被安排为普通中央委员。

“文革”中,习仲勋被逼不过,只好承认说,一九五九年上海会議叫我当副总理,反党野心又抬头了。支持李建彤写反党小说《刘志丹》,为此开过一次座談会,我系統讲过一次話,讲把刘志丹写成成熟的革命领袖,写成正确路线的代表,虽然沒有讲写高岗,实际上高岗是用了化名,写了高的事实我是同意的,这就是为高岗翻案,用死人宣揚活人,宣揚自己。
毛泽东说:“我们党内,或许也是国内要出乱子了。自然,我今天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将来情况如何变化,还要等等看。这个乱子的性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有人要打倒我。我们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秦灭六国,秦灭了楚。

毛泽东接着说道,秦就是他们陕西,楚就是我们湖南(毛用手指着他自己)。这是历史上的事实。那么现在怎样?还要等等看。” 毛泽东的这段谈话内容,有中共政权出版的中共党史文献,毛泽东建国后谈话为证。
其实毛泽东这里所说的陕西是指陕西出来的这一批干部,但他没有明说,此时的毛泽东已经开始逐渐要打压陕西干部了。

其实对于陕西干部的打击,是完全莫须有的典型冤案,是毛泽东本人奇怪的乡土情节(湖南是楚国旧地,唯楚有才,于斯为盛的观念),来借用高岗事件制造冤案,联想到建国后,毛泽东从来都不去陕西的事实,加上毛自己所说的秦楚之争,只能说明毛的心里,对于陕西(也就是秦国)有一种历史的畏惧感!现在看来是很奇怪的心理。

那么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又支持康生,或者说指使康生出面把高岗之后的另外一位陕西省出身的领袖人物习仲勋打倒,只能说明他毛泽东在高岗去世之后,又开始惧怕习仲勋了。习仲勋年轻,能干,因为一贯反左所以党内党外人望很高,毛泽东对他不得不防。

总之,毛泽东当年无论是整死高岗还是斗垮习仲勋,说到底都是一个所谓的秦楚情节在他心作怪。高岗事件在干部层面上的影响,就是陕西出来的干部长期受到压制,奇怪的压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4/30/2017 23:16 , Processed in 0.05343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