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伪造《田中奏折》挑起中日仇恨和战争

已有 60 次阅读11/11/2017 21:12 |系统分类:历史

日本和苏俄的矛盾和仇恨,比中、日之间矛盾更深。1918年日本与中国北洋政府联手进攻苏联的西伯利亚,列宁已经感受到中、日团结对俄罗斯的巨大威胁。所以,挑起中日仇恨和战争是维护苏联的首要国家利益。于是,列宁通过他的两个下级组织——支共、日共以及苏共间谍机构来达成挑起中、日仇恨和战争的目的。

苏联在中国的间谍机关和间谍,其级别、数量,工作的效率和质量,远超过日本!苏联在中国的大使馆、在重大城市的领事馆、对外贸易局、银行、通讯社、研究所,等等,民间的、官方的,几乎全是间谍机关。“这些机构‘只是开展地下活动和情报工作的晃子而已’”(《20世纪20年代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 2007年7月 解放军出版社 第111页)。1924-1927年,苏联在哈尔滨的情报站,从源源不断的情报中,知道日本的基本国策,是对苏联和外蒙古发动战争,时间迫在眉睫。对此,他们不是把情报在报纸上大加宣传,号召苏联青年仇恨日本,举行抗日的游行示威,而是秘而不宣,不动声色,积极地做防止战争的准备——把战争的祸水引向中国。苏联既向日本提供中国反对日本的情报,又向中国提供日本要侵略中国的情报。以便转移中国人的视线,让苏联好侵华,这是斯大林的目的。

苏联的间谍宣称,他们搞到了一份高度机密的“奏折”:“哈尔滨谍报机关工作的最大成就是获得《田中奏折》……

1929年苏联侵略我东北,中国的反苏浪潮席卷全国,但很快就被反日高潮淹没,原因就是斯大林在操纵。《田中奏折》既然被称为密奏,那么在“在1929年曝光”就非常不合理了。按理,《田中奏折》是重要的、高级的战略情报,任何情机关得到它,只能通过秘密途径,在高层的少数人中传布。但它的制造,是以宣传、动员中国的群众反日为目的,所以出笼后,苏联特工在中国廉价抛售,在大众媒体上广为宣传。

1929年2月中国南京出版的《时事月报》刊出一条令全世界震惊的新闻:《惊心动魂之日本满蒙积极政策──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文章说,日本首相田中义一,为了确定外交政策,秘密召开了一次“东方会议”。1927年7月25日,田中根据会议的意见,写了一份呈给天皇的“密奏”,说:“过去的日俄战争实际上是中日战争,将来如欲控制中国,必须首先打倒美国势力,这和日俄战争大同小异。”日本人绝不会把1904-05年的日俄战争看成是中日战争,因为当时张作霖支持日本!虽然日军取代俄国占领了旅大,也取得了中东铁路的控制权,能在中东铁路沿线驻军。但当时中国的士绅把日本战胜俄国看成立宪政治战胜专制政治而清政府因此而开始立宪改革,中国人纷纷涌向日本留学取经从而诞生了亲日的“同盟会”。1919年5.4运动中国才掀起大规模的反日运动,苏联遂在反日的愤青中培植亲俄的支共,以支共来挑动中日仇恨和战争。

“首先打倒美国势力”是列宁在1915年创作的《帝国主义论》的构想,却被苏联栽赃给日本政府。“密奏”简直漏洞百出。

“密奏”说:“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倘若中国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亚细亚、印度、南洋等地异服的民族必然会敬畏我国而向我投降,使全世界认识到亚洲是属于我国的,而永远不敢侵犯我国。这是明治大帝的遗策,也是我大日本帝国存立的必要大事。”如果日本真的“有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的计划,“9.18”之后的日本应该是走成吉思汗、多尔衮的征服中国之路,应该先占领内蒙、西北,而不该去打南京;1937年若日本先打陕北,南京国民政府可能袖手旁观,日本人可能重演满人先消灭李自成农民军的故事。为什么日本人一直不打延安?这只能说明日本没有征服全中国的计划,只有和苏联(支配下的中共)瓜分中国的的计划。如果日本真有征服全中国的计划,1932年更不该成立“满洲国”,而是应该竖起“大清”的旗号来征服全中国!这样,日本就会以“大清”继承者的资格要求占领外蒙甚至西伯利亚,对苏共是不利的。正因为苏共深知日本无能力征服全中国,所以才杜撰出“征服全中国”“密奏”来激发中日战争。

“密奏”还说:“寓明治大帝之遗策、第一期征服台湾、第二期征服朝鲜、既已实现、惟第三期灭亡满蒙、以及征服支那领土、使异服之南洋及亚细亚全带、无不畏我仰我鼻息之云云大业。尚未实现、此皆臣等之罪也。”这份奏折全面披露了日本政府侵略中国的详细战略,暴露了其征服世界的勃勃野心。而“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这段文字早已载入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典型象征。

