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私有乃自发秩序,灭之必遭大祸

已有 157 次阅读11/14/2017 07:39 |系统分类:财经

私有乃自发秩序,灭之必遭大祸

作者:关敏

提要:暴力“消灭私有制”是《共C党宣言》的宗旨,结果给人类带来了大祸。本文根据胥志义《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的文章进行了改写,并加进了关敏的思想。您可对比研究。

一,私有制是一种自然秩序

私有制不是强力的产物,而是天然的。比如一个人以种田或打猎为生,获得的成果归其所有,此即为私有制。以自己的劳动谋求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没有什么比这更自然的了。这里有两种私有,劳动的私有(失去人身自由权的奴隶,其劳动便不能私有了)和劳动成果的私有。

为求更多的生产成果,人使用生产工具,比如农具、猎枪以至复杂的机器。这些生产资料是个人把本可用于消费的财富用于生产,自然也归个人所有。生产资料即资本,资本可以形成集约化生产,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因而也是财富生成的原因之一。所以私有制有两层含意,A,生产成果私有。B,劳动(包括技术)和资本(包括土地)私有。生产成果是由劳动和资本所创,劳动资本的私有则决定了生产成果的私有。两者具有因果关系。所以,私有制具有天然的合理性。

生产活动有个体活动和组织活动两种。个体生产,其生产成果理所当然地属于私有。但有些产品和服务,需要集体协同生产,所得成果为这个集体所私有;生产成果要在集体当中进行适当地分配。这种内部分配可能不公,那只是集体内部的问题。如果生产的成果不为该集体所私有,而归“公有”或“社会”所有,显然是不合理的。

这是因为:谁投入谁就有权获得其生产成果,构成了自然的分配秩序。这种分配秩序的依据是:财富是谁创造出来的,就归谁所有,这是天然的分配正义,其目的在于维护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

没有私有产权,偷抢不过是财物强制转手而已,连偷抢的罪名都无法确定,何谈犯罪?没有私有产权,便没有什么正义不正义,也就没有了社会的基本秩序。所以,不是先有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规定,而是来人们先有了这种认识。私有是一种自然法则和自发秩序。

私有又是社会生产的自发秩序。人们之所以含辛茹苦地投入,是建立在谁投入谁就可以获得其生产成果的预期之上的;如果自己的投入,成果却归别人所有(比如奴隶的劳动成果归奴隶主所有),或者归“公有”、“大家所有”,个人便不会再愿的投入,社会生产的动力就会消失。这样的社会仍可能有生产和发展,但必须以谎言暴力来强制。

私有还是市场交易和交易秩序的基础。交易的前提是交易品或服务的私有;没有私有,就没有产品或服务的处置权,当然就没有交易,公有制不可能产生市场和交易。交易的公平在于双方能够自由的不受胁迫地讨价还价。而私有既是个人自由的前提,又是讨价还价的动力,买卖双方的自由和相互制约,是交易秩序的基础。

什么叫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制的侵犯。如果自己已经投入,产出却不能得到或不能完全得到,此即为自己受到剥削与掠夺,由此引起人们的反抗。反对剥削与掠夺,正是出于对私有的捍卫制,使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因果关系更准确地体现出来,而不是消灭私有制。

社会不公平,正是私有制的分配秩序受到破坏。消灭私有制,将使无产阶级永远无产,因为有产就是私有。所以,当工人感受到自己受到剥削时,可以组织工会去维权,去抗议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使自己获得的成果与自己付出的劳动相一致,而这正是私有制的体现。如果你去消灭私有制,同时也就消灭了你应该得到财富的权利。鼓吹:消灭私有制能消灭剥削,在逻辑上说不通。所以,社会进步的体现是私有制的完善,而不是消灭私有制。私有制是社会秩序、生产秩序、市场秩序的基础,是人类社会自我均衡机制的体现。它已成了人类的最基础的共识,毁灭这一共识即毁灭了社会和谐发展的基石。

