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昂山素姬开辟了缅甸新时代

已有 196 次阅读11/3/2017 23:38 |系统分类:社会

昂山素姬开辟了缅甸新时代

作者:关敏

昂山素姬于1945年6月19号出生于缅甸仰光。父亲是缅甸国父昂山将军,母亲是多兴姬大使,“昂山素姬”是父母之名的综合,在缅语中的意思是“奇特胜利的美丽宝藏”。

缅甸国父昂山将军1915年2月13日出生在缅甸马圭县那卯镇,信奉佛教。曾参加过缅共,1940年在厦门被日军俘虏,投靠日本,组织缅甸独立军1500人,1942年初带领日军进入缅甸赶走英军。二战期间昂山成为了缅甸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核心,他主张在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走中间道路,搞一党政治。1946年12月,昂山将军率领的缅甸代表团前往英国,与英国政府谈判,签定了昂山-艾德礼协议,协议规定缅甸在一年内独立。1947年4月,在缅甸建国议会选举中,昂山将军当选为议员;1947年7月19日,在部长会议室里举行部长会议,昂山将军被吴素派来的杀手杀害,终年32岁。当时昂山素姬才两岁。

1960年在她15岁时,昂山素姬的母亲被任命为缅甸驻印度大使,她陪同前往印度,由此在国外受到中学到大学的教育,并于1964~1967年在英国牛津大学获得哲学、政治及经济学学士学位。

1962年,缅甸军事将领奈温将军发动政变并成立了军政府,宣布建设社会主义,大搞经济国有化。人民对于自由受到限制感到十分不满。1962年7月7日,学生在仰光大学发起示威活动抗议军事政权。军队则在奈温将军的间接指使下以血腥镇压了这个活动。

从1967年以后的20年时间里,昂山素姬不满缅甸的社会主义制度,流落海外,曾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不丹王国和日本做过研究工作。婚后的15年她一直在英国过着富足而美满的主妇生活。

1988年3月,默默无闻的、已是有两个儿子的妈妈的昂山素姬接到母亲在缅甸病危的电话通知,马上风风火火地赶回缅甸。此时,缅甸因社会主义经济形势恶化,民主运动正如火如荼,昂山素姬被人民的爱与勇气打动,她开始时刻关注事态的发展。7月,她的丈夫迈克和两个孩子也来到仰光,在丈夫支持下,昂山素姬最终决定参与其间。1988年8月8日,全缅甸几百万人总游行,军队开枪,几百人被杀,举国弥漫着恐怖气氛。她被活生生的一幕警醒了,她不再是一名旁观者。

“僧侣和人民们,这次游行的目的,是为了告诉全世界,这里人民的意愿!”1988年8月26号,昂山素姬一袭雪白的长裙在在瑞光大金佛塔前,挺身面对步枪的枪膛,向近百万示威群众发表争取民主选举权慷慨激昂的演讲,一下子激动了全国。“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她号召全世界的人民“用你们的自由帮助他人获得自由。作为昂山将军的女儿,我实在不能对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但是,我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这是缅甸的第二次民族解放运动”。 在集会上,她用极富煽动性的语言发表演讲,令许多在场的民众印象深刻。被煽动的缅甸人民发现,他们盼望已久的领袖诞生了。从那一刻起,昂山素季不再是一名旁观者,而正式站在了这场政治斗争的舞台中心。那是她生命中最闪亮的一刻,后来人们回忆说,“当时就觉得她已经与背后的瑞光塔融为一体,成为我们国家的象征。”瑞光大金塔,坐落于缅甸最大城市仰光市中心的一座山顶上,她的高度接近100米,在周围低矮的房子之中显得异常高大,这是缅甸民族的历史奇迹之一,据称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近百年来,这里一直是缅甸抗议示威的标志性建筑。

