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黑格尔的“死狗” 辩证法

已有 10099 次阅读9/13/2018 07:48 |系统分类:文化

关敏 每文观察逻辑评论 昨天

黑格尔刚一过世,他的哲学转眼间就成了“死狗”。人们从两个方面对它进行了批判,确切地说,从政治意识形态和科学意识形态两个方面对它进行讨伐。此后随着学术的意识形态化,黑格尔的行情一路走低,直到被人称为“江湖骗子”和“极权主义的思想先驱”。对于科学主义和实证主义者来说,黑格尔是典型的“玄学鬼”,他的辩证法更是反逻辑、反科学、反常识的独断和诡辩。罗素甚至说黑格尔的体系完全是建立在错误之上。而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黑格尔哲学是专制思想的辩护士,是自由民主的死敌。

 

辩证法(dialectic),在古希腊文中原意是“对话”、“论辩”。现代著名哲学家罗素把辩证法解释为“以问答求知识的方法”。有两位当代哲学史家把辩证法界定为“首先指辩术,其次指最高形式的辩术。…也就是以提示事物是‘什么’或以揭示事物的理念为目的的那种辩术。辩证法因而是关于理念的知识——一种不依赖于任何感性经验的知识:它从理念到理念,直到穷尽整个理念的王国,因为每一理念都是部分并因而暗示着其他理念。”

 

把辩证法拔高到最高地位的是柏拉图。在柏拉图笔下:苏格拉底喜欢运用辩证法分析、解构对手的观点,在不断分类不断否定的基础之上,建立起对某理念的精确的正面肯定性的定义。亚里士多德把这种论辩方法称为“归纳推理和普遍定义”。柏拉图笔下的辩证法似乎等同于辩论,或者是为检验真理而进行的辩论,或被当作辨别证明正义的得心应手的工具,或者是从事物的相互联系中认识事物的观念。柏拉图的辩证法内涵十分丰富,不过,却没有“对立统一”之义。在《巴门尼德篇》里,柏拉图写道:“对立的性质是最不可能有的性质”,“而要拥有‘两个’对立的性质,我们已经看到,这是不可能的。”古代辩证法大家柏拉图和上面的这些西方哲学史家都没有把对立统一纳入辩证法范畴,也没有将辩证法上升为世界观,而只是在方法论的层面上视辩证法为哲学诸方法中的一种。

 

把肇端于赫拉克利特的“对立统一”论纳入辩证法,主要是黑格尔的创举。比如,这里有一只活的狗,“活的”这一理念内在地根植于这只狗,并且内在地含有“死的”这一倾向,所以这只狗其实是“活狗”和“死狗”的复合体。“活”与“死”是对立的、矛盾着的,但统一于“这只狗”,这叫做对立统一。当“活的”这一理念占优势的时候,这是一只活狗,但同时“死的”这一理念已经潜伏于其中,有朝一日,“死的”这一理念处于优势支配地位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只“死狗”。在这里,“活的”理念与“死的”理念构成为一对矛盾,矛盾双方的斗争结果导致了狗的生死变化。然而,这个“创造”并不成功。黑格尔刚死,他的辩证法就遭到来自于德国哲学界内部的激烈批评。费尔巴哈认为黑格尔辩证法只是头脑中的臆造,认为对立统一只存在于抽象的思辨中,并不存在于客观事物中。他说:“一个事物不可能在同一时间里具有肯定和否定这样两种相反的属性,而只能在不同的时间里具有不同的甚至相反的属性。”黑格尔的这种辩证法,并非如恩格斯所吹嘘的“深入一般人的意识”,相反,除马恩两人偏执地决心予以“拯救”外,在马克思生前,黑格尔辩证法在德国就有“死狗”之名。

 