二,公有制比奴隶制还恶

奴隶制当然是私有制,但它是通过剥夺奴隶人身自由权而剥夺奴隶的劳动私有,进而剥夺奴隶的劳动成果私有。奴隶制的典型特征,是通过消灭奴隶的私有来达到奴隶主的私有。农奴与受雇于地主的雇农不同,雇农独立自由,是以出卖自己劳动来换取收入的人,劳动为自己私有,收入由自己所得。也许地主剥削了雇农,雇农并未得到与他劳动相应的收入,那是私有与私有之间的利益纠葛。如果雇农认为工钱不合理,是可以另找雇主的。有无人身自由权利,是雇农与农奴的根本区别。有人研究美国的奴隶制,说有很多奴隶生活不错,但这并不说明奴隶制好。奴隶主出于各种动机给予奴隶比较好的生活待遇,使这个奴隶比社会上的一些个体劳动者(即劳动私有者)生活更好,我们能说他不是奴隶吗?不能。因为人身自由权作为最基本人权,是其劳动成果私有的保证,奴隶获得的成果与自己的劳动无关,而是奴隶主的随意:可以给你,也可以不给你。奴隶制因奴隶失去人身自由,失去了劳动的私有,天然就是一种压迫性的制度。

公有制是在消灭私有制的基础上形成的。表面上它只是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实际上它通过强力把所有的生产成果收归“公有”或“国家”所有,因此也消灭了劳动和技术的私有。当个人或生产组织不能直接获得生产成果时,劳动或技术的私有就变得无意义。那些必须实行集体化生产的企业被强制公有化;即便是个体农民和小商小贩,本是个体生产,也通过强制力实行了集体化作业。然后国家通过权力再把所有的劳动成果进行分配。个人所得并不是因个人的投入而直接获得生产成果(这些成果都被国家收去了),而完全取决于国家的分配权力。权力可以给你,也可以不给你,可以给你多,也可以给你少。从而,彻底消灭了微观上的私有制。

社会主义否定资本对财富生成的作用,要实行按劳分配。但个人创造的生产成果归个人私有,组织创造的生产成果归组织私有,才是真正的按劳分配。生产成果一归国家所有,按劳分配反而无法实现。因为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用生产的成果来衡量,是最为直接和准确了。两个人的劳动不同,所得成果不同,正是按劳分配。同样,两个生产组织由于效率不同,导致成果不同,按成果来决定两个组织的收入,也是按劳分配。国家把生产成果收归国有,个人或组织并不拥有生产成果的所有权,就无法按劳分配!其实,按劳分配只是口号,国家给你的那点钱,只是维持你的基本生计,是对你的恩赐。即便国家经济发展了,国家给予你更多的钱,也不是你的劳动挣来的。公有制通过截断投入与成果之间的因果联系,使官僚获得了物质利益的垄断。

以自己的投入获得生产成果,是私有制社会的分配秩序,公有制颠覆了这一秩序。那末,公有制与奴隶制有哪些异同?二者都消灭生产成果的劳动者私有,公有制是官员以国家名义掌握生产成果,奴隶制是奴隶主个人掌握生产成果。国家或奴隶主以暴力和谎言驱使劳动者劳动,劳动者获得收入被视为上级的恩赐。国家奴隶比古代奴隶还悲惨,他们往往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集体的猪死了,养猪的公社社员要为猪披麻戴孝,社员为牛马刷牙而被牛马咬断了胳膊。社员失去自由,连逃荒讨饭的自由都没有,只能活活地被饿死。古希腊的奴隶跑到了神庙就有免于被抓捕的自由。古时的奴隶无需斗私批修,当代的奴隶却需斗私批修,高歌万寿无疆。可见,公有制比奴隶制还恶。

东方的皇帝虽然号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力图把每个臣民的私有转变为皇帝所有,那只是为他“横征暴敛”提供理由,在微观上仍不敢毁灭私有制,是为了防止社会失序。以前的皇帝要加税,还会带来“横征暴敛”的骂名。现在好了,公有制把社会个体生产和集体生产的成果全部收归国有,还需要什么税收!所以,公有制的社会存在更严重的剥削与压迫。因为私有制是对专*制权的遏制。而公有制,官僚们剥削起来就一劳永逸而没有任何阻力了。

三,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共产”,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没有了财产的界限。共产主义与平均主义不同,平均主义指结果上的平均,但仍承认私有。共产主义则不承认私有。不管是收入高还是收入低,那些收入都不是你的,是可以“共产”的。平均主义可能窒息社会发展活力,却不会产生社会秩序混乱。而没有了私有,则社会大乱。