9月18日,以国防部长苏貌将军为首的军人接管政权,军队进城,人民在街头流血,但抵抗还在继续。当时“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已悄悄地改装成“全国团结党”(National United Party)。9月23日,军政府把“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改名为“缅甸联邦,宣布废除宪法,解散人民议会和国家权力机构,成立“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以下简称“恢委会”)。 军政府宣布全国戒严,对胆敢示威抗议者格杀勿论。

受到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和印度国父甘地的影响,昂山素姬奔走全国各地组织集会,号召进行和平民主改革和自由选举。她以非凡的组织才能,于9月27日成立缅甸全国民主同盟,昂山素姬出任总书记,继续领导缅甸民主运动。

12月27号,昂山素姬的母亲去世,10多万的群众把送葬仪式转变为一场巨大的抗议示威。军政府于是组织歹徒,准备暗杀昂山素姬。没想到行刺的士兵哗变,暗杀未能得逞。

军政府一手抡起大棒:对示威工农、学生、僧伽、市民等实施“杀杀杀”;另一手却高举胡萝卜:答应1990年举行全国多党大选!民主联盟迅速壮大,不到一年时间就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在野反对党,并积极投入全国大选的准备。

军政府基于丧失权力的恐惧,如芒刺在背,于1989年7月20日以“煽动骚乱”为由对昂山素姬强行软禁。在软禁之前,昂山素姬本来有机会逃离这个国家,她把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送出国,自己选择了留下。因为她知道,一旦她离开,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故土。如同《白蛇传》里的法海和尚用雷峰塔镇住了向往自由的白素贞,身体被囚,并不能阻挡灵魂的飞翔。军政府确定她不能领导任何政党,不能参加选举--因她的丈夫是欧洲人。

缅甸军政府的强权并没有吓倒民间反对派,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在1990年5月大选中,民主联盟大获全胜,赢得议会495个席位中的396席,获得80%以上的议席,由在野反对派一跃而成为执政党。但是,军政府用暴力否认了合法选举的结果,并继续剥夺了包括昂山素姬在内的上千名反对派的人身自由。失去自由的昂山素姬宁愿把牢底坐穿也决不流亡,并通过各种努力发出强有力的反抗之声。她向西方求助。她的美丽和后殖民童话般的教养奠定了她在西方的魅力——小时候和拉杰夫.甘地和桑杰.甘地骑过马;在牛津圣休学院读的大学;在戈尔.布斯勋爵的介绍下,和才华洋溢的年轻学者在1972年的元旦结婚。国际特赦组织把她列为政治犯,《名利场》把她称为缅甸的圣女贞德。在她无畏之人格的感召下,民主联盟一直坚持反抗。缅甸反对派几乎是用填满监狱的无畏精神坚持反抗的。正是这种无畏的坚韧,为反对派本身的发展和国际社会的支持提供了充分的道义资源和组织资源。

1990年,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代表联合国敦促缅甸政府释放昂山素姬。1991年,欧洲议会缺席授予昂山素姬萨哈洛夫人权奖。1991年10月,昂山素姬被授予世界人权运动的最高荣誉,即诺贝尔和平奖。此时昂山素姬尚在狱中,由其儿子亚历山大代领,并发表获奖致辞。答辞是他的父亲阿里斯代写的,其中强调了昂山素姬的精神目标:“我们必须牢记,在仰光一个刁斗森严的斗室内的孤独抗争其实是全球抗争的一部份,为的是要把人类从政治压迫及思想控制中解放出来。”“尽管我母亲常常被描绘成一位用和平手段争取民主的政治异见者,但我们也要记住,她的追求在本质上是精神性的。”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加上昂山素姬共有4位未能亲自领奖,其它两位都最终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胜利,因此,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弗兰西斯.塞耶斯泰德发出这样的祝愿:“我们希望昂山素季也看到她的斗争戴上胜利的花冠。”弗兰西斯.塞耶斯泰德在颁奖演说中指出:“我相信,我们普通人感受到了,昂山素季以她的勇气、她的崇高理想诱发了我们内心一些最美好的东西;我们感觉到,我们正是需要她这样的人来维持我们对于未来的信念。这正是使得她成为这样一种象征的东西,正是为什么对她的任何虐待都使我们仿佛感觉伤害着我们内心深处的原因。这位被囚禁的瘦小女性代表了一种明确的希望,知道她的存在,这给我们以对于正义力量的信心和信念。”昂山素姬把她所有的130万美元的奖金捐献给民运和慈善机构。“身材高雅娇小,但却有巨人的精神。”这是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奖人,圣公会的图图总主教对昂山素姬的形容。

