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吴思的“拟态”忽悠术

已有 693 次阅读7/3/2017 17:44 |系统分类:时事

提要:吴思出生于高干家庭决定他擅长辩证法的忽悠术。他嘴里的民主实际上是民主的反义词,这就是忽悠术秘密。

 

一,吴思的出生决定他是假民主

 

1957年生于北京的吴思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人,“爷爷出生在山东,父亲出生在黑龙江,而我在北京。”但和父亲有一点一致的是,吴思与父亲一样,都是报人。吴思的父亲17岁入党,建国前经办《东北劳动报》(《工人日报》前身),朝鲜战争爆发后,他父亲入朝在志愿军总部从事宣传工作,“没有多少人像我父亲那么晚回国的。1956年在朝鲜战争结束三年后,父亲才结束战后收尾工作。”随后,吴思的父亲辗转总参某杂志、工人日报、总工会、记协,最终退休在《消费时报》副总编辑位子上,厅级干部,高干待遇。

 

吴思《三种大国崛起》一开篇就把人贬为动物。吴思说:“我把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看作两个物种。生产集团,例如农民、工人、组织生产的大小老板,比较像植物,属于自养物种。暴力集团,例如土匪、军阀、打天下坐江山的皇帝贵族,比较像动物,属于他养物种。……一个搞生产,自养;一个吃别人,他养。两个物种之间…类似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的关系”。吴思把统治集团与被统治阶层间的关系说成是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间的弱肉强食关系,统治集团享有“合法伤害权”即吃人权,是天经地义的。由此推出:食草动物妄图推翻食肉动物的统治是不可能的,搞民主是痴心妄想。

 

吴思的“潜规则”不过是“两面派”的另一种说法,他自称“我会‘拟态’(装模作样),就像动物的保护色一样,我会做出一些在这个环境中能够避祸的一些保护色”——变色龙。“两面派”就是“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吴思的就是这样的“两面派”。吴思对民主也搞“潜规则”,而“潜规则”就是破坏规则,所以,吴思的民主“潜规则”——“生产集团控制暴力集团”是绝对反民主的!

 

“生产集团控制暴力集团”的民主破产后,吴思搞起了儒家民主。他对BBC记者讲:“民主要和儒家三纲五常接轨。”虚伪之极,一方面说人类社会就是食草动物与食肉动物的血腥关系(吴思美化为“血酬”),另一方面讲我国要民主要儒家民主,这就是赤裸裸的愚民嘛。

 

民主就是民主,就是人人平等的民主,不存在儒家民主。儒家最讲究内外有别的等级制,反对一视同仁的平等制度,搞什么“父子相隐”的黑社会制度。这种丛林等级制岂能与文明的民主结合?脑子简直有问题。

 

二,“维稳”大师吴思

 

古希腊人的德性中包括勇气,这是中国古代德性基本不包括的。老子鼓吹“勇于敢则杀”,庄子鼓吹象乌龟一样的活着。2003年工人出版社出版了《血酬定律──中国历史上的生存游戏》。“血酬”是吴思的杜撰,指抢劫犯绑票勒索的赎金即“用命换来的收入”。吴思对记者说:“在我的自我感觉里,血酬定律其实比潜规则更精彩,说出了更要紧的东西,而且是‘人人心中之所有,人人笔下之所无’的东西。猴子冒死争夺猴王的地位,由此获得进食和交配的优先权,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它们心里完成了生命与生存繁衍资源的权衡和换算,有胜算就争,就打;损失惨重就不争。这种权衡的历史比人类本身还要悠久,也是普遍存在于动物心中的常识。”吴思有时候把人贬为猴,有时又说猴子像人一样懂得“权衡和换算”,他像道家一样把人贬为物(荒谬的“齐万物”),另一方面吴思告诫人们不要挑战猴王,要“不争”。这显然是有利于猴王的!即使猴子懂得“有胜算就争就打,损失惨重就不争”,也得不出:这是“普遍存在于动物心中的常识。”麻雀有争雀王的吗?没有。麻雀被关在笼子里后,懂得“损失惨重就不争”吗?不懂!它们宁愿撞墙而死,宁愿绝食而死。西方人就有“不自由,宁愿死”的精神。

 

吴思劝导人们“忍”,这就是“维稳”。他在《潜规则》里说:“反正狼要吃羊。如果某羊不反抗,也许能多活几天,一时还轮不上被吃。敢于反抗者,必将血肉模糊,立刻丧命,绝少成功的希望。”吴思鼓吹像乌龟、狗一样地活下去。

 

