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和谐、繁荣的关键

已有 1337 次阅读8/18/2017 10:30 |系统分类:社会

关敏说:西方文明繁花似锦、美不胜收、蒸蒸日上,其奥秘就在于他们有公平的竞争机制。多党竞争机制是西方社会和谐繁荣的关键。

 

一,西方的多党制是效率最高的社会自我修正机制

 

多党制最便捷地了解社会各阶层的需求与疾苦,是迄今为止效率最高的社会自我修正机制。选确保了社会的平等,竞选产生了公正的公权力,使得社会公开、公平、公正,社会不治自定,各种不良现象无法存身,已存在的不良现象也会被公正的公权力及时修正。

 

在多党制下,如果执政党侵犯人权,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就可能提前被赶下台如韩国朴槿惠;如果施政措施不力,就可能失去大选,不得不下台重新反省自己如国民党。因为反对派的存在,对当权者形成制约;为了继续执政,它就会兢兢业业地提高政府效率,尽力做到不被反对派挑出毛病。人民对执政党及其政府的监督,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在野党来实行的,因为个体性的公民往往因成本高昂而不可能掌握足够的政府信息,而在野党是政治性的专业集团,在搜集政治信息方面具有绝对的优势。在民主实践中,对政府不利的信息一般都是由反对党努力得到并公之于众的。人民不会迁就一个执政不良、风气腐败的政党;不会等待一个执政党缓慢地调整观念、不断地决策失误、使全社会陷入瘫痪;而是尽可能地选择那些符合国情民意、有利社会进步的政党来执政。一旦执政党有失误,也会在未造成重大损失前,或促其纠正,或迫其下台,使国家权力始终掌握在最有执政能力、最有责任感的集团手中,从而避免专*制的危害。

 

公平的政治竞争促使所有候选人竭尽全力体察民意,最终让与民意最一致的候选人当选。竞选的周期性确保了公权力不被异化,从而使每个公民得到政府尊重。在实行多党竞选制的国家,议会为议员规定专门经费、办公地点,供其履行代表选民的职能。议会还为议员配备助理,帮助议员联系选民和为选民办事。所以,对待选民的来信来访,议会绝不像行政机关那样简单处置。倾听民众疾苦是政权的动力之源,谁赢得选民谁就赢得政权,社会自我修正机制畅通无阻,效率高。社会环境的变化常引起民众需求的变化,原先好的政策可能变得不合时宜。如果没有竞选压力,当权者常会忽略人民的疾苦,疏于改革或坚持错误;好事变成坏事,小错变成大错,大错演成动乱。

 

多党竞争制促进了各种政治主张的争鸣和交流,加快了社会发展进程。在多党竞争的国家里,各政党为了生存、发展都要进行自我宣传、自我革新,让社会了解它、认同它,各政党绝对需要言论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这促成了百花自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使思想理论创新的节奏加快、质量提高,整个社会因之活跃向上起来,社会变革进程必然加快。多党竞争制度形成诸多平等竞争的政治集团,使权力交接公开、公平、公正,社会变革趋向和平、理性。政治活动从此走向了科学、高效之路。

 

二,西方多党制降低了管理成本,是效率最高的社会发展机制

 

有人说:美国选举领导人要花很多钱,不经济。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花费总额为10亿零16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0多亿,还不够CCP两周的养党费。如果换个角度思考,破费了十亿美元,使国家最高权力得以程序化制度化地交替,使社会动乱得以避免,这就是天底下最合算的事情!在专政制度下,官方以暴力维护特权必不可少,民众以暴力反抗誓不罢休,其结果是人头滚滚落地上,成本之高让社会为之侧目。帝制的交替成本不知道大多少倍。据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里查德.斯克尔在《现代美国政治竞选活动》一书中提供的数据,以同样是大选年的1992年为例,美国人全年花费在健康和美容用品方面的钱大约是花费在选举政府官员上的4倍。

 

在竞选国家,没有那个当政者敢违逆民意;没有哪个当政者敢高高在上,教育民众、领导民众,为民众安排无休止的学习与会议。而在专政国家,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从而增大了社会成本。

 

美国两党每年13亿的宣传花费,和CCP所拥有的那部超级垄断宣传机器相比,美国那点钱不过是个零头而已。美国的竞选,都是私人自愿捐款;而CCP所有的花费以及为宣传自己所花的钱,一律由国家财政出钱,实际是侵吞民脂民膏。与私人捐款相比,这种借助于政权强制摊派的制度等于是把腐败变成了“合法”。

 

民主的代价即使再高,都不及专*制腐败损失的一个零头,还不算垄断主义对经济、对思想的束缚所造成的损失。竞选不需要通过暴力就能实现国家公权力的顺利交接,也不需要暴力来保护专政,不仅成本低下,而且消除了所有的动乱根源,是最稳固的政权组织形式。

 

多党和平竞争是政治文明的表现。孙中山先生说:党争是文明之争。政党的合法斗争总比斯大林的“肃反”好吧,总比把50多万知识精英打成右派好吧,总比军事政变和内战好吧,总比滥杀无辜好吧?