1992年,缅甸当局允许她的丈夫阿里斯和昂山在仰光见面时,阿里斯一年总有几次领着孩子,风尘仆仆从英国直奔缅甸。1992年,昂山素姬因为坚持国际理解而获得印度著名的尼赫鲁奖金。她在国外的受欢迎程度根本没有止境——布朗首相在他的书《勇气的诠释:8位人物肖像》中,称她是“我们时代的英雄”,把她和曼德拉及马丁路德金相提并论。她在自己家那著名的蓝色大门后所作的热情的演讲片段,在全球各地播放。她的肖像也遍及全世界,收集昂山素姬文章的书变得畅销。她的民主阵营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国内支持者和数以百万计国外关注的目光。

1993年,丹瑞大将领导的军政府,一边高喊“和平与发展”,一边却策划凶杀案,企图杀害昂山素姬及其群众。多年来,昂山素姬被关在一间没有电也没有电话的、有重重看守的屋子里,却一个人继续以自己孤独的生命展示出对话与非暴力的标志。1994年10月21日,联合国下属有关机构在菲律宾召开“文化与经济发展关系”国际研讨会,被缅甸军政府软禁的昂山素季寄去一篇论文,由菲律宾前总统科•阿基诺夫人在会上代为宣读,文章尖锐地驳斥关于发展中国家“应该经济先走,民主缓行”的观点;指责许多当权者不分青红皂白,将民主运动与要求落实人权问题一概说成是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而加以否定;呼吁联合国重视和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贫穷落后国家的民主运动和人权问题。这篇演讲也在整个亚太地区造成了很大的轰动效应。

自从1988年军政府镇压了民主运动后,缅甸受到了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制裁。1948年缅甸独立时,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稻米出口国,而现在缅甸却没有饭吃。再加上严重的腐败,缅甸的经济现在已经走到了危机的边缘。1995年,在以美国为主的国际舆论压力下,昂山素姬终于获得释放。1996年她被指煽动学生示威再度被软禁。1998年7月,缅甸军政府禁止她与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成员会面。

军政府说,只要昂山素姬出国,他们就不再追究。然而她很清楚,一旦离开缅甸赴英国探视家人,她很有可能永远不能再次回到缅甸。结果她选择留下,又投入民云。昂山在1995年接受记者访问时,被问到家庭和国家孰先孰后时答得清楚,没有犹豫:“国家为先”。昂山素姬说:“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1999年是昂山素姬一生中最为痛苦的一年,这一年她的丈夫——英国牛津大学藏学家阿里斯病危。昂山苏姬当年放下丈夫和两名年少的儿子返回缅甸,只身在祖国领导反对运动,几十年来每日都要面对是为家庭还是为人民的两难抉择。昂山素姬曾写信给阿里斯说:“有时,我很怕在当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周遭环境和以国为重的考虑会把我们分隔……但我坚信,要是我们一起时是相爱相惜的话,爱与体谅最后会胜利的。”1995年圣诞节,昂山素姬在缅甸与丈夫阿里斯有过短暂的重逢。阿里斯自1996年1月离开缅甸后,3年多以来一直希望再回缅甸探望妻子,但每次都遭军政府拒发入境签证。他在身患晚期癌症之际再提出申请,但军政府以病人不宜远行、应由昂山素姬赴英探夫这个“人道理由”拒绝。缅甸军政府欲借此机会拔除这颗“眼中钉”,允许她离境探访,条件是以后永远不得再踏入缅境。以牺牲缅甸民主运动为代价换取自身自由的条件,缅甸军政府曾在1989年软禁昂山素姬时开出过,但遭到了她的拒绝,她甘愿入狱6年也不敢冒着流亡海外的风险离开自己的祖国。而这一次,昂山素姬再一次选择了留下。因为她血脉里流淌着缅甸鲜血,她有着更为重要的使命。她说:很多死在狱中的反对党成员亦未能见家人最后一面。她这种毅然留在国家继续为争取民主而战的自我牺牲精神,赢尽了国内外的掌声。

