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屁股决定脑袋的中国文化

已有 1373 次阅读4/28/2017 20:20 |系统分类:文化

大脑思考靠逻辑,屁股思考靠感觉。以生殖器的“阴阳”视角来看世界,就会形成屁股决定脑袋的立场文化阴阳文化是感性文化、阴谋文化、两面派文化、极性(两极跳跃)文化,是缺乏中立公平正义的立场文化。只有把逻辑理性放在感情之上,才能走向中立、公平、正义的逻辑文化。西方之所以走上中立公平正义的之路,是因为西方有个超越性的第三方——基督教,它为人们确立了绝对的、普世的道德标准——十诫。中国文化一直没有确立绝对的、普世的道德标准,就不可能确定做人的道德底线,就不可能有正义。譬如:君权压倒一切,稳定压倒一切,就取消了做人的底线,就取消道德和正义,因此,君王可以吃人、杀人。事实上,中国人最看重的不道德底线和绝对正义,而是所谓的“长生不老”、所谓的“未知生,焉知死”,所谓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最终成了“生生不息”的生殖崇拜。为了自己“生”,就去压制他人的“生”,不顾道德底线,不惜采用任何手段,最终堕落成了吃人的魔鬼。

 

一,“阴阳”源于最原始的生殖崇拜

 

1923年钱玄同首先提出:“原始的易卦,是生殖器崇拜时代底东西:‘乾’‘坤’二卦即是两性底生殖器底记号。”此后,周予同、范文澜、郭沫若也予以认同与发挥。赵国华也认为八卦的根源于初民的生殖崇拜。他们都指明一点,阴爻“――”、阳爻“-”起源于生殖崇拜,是对男根女阴的模拟。

 

阴爻的真正定义原型为女性的耻骨,女人的耻骨在人体的会阴部,也叫骨盆,是一根有韧带相连的两端断开的骨头,女人生孩子时耻骨可以打开变阔,生完孩子在韧带的作用下可恢复原样,这断开的耻骨古人认定是阴爻的代表,也叫“开元”;男的耻骨则是一整根与骨盆相连是阳爻 ,统称为“乾元”。古人在在探究人类遗骸时发现男女生殖器的差别而获得阴阳的象形定义。并进一步认为:骨之气源于肾,肾之气源于坎水,说明了人之初的形态是“一滴水”(精子)。这就是老子的“上善若水”的起源,进一步观察天上下雨,古人认为水起源于气,而气本身就有“万物有灵论”的生的含义。

 

老子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精”就是气,是阴阳和合之气(“冲气以为和”)。“管子曰:‘道之在天者,日也。其在人者,心也’。故曰:有气则生,无气则死,生者以其气。”庄子说:“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故曰:‘通天下一气耳’。”王振复认为:“气在甲骨文里写作〓,指原始初民对河流始而滔滔、忽而干涸之自然现象的神秘体验,兼指河水忽然干涸之神秘的自然状态。甲骨文‘气’是一个象形字,上下两横像河岸,两横中间一点,表示流水干涸之处。由于是神秘地看待这一自然现象,因而气这一概念一开始就蕴含着远古‘万物有灵’的意识。而‘万物有灵’,实际指‘万物’有‘生’。生乃气之魂魄;气乃生之根因。在文化意识中,气与生始终是融合在一起的。气这一范畴,与生一起,一开始就揭示了中国生命文化的本蕴。在原始巫文化中,气是一种巫术占筮得以践行、得以灵验的神秘的‘感应力’。”气的飘忽不定、不可捉摸性,导致中国人看问题喜虚无、喜欢感悟、体验,从而与科技实证的逻辑思维分道扬镳。

 

人类历史上曾存在一个漫长的生殖崇拜时期。欧洲旧石器晚期,从比利牛斯山到顿河河谷出土的石质或象牙圆锥妇女像,一律具有乳房高耸、臀部浑圆、阴部突出的鲜明特征。中国新石器时代辽宁红山文化大型祭坛的无头孕妇像也刻意表现乳房、女阴等生育部位。在宝鸡发现的仰韶文化晚期遗址中,也出土了造型逼真的男性生殖器官模型,而新疆呼图壁县发现的世界罕见的大型生殖崇拜原始岩画,图中男女在交媾情态中翩然起舞。