没有对私有的尊重,革命和抢劫便是家常便饭。社会的主流不是创造财富,而是争夺财富。剥夺地主是革命,剥夺资本家是革命,文革抄家也是革命。现在强征农民的土地、强拆老百姓的房子难道也是革命?当财富没有界线而且可以“共产”时,这样的社会没有一个人会有安全感。穷人可以剥夺富人,富人也可去掠夺穷人,因为穷人的财产也不是私有的,只是看谁的力量大。穷人人多,一旦以共产主义的理念组织起来,富人遭殃。而富人如果用钱买势,穷人就会遭殃。

同样,政府力量最强大,如果它不是保护私有财产而去掠夺私有财产,当它需要你的房子时,你的房子便不是你的了。说共产主义是“幽灵”还特别的形象,这一幽灵通过颠覆人类自古以来所建立起来的私有的自然法则,挑动起人性中抢劫的邪恶一面,“共产”允许抢劫,“共产”本身就是抢劫,那社会还能有秩序?

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没有私有制,便没有自由。首先,自由是个体独立性的体现,财产是个体独立的具体内容。你的财产你都不能支配处置,甚至被侵犯,那还有什么自由?经济自由是个人自由的重要内容。其次,公有制的生产带来社会的组织化,组织化实行计划管理,要求行动一致,必然侵害个人的行为自由,组织化还要求思想一致,必然侵害思想自由。第三,公有制消灭市场,而市场是自由的载体,没有市场,个人的自由便失去了实现的途径。所以,公有制不仅带来个人经济自由的丢失,而且由于其体制性的作用,还会带来个人其它自由的丢失。

实践已经证明,公有制毁灭了自由。国家把所有的社会活动都纳入管理,每一个人都成了依附于国家的锣丝钉。在这样的体制下,每个人行为包括思想都置于国家的领导和指挥下。社会被消灭,个人成奴隶,何来独立性,何来自由?显然,公有制与自由是不相容,甚至是相悖的,共产主义怎么可能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共产主义不但是乌托邦,而且其实施过程就是亿万人死亡的空前绝后的大灾难。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11/14/2017 07:42
“商场如战场”错得离谱

mshkkhhgy8提要:把商场看作战场这一谬见得以流行,很可能与马克思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达尔文的“优胜劣汰”的学说流行有关。达尔文的学说指的是一般动物为争取赖以生存的食物和环境而作的“生死斗争”。但是,人类的市场竞争是“社会竞争”,是人们在社会合作的制度下,为争取最有利的地位而作的自我努力。这种竞争,表现于每个行业、每个厂商都努力提供物美价廉的货物或劳务,来争取顾客,这与生物学上的争斗实在天差地别、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商业竞争是让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最有利的长处,让拥有的有限资源作最有效率发挥,是“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写照,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大家都能活。在竞争中是有“优胜劣败”,但败者只是在某一产品、某一比赛项目中失败,而在社会中充斥着无数机会,任何一个有心人都可很快寻得自己较强的项目,并非被竞争对手将肉体都消灭掉。

诚实是商业道德。战争是我们人性中残存的兽性表现。在战争中,至高无上的目的在于毁灭敌人,因而任何手段都可采取。“兵不厌诈”历来是战略的箴言。商业,是我们人性中理智运作的产物。把商业比作战争,不仅是类比不当,而且严重地破坏商业道德。“诚实是最好的政策”这句西方的格言,特别适用于商业。如果“兵不厌诈”的战略箴言引用到商场,那还有什么商业道德可言?如今人类社会盛行的假冒商标,显然是违反商业道德的。可是,如果你把商场看作战场,那还有何话说呢?“商场即战场”的谬见的流行,是清末民初引进达尔文主义进化论一起带进来的。当时,“商战”这个新名词,经常出自时髦人物口中或笔下,但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找不到这个名词。