阿里斯完全理解妻子做的一切,虽然承担了巨大痛苦,他们的心连在了一起。在丈夫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昂山素姬每天晚上都和他通电话。军政府很快掐断了她的电话。后来,她找到一位愿意帮助她的外交官,继续与自己的丈夫越洋电话,军政府再次发现了她的“密谋”,有一次,当她和她的丈夫刚刚互相说完“Hello”,电话就被切断。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留下了泪水——这位坚强的女人在1988年之后还没有哭过。

1999年3月27日凌晨6时45分,阿里斯在牛津邱吉尔医院的病床上与世长辞,终年53岁;这一天刚巧是他的生辰。阿里斯患了前列腺癌,死前癌细胞已扩散至脊椎及肺部。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于缅甸政府始终拒绝发入境签证给阿里斯,深表遗憾。阿里斯临终亦无法得偿所愿见爱妻最后一面。为顾全民运大局宁愿牺牲鹣鲽情的昂山素姬,获悉丈夫死讯后表现冷静,随即在支持者陪同下发表一段简短声明,先以自己的名义及代表两名儿子,向全球支持阿里斯及关怀同情他们一家的人士致谢,继而表示自己有幸得为阿里斯之妻,一直深获丈夫的谅解,“此情此缘,永志于心”。言辞中尽现政治家的得体风范,未责缅甸军政府半句却已令人深感其沉痛。先向全球支持者与同情者致谢,再表永志不忘丈夫深情;寥寥数语,字里行间已尽现刻骨哀痛。

缅甸军政府批准她出国奔丧,她拒绝了。昂山素姬将她的爱投入民主事业,为女性树立新典范。昂山素姬为民主弃私情,阿里斯至死不能见爱妻最后一面。在20世纪尽头,2人的牺牲成就了一段悲剧女英雄传奇。在20世纪为数有限的道德英雄人物中,印度圣雄甘地、美国的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和南非的曼德拉,都为争取人权、自由、平等的民主事业,牺牲了个人福祉。他们或身陷牢狱,或最后遭人刺杀,在生命仍存的一刻,都无怨地坚持信念,为世人带来无穷无尽的道德感召。

1999年缅甸军政府受到外界强硬指责,当时,日本、法国、加拿大、美国、英国等多家新闻媒体对事件进行了报道,有些为外界大众所遗忘的昂山素姬再一次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

2000年9月,昂山素姬又被当局扣押起来。2000年12月初,为纪念人权日,克林顿把总统自由勋章授予昂山素姬,但是把勋章交给了她的儿子阿里斯。总统自由勋章是美国在和平时期授予平民的最高荣誉。缅甸政府因此遭到除了中国、古巴和北朝鲜几个国家以外的整个国际社会的谴责。这种谴责和舆论压力终于迫使缅甸独裁者折腰。经过了18个月的软禁后,军政府不得不于2002年5月无条件地释放昂山素姬,并相继释放700多名政治犯。2002年5月6日,昂山素姬回到她在仰光的民主联盟总部的时候,路上有数以百计的欢迎人群,支持们高呼着“昂山素姬万岁”的口号。