 

从语言文字中也可以看到生殖崇拜的痕迹。 “也”在古汉语中是语气助词,然而“也”字的最初意思就是女性生殖器。在甲骨文和金文中,“也”字的字形就象女阴的形状。它反应了初民对女性生殖器的崇拜。“且”,在甲骨文金文以及小篆中,皆象男根形。从出土的石祖、陶祖可知,“且”即是先民崇拜男根的产物,由对男根的崇拜发展到对男性先辈〔即祖宗〕的崇拜,“且”即“祖”的初文。根据造字原则,“示”在左边为神祇,“且”在右边为男根,合在一起,便是以男根祭神之意。我们看到古人祭祖的牌位,你会发现它的形状就是一个典型的“且”字。在河南湖北方言中,有一个具有赞美意义的词,就叫作“性”(湖北话读作“行”)。一个人力气大,买彩票中了大奖,买了辆豪车,就说“这人很‘性’”,或说“还是人家‘性’的很”。一个人干活不紧不慢,做事拖拉迟缓,就说“这人不‘性’”。“性”这个词用的非常普遍,人们把它当作溢美之词用,却隐藏着最古老最深刻的生殖崇拜内容。

 

 在《周易》八卦中,乾为天,为父,为男,坤为地,为母,为女。从《系辞下》中“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出发,很清楚地看出,《周易》八卦是把阳爻“-”当作男根,把阴爻“――”当作女阴。不仅如此,《周易·系辞》中的,“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被认为是关于性行为的直接描写。又曰:“乾坤其易之门耶,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多数学者认为上述均表明男女生殖器在交合后有“大生”与“广生”的意义。李约瑟说:中国的阴阳观念“乃是得自于人类本身性交经验上的正负投影。”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指出,作为“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的人类“生产”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在原始社会,人们普遍重视人类自身的生产,并由此形成了生殖崇拜。赵国华说:“人口问题在原始社会生活中成了关系到人类社会能否延续的大事。社会的这种迫切需要,导制原始人类产生了炽盛的生殖崇拜以及生殖崇拜文化。”

 

除男根女阴说外,还有其它几种说法。譬如:阴阳是由日光的向背引申出来的。朝向日光为阳,背向日光为阴。单从表面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那都不是当时最易引起人们的关注的现象,最引人关注的是生殖崇拜。赵国华对伏羲作时代的半坡遗址的彩陶上的鱼纹作了研究,认为:鱼纹并非图腾符号,而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他说:“双鱼的轮廓,与女阴的轮廓相似。从内涵来说,鱼腹多子,繁殖力强。当时的人类还不知道女阴的生育功能。因此,这两方面的结合,使生活在渔猎社会的先民将鱼作为女性生殖器官的象征。这表现了远古人类的一种模拟心理,表现了他们对鱼的羡慕和崇拜。在万物有灵观念的引导下,远古先民尤其是女性,希望对鱼的祟拜能起到生育功能的转移作用或加强作用,即能将鱼的旺盛的生殖能力转移给自身,或者能加强自身的生殖能力。为此,应运诞生了一种巫术礼仪——鱼祭。半坡那些精工特制的彩陶,便是神圣的祭器。原始先民以鱼为神,实质是生殖崇拜,以祈求人口繁盛。”

 

 “古人对阴阳的理解,应该起源于人们对固定的周而复始的现象的关注与理解”,固定的周而复始的现象,不是别的,正是人的性现象如月经。在这一观察范围内,人们对“固定的周而复始的现象”也就是性现象的长期关注与理解,就产生模拟男根女阴的阴爻“――”、阳爻“-”。《易经·系辞下传》 曰:“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於天,俯则观法於地,观鸟兽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阴爻“――”、阳爻“-”,正是“近取诸身”的结果。

 

二,中国“神”源于生殖崇拜

 