《田中奏折》的问世,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当时日本的政界要员纷纷出面予以否认。二战结束后,在相对宽松的政治气氛下,日本政坛的一些关键人物仍坚持称,他们是当事人、知情者,但确实对《田中奏折》一无所知。日本的学者则指出:这份奏折在奏程上不符合日本的格式,而且奏折中有大量可笑的、低级的错误,说明这是个伪造的文件:第一,奏折称田中义一在欧美旅行的归途中在上海遭到刺客袭击,而事实上田中遭刺是去马尼拉的归途中。田中作为文件的作者,对于这种受过皮肉之苦的事件,写错是不可能的。第二,奏折中称大正天皇与山县有朋等人商谈9国条约的执行问题,而事实上在9国条约签字前山县已经去世。第三,关于中国政府铺设吉海铁道问题。事实上吉海铁道的开设是在昭和4年5月,上奏的时期是昭和2年,也就是说,奏折是予知了2年后发生的事情。秦郁彦还列举了其他一些根本史实的错误,最后认定这份奏折是伪照的。

《田中奏折》是伪造的。这从《奏折》的语言本身和公布它的刊物即可看出。《田中奏折》的伪造迹象明显:第一,二战后盟军收缴了日本皇家的全部档案,但是,没有发现田中奏折,也没有发现任何与田中奏折有关的旁证。1999年9月7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托洛茨基在被暗杀前的1940年,曾经向《第四国际》这本杂志投稿,在这份遗稿中,留下了关于《田中奏折》最珍贵的证言。据托洛茨基介绍,1925年夏天前后,当时苏维埃的情报机关头子捷尔任斯基汇报说:东京方面的特工送来绝密的文件;其内容是日本为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同时也设想了与美国作战的可能性等等。当时,托洛茨基表示:仅仅凭这份文书是不可能引发战争的,再说天皇没有直接署名。苏共政治局会议采用了托洛茨基的提案:即如果苏联公布这一文件,容易遭世界舆论的怀疑,因此,可以通过美国国内的苏联友人,有意识地将消息透露给新闻媒体。所谓美国国内的苏联友人,据推测应该是指美共党徒。据美国共党的内部文件记载,当时美共积极准备,邀请在美国活动的日本共党着手文件的日语翻译,从这里也可以推断《田中奏折》的确没有日本版的原稿。《20世纪20年代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用过硬的材料证明,苏联的间谍有选择地烧毁档案。1927年,张作霖公布了苏联的间谍材料以后,苏联政府向张作霖提出了严重抗议,声称材料是张作霖的警察伪造的。听口气,简直气壮如牛,但内心非常恐慌:“1927年5月12日苏共(布)中央政治局召开特别会议,听取伏罗希洛夫和加拉罕所作的中国问题报告。会议通过决议,其中一些专项内容是:(11)由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发出密码电报,要求在工作中和消毁损害名誉的文件时,采取紧急保密措施……”1920年代曾在波斯、土耳其、和阿富汗工作的苏联情报员A.阿加别科夫回:“通电命令检查这些机构的档案文件,销毁那些可能损害苏联国外政权机构声誉的文件。全权代表处和商务代表处立即着手清理档案。挑出了一堆堆该烧的文件。这些文件在全权代表处的院子里烧了整整一个星期。以致市政府以为苏联全权代表处发生了火灾,打算派消防队去救火。我们收到了更加严厉的命令。莫斯科命令销毁所有档案文件,今后只保留最近一个月的来往信件,保留的条件是:要使大使馆一旦遭受袭击时,能够立即销毁一切损害苏联政府名誉的材料。从如此匆忙的举动可以看出,莫斯科的惊慌失措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231—232页)。这个措施产生了“很好的”效果。1927年12月13日,张发奎抄查广州的苏联领事馆,同年12月26日,汪精卫抄查汉口的苏联领事馆,都一无所获,因为苏联人拖延开门时间,文件被全部销毁(239页)。从此以后,人们能得到的,全是苏联政府“伟、光、正”的材料,因为,那些说明苏联“丑、暗、邪”,即所谓“损害苏联政府名誉”的文件,都被销毁。它们的内容,在历史上成了永久的秘密。这就是人们在苏联解密档案中,找不到如制造“田中奏折”,这类损害苏联政府形象的文件的原因。 第二,在当时,与《田中奏折》有关的人,都否定有“奏折”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们说确实不知道有奏折的事。第三,中国方面透露文件是通过台湾籍富商蔡智堪抄自日本皇家书库。日本许多学者认为:一个台湾商人象007那样闯入戒备森严的皇宫,在书库中躲藏两个晚上,抄下即便是中译文也要25页的文件,这总觉得象是个传奇而非真实的故事。19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学界对《田中奏折》的真实性也发出不同的声音。但值得注意的是,《田中奏折》中译本的组织者、也可以说是这一公案的直接当事人王家桢,从1983年到1984年去世,曾多次发表证言,坚持认定《田中奏折》是确确实实存在,不是臆说更不是伪照。第四,远东军事法庭在审判日本战犯时也提及《田中奏折》,后因证据不足而未加采用。
更多地请参看:逻辑与信仰——提高民族素质的药方
    http://m.kdnet.net/share-12464562.html


    请微信扫码予以鼓励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14:01 , Processed in 0.01991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