2003年的5月30日,军政府在中缅边境的一个村落里,对昂山素姬的车队发动突袭,造成百余人伤生,还有不少妇女遭到强奸。昂山素姬的座车起初平安逃离现场,但是后来在附近铁路岔道口,被一列火车堵住去路。昂山素姬自此遭拘禁。缅政府以维护政局稳定为由,拘禁了昂山素姬及其领导的“民盟”其他领导人,关闭了“民盟”总部及其分部。

缅甸军政府用尽种种威逼利诱的方式希望昂山素姬能屈服,希望她能跟军政府“合作”、甚至迫使她流亡海外。可昂山素姬不为所动,昂山素姬情愿失去行动的自由、情愿失去过正常生活的机会、情愿失去跟家人团聚的机会——甚至因不愿离开祖国而无法跟垂危的丈夫诀别,她依然坚持要留在缅甸,要继续以和平非暴力的抗争为缅甸人民争取民主、争取基本的人权保障。

这一切的无畏、这一切的执着,其背后有坚定的信仰支撑着。很明显,支持人类生存发展的最伟大的力量是精神信仰,是理想。昂山素姬将政治升华到宗教层面,她将政治的内核看作是爱、同情和尊重,她找到了东西方文化最佳的结合点。她把两种具有普世价值的精神资源结合起来,一是源于西方自由主义的人权至上,一是源于东方佛教的爱、善意和非暴力的信仰。昂山素姬信仰和实践的是大乘佛教的理念,即承担对有情众生的普世责任。在《追求民主》一文中,昂山素姬说:“统治者必须遵从佛陀的教诲。这些教诲的中心是真理、正义和慈爱的观念。缅甸人民在他们的斗争中所寻求的,正是建立在这些品质之上的政府。”昂山素姬认为,专制制度是建立在使人害怕、恐怖与暴力上的。长期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们,会产生内在的恐惧,因而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专制的一部分。只有无畏,才是战胜专制暴力的锐利武器。一个信仰佛教的人是无所畏惧的,她写道:“恐惧是一种习惯。当然,作为内观修练者,我已看到这种习惯可以被多种方法所打破。也许打破这种不真实习惯的最重要的方法,是与真诚的人们共同奋斗……。”针对专制者害怕失去权力的恐惧,她以佛教理念告诫残暴的缅甸的军政府,说:“要克服自己的恐惧你首先要对他人表现出仁慈。一旦你开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来对待他人,你的恐惧就消散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宁愿失去自由也决不流亡的昂山素姬,在面对包围着她的荷枪实弹的军人,平静地对他们说:“我要感谢你们,是你们让人民表现出了他们的勇气。”昂山素姬以她的勇气和崇高理想诱发了人们内心最美好的东西;她是善良和美丽的“催化剂”。这位坚韧凄美女性代表了自由的希望,让人们对于未来充满了民主必胜的信念。她的民主信念依然坚如磐石,她象水晶一样通透、平衡。

2005年6月19日,这一天,昂山素姬60岁,CNN在当天新闻中报道了世界各地政要对她生日的祝福,并简要介绍了她曾经和正在从事的活动。军政府不仅限制她的自由,还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宣传攻势,以破坏昂山素姬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这些宣传的主题是,“昂山素姬嫁给了一个英国人,她的思想被西方社会污染了,她不是自己人。”昂山素姬在《人权与缅甸》一文中对此回答说:缅甸人民看待民主,不仅作为一种政权形式,而且还作为一种基于尊重个人的完善的社会思想体系。当询问他们为什么对民主的要求如此强烈时,最不带有政治色彩的回答是:“我们只是想能够自由自在地干自己的事情,而不必担惊受怕。”换句话说,他们想要的是基本人权,是有保障有尊严的安定生活──免于贫困与恐惧。《民主颂》清楚地表达了这种渴望:“我并非机器人只吃米饭……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人权。”