殷商时期,神的形象是一条夔龙,两端各有嘴口,以构成神秘的通天的管道。从天上吐下甘露和雷雨,使大地盈满生命的精华,以养育群生;在地上吞杀群生,使他们升天归源。所以,甲骨文中“神”字就是一条双嘴龙的象形。神龙负责一切万物死生循环。神具有“天地之交”的生殖机能。所以,“上下合”(交配)为吉,而“上下分”(拒绝交配)为凶。《郭店老子甲》第十九简言:“天地相会也,以逾甘露。”传世版本第三十二章言:“天地相合,以降甘露。”“降甘露”是天地相合(交配)的高潮。

 

中国文化是神秘主义文化,说不清楚才是道,才是神。“道可道,非常道”,说出来的道,不是永恒的道(常道)。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神”被古人解释为“气”或者“气”之精华、精灵、精怪,具有变幻莫测之功能。这变幻莫测之功能可以指场地的变换如愚公移山,山被移走的场地的变换是神帮助人实现的;更多的时候,这变幻莫测之功能指的物质转化即生物的繁殖。

 

孔子在《周易·系辞·上》说“一阴一阳之谓道”,“道”是什么,“道”就是“合二为一”的“生”殖力。《系辞传》说:“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这就是说,生生不已的生殖运动是宇宙万物以及人类发展的根本规律,阴阳变幻不定的生殖力叫做神。可以断言,汉语的“神”来源于“生”,“神”指就是那变幻莫测的生殖力。所以,儒家反复强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荀子云:“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 ”(《荀子 ·礼论》)。生殖崇拜导致了“鱼”(多子多福)崇拜,由此发展为阴阳鱼的太极模型。太极阴阳鱼相抱的图形,白鱼表示阳,黑鱼表示阴,太极图被认为是雄雌(男女)相交合之象,至于黑鱼头中的白点和白鱼头中的黑点,则是“男女相抱交合时双方元气相互接通的表现”。其实很多动物如鱼类就是雌雄“相摩”、“相荡”而进行阴阳结合,结果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达到“生生不息”的。

 

生殖崇拜要求阴阳互补的整体主义的协作,即:夫妻是一个整体,家是一个整体,夫妻相互依赖,母子相互依赖。因此,中国的社会基础就是生产力即生殖力和亲族关系,没有独立的个人,大家都是巨婴。《易传》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措。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儒家这个说法与亚里士多德的说法相似。亚里士多德描述了人类从“个体两性结合(配偶)→家庭→村坊→城邦”的发展脉络。儒家的出发点是整体主义的天地,亚里士多德的出发点是个人主义的个人。

 

中国人求神拜佛,给祖先烧钱放炮,是为了长生不老、多子多福。可见,中国人拜的神就是“生”殖力。中国人的神就是一种巫术神。孔子说:“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可见,中国人的神不是“本体”,神是“祭”出来的,不是笃信彼岸确有“神”在,而是彼岸之“神”不妨有,也可以没有。这种巫术心态与西方宗教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道法自然”被解释为道自己如此。基督教说:“道法自然”不对,因为所有事物都是上帝创造的。二者区别是,道家认为:所有的自然物都是自然形成的,不是人为的。基督教认为:所有的自然物是上帝造,没有主动性,世界被视为机器。所有的民族都没有机械自然观,只有基督教有。这是因为:机械之所以是机械,就在于它默认,机械之外有个创造者上帝。所以,现代科学才敢于拿一整套规律一揽子解决全部问题。没有机械自然观就没有现代科学,而没有基督教就没有机械自然观,所以,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科学。

 