 

在专政体制下,政府行政开支远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经费支出雄居全球榜首。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款送礼、公款渡假旅游、滥发奖金、违规挪用公款和大兴土木修建超标准豪华办公楼等费用竟然高达税收的50%,可是,像教育这样重要的民生投入比例却是全球最低。全世界14万收费公路中有70%在大陆,全世界污染最重的10个大城市有7个在大陆,矿难百万吨死亡率C国是西方国家的40倍以上。

 

没有竞选就没有竞争性,没有竞争性就没有最佳化,没有最佳化,因而就没有政治效率。实行多党制的国家,要通过一项重大决议,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讨论,才能敲定最终方案;产生一个总统也要一两年。而一党制国家通常都是由顶层拍板,很短的时间就能敲定一个方案;国家主席更是早早都定下来,根本不需要竞选游说。如果从这个表面的现象看,多党制比一党制效率低下,但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苏联一党制国家的各级领导人多是由上级认命,这就会带来下级对上级的认同问题。由于领导并非由民主选举出来,因此一般刚上任的领导很难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众所周知,领导的任何施政措施都是要靠下级来完成的,没有下级的支持,领导就只能是光杆司令,一事无成。所以,一党制国家的各级领导人在上任的前几年时间里,都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政治斗争上,打击旧势力,扶植自己的心腹,根本无暇顾及社会发展,各级官员都一样。这样的效率能叫高吗?

 

其次,就是政党的决策问题,多党制国家的重大决策都是由议员广泛参与,民主投票产生的,因而决策时间较长;但是,政策一旦定下来,就能很快的实施下去。一党制国家的决策大多是由上级领导听取一些相关专家的建议后拍板而定的。但是在决策的过程中,没有广泛的参与,因而也难以达成有效的社会共识,虽然决策过程很快,但是在实施当中,会受到各方面的百般阻挠,一些决议甚至过了几年都还未能真正实施。各级地方政府却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说你的,我做我的。结果是一党制的效率更为低下,这种低效率是由于内耗引起的,而内耗又不为公众所了解,才致使一党制的低效率被掩盖起来。

 

在多党竞争的社会里,各社团组织的独立性将大大增强;各政党都力争提出最佳的社会管理方案,以求得公众的支持。竞选让任何有志政治的人全盘竞争,具有全局性。竞选的当选者只能执政一个任期,连选连任不得超过两个任期,有利于破除僵化。由于竞选使得社会空前自由、活跃,自我创新能力、社会发展效率自然大为提高,整个社会的管理水平也随之提高。管理效率提高,管理成本必然下降。这也是上个世纪,东欧国家实行多党制竞选的原因。

 

三.西方多党制利于各集团的平衡,能缓解矛盾,利于社会稳定

 

多党竞争制度是疏缓冲突的稳定机制。社会发展如同汽车行驶,既需要动力,也需要刹车。只有动力没有刹车,轻则撞车伤人,重则车毁人亡。人类进步也是如此,既需要动力,也需要阻力。加油、刹车不能偏废,少了哪一样都不可能到达预定目标。这叫做相反相成。

 

19世纪考察美国民主的法国人托克维尔认为,结社自由的美国是“是没有秘密结社的。在美国,只有党派分子,而没有阴谋造反者。”所以,美国的“党派分子”的存在,有利于国家政策的适时调整,有利于政权的稳定。1980年代初,美国通货膨胀高达两位数。里根上台后采取小政府、低税收、少干预供给主义经济政策,使美国经济进入繁荣时期,通货膨胀和失业率都大幅度下降。而另一方面,里根政策使政府的债台高筑,形成严重的财政赤字。1990年代初,民主党的克林顿上台后,将平衡预算作为经济政策的重点,通过调整货币政策松紧程度,实现了低赤字下的经济增长。美国的例子说明:对西方或实行多党制的国家来说,政党的更替有利于对于国家经济政策的及时调整,因此有利于国家的发展。多党制可以较好地照顾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诉求,推进社会和谐。

 

老子云:万物负阴而抱阳祸莫大于无敌;最大的祸患在于没有敌对力量约束。太极图是阴阳相反力量的互动,两个相反对抗,相反相成,这才是和谐的秩序。如果一个社会中,没有多元相反的力量在相互约束平衡,那么这就是最大的祸患。民主社会的各政党,分别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社会矛盾可以通过政党之间的协商和妥协,按照民主的程序得到解决。多党制最大限度地调动民众议政、参政、主政的积极性,增强社会各阶层的沟通与合作。因此,各政党能为所代表的阶级争得合法权益,从而使社会矛盾合理、有序地调和缓解,实现真正的社会稳定,是迄今为止最牢固的政权组织制度。

 

多党竞争制度可能不是最完善的制度,但这个制度较一党专政却不知先进了多少倍,文明了多少倍。民主社会有众多相互反对的政党。西方反对党的专业就是和平地、程序化、合法地推翻政府。美国两个党颠覆来颠覆去已两百来年了,这个国家一直很强大。

 

总之,民主型的多党竞争制度具有重要的社会作用。如果没有这种多党竞争制度,代议制政府制度、民主普选制度的有效性将受到影响。社会公正、权力制衡、遏制腐败、政治创新将大打折扣。因此,有无民主型的多党竞争制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实行了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标志,也是决定一个国家能否步入现代政治文明的重要因素。

请扫码给作者以鼓励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6/2017 15:05 , Processed in 0.02356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