2005年6月19日:全球14个国家爆发反缅甸示威,要求释放昂山素季,因为这一天是她60岁的生日。Damien Rice的这首Unplayed Piano也创作于此。Damien rice和lisa hannigan唱到:
     “Come and see me
    Sing me to sleep
    Come and free me
    Hold me if I need to weep
    Maybe it""""s not the season
    Maybe it""""s not the year
    Maybe there""""s no good reason
    Why I """"m locked up inside
    Just cause they wanna hide me
    The moon goes bright
    The darker they make my night
    
    Unplayed pianos
    Are often by a window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

如泣如诉的歌词描绘了昂山素姬凄美的爱情和悲惨的现状,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从昂山素姬身上,我看到了人类的尊严。和许多伟大的政治家和人道主义者们一样,她具有坚韧的人道信念和精神追求,和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图图主教一样,昂山素季也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少有的具有大仁大智的政治家。精神的永恒和心灵的伟大,是那些毒裁者和军头们无法理解的。他们不明白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安妮为在集中营里写日记,他们也不明白坚固的柏林墙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倒塌,他们更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个弱女子能舍弃自己幸福的生活,敢于和火枪大炮还有阴险的男人世界进行抗争。尽管墨索里尼、齐奥塞斯库等人的尸体早已曝光于全世界人民的眼前,但还是有那么多毒裁者和军政府们继续走上这条可耻的不归路。是的,昂山素季的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她改写了亚洲人不配享有民主和自由的恶毒的诅咒。

昂山素季在过去20年里,有14年处于软禁中。她上一次软禁原本应于2009年5月期满,而且根据缅甸法律,不能再关了。2009年5月初,美国男子耶托游泳穿过昂山素姬住所旁的湖泊,进入了她的住所,警告她要预防被袭击,在她家逗留数日。缅甸政府因此指控昂山素姬违反了软禁的规定并从5月18日开始了对她的审判。6月1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利在昂山素季生日前夕发表声明:“值此6月19日昂山素季64周岁生日之际,美国谨向她表示最美好的祝愿。她继续鼓舞着缅甸与全世界支持自由和民主的人们。但不幸的是,由于缅甸当局对她提出各种莫须有的和毫无根据的指控,昂山素季将再次在禁闭状态中度过她的生日。我们呼吁缅甸当局撤销上述指控,立即释放昂山素季。昂山素季把毕生献给了在缅甸实现民主变革和推动进步的事业。我们对昂山素季以及2100多名为崇高事业作出重大牺牲的政治犯表示敬意。我们与缅甸和全世界所有昂山素季的仰慕者一道期盼她能够在自由中庆祝自己生日的这一天早日到来。案件最终在2009年8月11日判处昂山素季有罪,判监3年。军政府最高领导人丹瑞签署特别命令,将刑期减至18个月,并表示昂山素季可以在家中服刑。获悉缅甸军政府的无耻判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立即愤怒谴责。亚洲、美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全球各地到处掀起了群情激愤的抗议浪潮,游行示威此起彼伏。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士对判决表达不满,要求军政府立即释放昂山素季。英国首相布朗谴责判决“荒谬”,其目的只是为了阻止她参与来年的选举。美国总统奥巴马、法国总统萨科齐指斥这判决“野蛮、不公正”,澳大利亚政府更是为此约见缅甸大使表示关注。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被释放。缅甸政府开放在昂山素季住所外设置的禁区,大批支持者涌入到其住所周围。昂山素季走出被软禁的住所,与在门口等待的媒体和支持者挥手并进行了简短的讲话。随后,缅甸民盟的一些领导人走进昂山素季住所与其商讨今后工作事宜。

2015年11月8日,缅甸五年一度的大选投票结束,昂山素季的民盟赢得了全国70%左右的选票,在1150个议席中斩获886席,获得了选举的胜利。2016年3月15日,缅甸联邦议会选出民盟的吴廷觉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首位民选非军人总统。全国民主联盟主席昂山素季同时担任4个部门的部长职务。4月1日新政府正式履职,标志着半个多世纪的缅甸军政府统治结束。

请微信扫码给作者以鼓励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14:04 , Processed in 0.01806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