而在古罗马文化中,不敢反抗邪恶统治者的苟活者是要遭受神的永罚的。古罗马的俄克诺斯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老头,他不愿死去,过着庸庸碌碌的生活,死后入地府受永罚,他整天编结粗绳,绳子刚一编好,就被一头母驴吃掉。这是多么不同的价值观。文革可谓十亿人民十亿草,《百年一遇》描述道:1966年8月下旬,在大兴县的马村,活埋一位老奶奶和她怀中抱着的孙子,当凶手往他们头上埋土时,孩子对奶奶说:“奶奶,迷眼。”奶奶安慰他说:“一会儿就不迷了。”每一个有良知的人读到这里都会潸然泪下,这使人联想到南京大屠杀中的惨烈场面:成千上万的被解除了武装的中国军人被一小队日本兵押上了屠场,他们不敢反抗,这是怎样的国民性呢?试想,一个民族的人,面对强暴和屠杀,连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了,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三,勇敢成就民主

 

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最崇尚的德性,就是勇气。他们的神祗可能没有一个是完全高尚的,但没有一个不是勇武的。自由的秘诀在于勇敢,自由有如肌肉,越用越发达!正如古希腊伟大的政治家伯里克利在著名的葬礼演说中所说:“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而自由则是勇气的果实”。当自由在窗外招手、虚弱的专制政权拼命挣扎、企图苟延残喘的时候,要获取自由,最需要的已经不是智谋,而一举挣脱松动的枷锁、破窗而出的血性和勇气!这个时刻,耽于一己利害得失的精于算计的头脑,反而是夺取自由的最大障碍!

 

下面一个事例能说明这个道理。美国科学家曾做过一个实验,把一头饥饿的狮子放入一座饲养着20只短尾猕猴的特殊饲养场,这个饲养场全封闭,且无可攀爬之处,结果猴群争相逃命,望一个角落挤成一大堆,强壮的猴子们占据着靠里面的位置,为之不惜把群中的老、幼、弱者推挤到外面让狮子尽情撕咬……结果,狮子从从容容地把猴子一个个地吃掉。显而易见,聪明的猴子之所以被吃,纯属咎由自取,因为以它们拥有的锐利爪、牙,如果团结一致围攻狮子,完全可以把狮子打垮。与之对应,科学家把另一头饥饿的狮子放入另一座饲养着20只牛犊的特殊饲养场,出人意料的是,愚笨的牛犊们没逃,反而排成半圆阵,以初生傇角对着狮子,严阵以待,饥饿之下,狮子发威进攻,咬死了一牛犊,其他的牛犊却一起上前把狮子死死顶住,狮子居然被顶死了!

 

面对恶魔,每只猴子无疑是精明的,因为抢先逃跑更有利于保存自己;而牛犊的举动,对个体来说,是非理性的、不明智的,因为上前顶撞狮子将置身于更危险的境地。但是,个体行为的理性并不等于集体行为的理性,由于猴子的精明是以牺牲其他个体生存机会为代价的自私行为、也是放弃聚合集体力量抗敌的短期行为,反而造成了集体行为的非理性,从而被狮子各个击破。同样,个体行为的非理性也并不等于集体行为的非理性,牛犊个体不管三七二十一,个个上前顶撞狮子,最大限度地聚合成抗敌的集体力量,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你一头狮子纵有铁爪钢牙,又怎拗得过20头不知死活的“疯牛”同时发飙的犟劲,因此,牛犊的非理性反而造成了牛群集体行为的理性,从而得到了最好的结局:损失比猴子小得多,而且打垮了天敌,消除了危险源。

 

为什么会有结局不同?猴子比牛犊差在哪里?猴子差就差在比牛犊自私自利——精于个体的算计!在遭遇天敌时,猴子有足够的智商算计个体的利害得失,然而,也正因为个体利害的计较,猴子成了胆小鬼,成了“改良”的鼓吹者!

 

牛没有这种算计的智商,而且牛天生有一副犟脾气,脾气上来了不管后果,因此牛容易豁出去;牛犊更因为缺少经验,根本不知道狮子的厉害,对付狮子没有心理障碍,因此牛犊比成牛更为勇敢,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牛犊能团结一致地顶撞狮子,最终把狮子顶死,不是因为牛犊能认识到“团结的重要性”,也不是因为牛犊中有“组织者”,而完全是因为一股没有算计的勇气——为自由而死的精神。

 

在以上事例中,狮子象征着专制政权;牛犊就象一举推翻齐奥塞斯库残暴政权的义民;而猴子恰似“经济动物”化的华人。在政治上,有时勇气本身也会带来一种冲力,会改变政治力量的对比,从而战胜专制势力。为什么有人要“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呢?黑格尔说过:“主人(指公民)为了尊严(自由)而战,而奴隶却为了自己的口粮而妥协”。可见,贪生怕死的奴才是宁愿受奴役而鄙视抗争的,此所以心奴之为心奴。自由人是通过勇气与奴隶区分开来。古今中外,驱使人们铤而走险的,常常不是利益,而是自尊心,是那股子气,那股子血性,是要求得到承认的意志。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1/2017 10:32 , Processed in 0.01936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