经查“竞争”这个字的字源,在拉丁文是strive with,而非strive against,意即一起奋斗,而非歼灭对手。尽管两造竞争的优胜者仅一方,但竞争绝非是“零和”游戏,也非无所不用其极的恶劣斗争,而是参与竞争游戏者共同完成更高层次的东西。然而社会舆论,有时不察其真伪,而像王符在《潜夫论》中所描述的“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尤其那吠形之犬若是一庞然大物而居高位的时候,更会引发群犬和声,狺狺遍野而持久不绝。
请扫码给作者以鼓励
回复 樊梨花 11/14/2017 07:43
西班牙、葡萄牙率先殖民了富饶的拉丁美洲,但金银源源不断地流入了王室的国库,很少流向民间,没有形成中产阶级,不仅没有出现阶级结构的变动从而推动制度变化,相反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原有的王室专制政体。

在英国则不然,Alex Tokarev《制度与增长》论述了大西洋贸易在英国导致了权力的分散与创业的勃兴。Daron Acemoglu & Simon Johnson & James Robinson《西方的兴起》则论述了海洋贸易对英国阶级结构与制度结构的变化的推动,但该文对于初始制度有点强调过头。我认为制度是在博弈中逐渐形成的。关于英国的制度创新,龙登高(2007)做过简要概述:

后起的英国,女王对冰天雪地的北美洲兴趣不大,民间的海外贸易冲动却日益强烈。没有王室的支持,高风险的海外贸易使单个的商人望洋兴叹。个体商人的资本不足,又缺乏政府资金支持,众多富人联合的股份公司应运而生。在英国王室的特许制度之下,民间的富人与商人聚集资本,组建股份公司开始了对北美、南非、南亚等地的殖民贸易。民间从海洋贸易获得的财富,通过新兴的融资渠道与金融工具,大规模流向工业部门,从而为工业准备了金融制度基础。

持续的对外殖民贸易导致资本需求的急剧上升,各种融资渠道与资本市场开始出现。除了有限公司与股份公司之外,为海外贸易提供担保与分散风险的保险业,筹集资本的证券业和资本市场,商业银行与中央银行,还包括采用了荷兰的商业创新。(诺斯1990,科大卫2001)

新型的殖民开发给英国民间和王室带来丰厚的回报,并导致英国本土各阶层利益占有格局的急剧变化,而新兴的商人阶级的经济力量日益强大。至1600年大约2/3的英国旧贵族在财政上入不敷出,他们所构成的社会上层结构已接近解体的边缘。(L Stone)在此基础上,保障利益占有的产权制度、专利制度也随之而生。

与此相对应,西班牙与明代郑和下西洋都是政府主导下的大航海。海洋贸易的不确定性与高风险非普通投资者所能承受,单个的民间商人的财力不足启动远航。因此,大规模的早期航海,通常都需要政府的财政支持与风险分担,无论是郑和下西洋,还是葡萄牙、西班牙开辟新航路。在明代中国因高成本低收益而使郑和航海成为绝响;在亚平宁半岛,西班牙、葡萄牙在富饶的拉丁美洲的殖民贸易,给两国王室带来巨额的财富,却并没有带动经济与制度变迁。



资本主义的产生是不是必然要来自于血腥的殖民掠夺之类的原始积累?海洋贸易所推动的制度选择,英国与西班牙的差异已经做出了回答。一部分人视财富为先前存在的事实,可以从其他人那里取走的东西;一部分人将其视为一种潜在的可能性,可以通过工作与劳动创造出来。

不同的贸易方式与影响,不仅体现于西班牙与英国,而且更为明显地发生在其殖民地。源于股份公司的北美开发式的殖民经济,与拉丁美洲掠夺式的殖民经济,造成了南北美洲的今昔巨变——昔日不被西班牙、英国等王室所钟情的北美,今日成为世界最具竞争力的经济活力之区,与拉丁美洲有如天壤之别。令人唏嘘慨叹。过去英国和现在北美的经济成功是嵌入在权力分散的制度结构之中,并支持资本主义的社会价值取向所认可的不断强化的规则。

明清中国则在制度均衡状态之下稳定发展,消费需求庞大的全国统一市场,以其低交易费用创造较大的经济收益,使中国经济对外需求较弱;同时,中国经济高地与制度高地对落后地区的贸易与开放具有较高风险,其收益有限,尤其对政府的财税收入无补,于是明清中国选择了低风险而较为稳定的内向性政策与贸易保护主义,适应并进一步固化了已有的制度均衡状态。[1]
http://www.chinamedhis.com/article.asp?articleid=760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14:03 , Processed in 0.04610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