中国没有发展出一神教原因是由农耕宗法社会、原始思维、专制政治三种因素合成的。马克斯·韦伯认为,要判断一个宗教所体现的理性化程度,可以运用两个在很多方面互相联系的尺度。其一是:这个宗教摆脱巫术的程度;其二是:这个宗教将上帝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而来的这个宗教与世界本身的伦理关系,有系统地统一起来的程度。然而,中国宗教的理性化进程是半途而废的。就第一尺度而言,它始终没有摆脱巫术纠缠,天人感应是建立在巫术基础上的,与神灵或祖先的沟通也是借助巫术来进行的。祈晴祈雨驱瘟禳灾概不例外,不仅民间盛行,官府亦带头垂范。就第二尺度而言,由于神权被政权所掌控,天意被圣旨所代表,导致上天所代表的理性与世俗政权的非理性之间丧失了应有的紧张性,这就使神圣价值失去了拷问、鞭策世俗政权的积极功能,而完全沦为帝王的御用工具。这样,中国人人就失去了真信仰。

 

三,可笑的长生不老巫术

 

人和自然一样,都内含着一种活动“力”,这种“力”被泰勒表述为“万物有灵”的“灵”,在一些近代的原始部落那里则表述为“马那”。说白了,这“灵”、“力”、“马那”的内核则是对一种“生殖”、“生长”之力的敬畏、崇拜、信仰的表现,中国先民的“重生”意识正源于此。“重生”当然是重视自己生,把其他物质的“生殖力”或再生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中国人是通过吃万物来获得他物的再生力从而达成长生不老的愿望。中国人吃鱼翅燕窝人参就是为了长生(“好死不如赖活”,多活一秒就是胜利),西方人拒绝吃这些,是因为他们认为,万物无灵,即使万物有灵,其灵也不会转移到自己身上。

 

巫是古代能以舞降神的人。所谓“降神”,恐怕就是妇女难产的时候,巫婆跳舞催生,慢慢地,这些巫婆就成了接生婆和神医。《山海经•海内西经》:“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巫有长生不老药,可见他们是神医。鲁迅说,中国姓巫,中国人确实信巫,所以,特异功能、气功治病、中医、保健品等泛滥于中国。中国人做这些干啥,求生,求长生不老。中国人对人参,完全是巫术的认识,什么集中天地的灵气(这就是万物有灵论),食之可以长生不老。

 

道家学说是生殖崇拜的升华。朱熹说:《易》只需“阴阳”二字可括尽。古人为何要大讲“阴阳”?就因他们认为万事万物有了“阴阳”,才能处于一种最佳的环境状态中。故《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和”即和谐,亦即协调平衡。老子在《道德经第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可见,道家也是生殖崇拜。《道德经》中,“道”的繁体字其实就是一个婴儿的头从母亲的阴道出生。所以,老子说道是“玄牝”,即女性的产门或阴道。庄子说“道是大粪”。也可以说,他把阴道混成了肛门。庄子认为“万物齐一”,都是一回事,都体现了“道”,那么,庄子的“道在大粪”的“道”是啥意思,就是“生”的意思。牛拉出的大粪生出草来,人拉的大粪,狗子爱吃,维持了狗的生命。大小便还是植物的营养素,农村人憋着都要到自家地里才去拉是常事。可见“道在大粪”的“道”就是“生”。 中医根据道家的“道在大粪”的哲学原理,变废为宝,以狗屎、猪屎、蚕屎、老鼠屎、蝙蝠屎、人屎等各种粪便做药物,中国人吃了几千年,从中获得了生命修复力即滋阴补阳。结果却是中国人成了地球病夫,这实在荒唐。

 

生殖崇拜被道家发展为房中术。道家认为,男为阳,女为阴,应“阴阳结合”、“阴阳互补”,甚至“采阴补阳”。以后,这种阴阳论思想特别是孔子的阳尊阴卑思想又被用来作为男子统治女子的理论根据,例如“阳者刚也,阴者柔也”,女子应服从男子,以柔顺为吉。柏拉图在《理想国》谈论妇女比“小人女人难养也”的孔子论语更好。柏拉图强调:要给女子以合适的工作,必须给女子与男人同样的教育。这比儒家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要好得多。西方社会能长出科学、民主,说明它的传统好。中国长不出,说明中国传统不好。这么简单的道理,许多人不明白,还要做中国传统粉,真是屁股决定脑袋啊!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23/2017 07:29 , Processed in 0.09383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