现在看来,类似“矛盾和对立产生和谐”、“世界为斗争所支配”这样的命题,只是古希腊众多哲学家中的一位——距今2500年左右的赫拉克利特的个人猜想,只是诸多学说中的一家之言,诸种观点中的一个观点。这种观点在西方被遗忘了两千多年后,被黑格尔翻箱倒柜地从西方哲学史箱底给找了出来。黑格尔自以为发现了宝藏,异想天开,加以任意发挥,自吹自擂成“现实世界中一切运动、一切生命、一切事业的推动原则”。实际上,这不过是自己夸大自己理论的成功。正如费尔巴哈所言,只有用黑格尔牌辩证法的有色眼镜去看世界,这个世界才是对立统一的,并且确实能发现许多矛盾统一体的存在。然而,这种夸大其词的自我吹嘘,显然忽视了相反证据。石头(以及如水,钻石,黄金,银矿和空气等)不包含有死亡的种子。石头不论怎么量变,仍然只是石头,不可能变成鸡蛋。石头不是什么对立统一体,而是许多分子原子毫无矛盾斗争的和谐共存的统一体。其中的电子与质子的所谓正负电荷,只是我们人类为了研究的方便而给予的“正”“负”之分,实际上,电子与质子是和谐地共存于原子之中的,彼此之间既无矛盾,也不斗争,是相互依存和合作的关系。除非有外力的作用,否则,现有的科学无法证明石头可能通过分子与分子之间的斗争,或正负电荷之间的斗争,来实现对自身的否定。

 

再来看看辩证法的三大规律:质变与量变规律、对立统一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三大规律被鼓吹成规制着一切事物产生——发展——衰亡全过程的根本规律。但是,这三大规律从何而来呢?是怎么发现的呢?同样,三大“客观规律”全部是黑格尔从纯思的主观中推导出来的,没有一个来源于实证。黑格尔下面的这段话可作为三大规律产生于其大脑的最好证据:“因为我们的心灵总相信一种秩序,一种简单恒常而有普遍性的规定,心中有了这种信念,于是对这种凌乱的现象加以反思,而认识其规律。”

 

黑格尔的质变量变规律是从对数学和“数”“量”两个概念的思辨中推导出来的。黑格尔从数学层面推导出“如果某一质量统一体或尺度中的量超出了某种界限,则和它相应的质也就随之被扬弃了。”其间虽也举了三个实例来作为质变量变规律的证明,如前所论,这种单举有利于自己论点的证明方式是片面的,不可能从中得出科学结论。黑格尔举的三个例子分别是:㈠水温的“量”变会导致由“冰”到“水”到“汽”的“质变”;㈡扯光马尾巴上的毛,马尾巴就会变秃;㈢最后一两麦子压死驴子的文学故事。

 

学过初中化学的人都知道,某些常温下的液体如水在不同温度时的形态变化不是什么质变,而仅仅只是物理形态发生了改变,分子结构和化学性质并未发生质的变化。水温变化也不是水自身矛盾作用所致,必定是吸收了水之外的物体的能量。这个例子显然是黑格尔受当时物理学发展水平的局限而举的一个极端幼稚的例子,是个极其低级的错误。

 

第二个例子也不足以证明量变就会导致质变,因为秃的马尾巴仍然是马尾巴,并未因毛被拔光而质变为猪尾巴。同时,马尾巴的毛被拔光也不是马尾巴自身矛盾作用的结果,而必定是外力作用的结果。

 

第三个例子仅仅是一个文学故事,虚构的成分很大——任何稍有头脑的农夫都会爱惜自己的驴子,除非傻瓜,否则谁会将自己的驴子给当试验品压垮?同样,压垮驴子的麦子也与驴子内部的矛盾无关。把这种虚构的东西拿来当作论证的依据,是十分幼稚的。

 

这三个例子最多只足以说明自然和社会中存在一定的数量积累会导致某种改变的现象,不能排除任何反对的例证。仍然以石头为例,石头堆放得再多,也仍然是石头,不可能变成金子。这些例证都不足以证明量变就必然导致质变的规律普遍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在《小逻辑》中,黑格尔根本没有拿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论证,令人相信质变量变是普遍存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规律,更没有证明量变导致质量是事物自身内部矛盾作用的必然结果。

 

如果说在论证量变质变时,还好歹联系到三个实例的话,那么,黑格尔推导出对立统一逻辑规定的论证就是百分之百“空对空”的想当然。黑格尔并没有注明自己的对立统一说来自于赫拉克利特,而是通过假定存在某种“特殊与普遍这两个极端结合起来的中项”,由逻辑上的三段式两极端的结合,断定“这种推论形式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形式”,从这里得出结论:“一切事物都具有对立统一的逻辑规定。”

 

否定之否定规律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从知识论的层面看,概念、观念、理念、思想本身并不能实行自我否定。对理论的否定来自于人而不是来自于理论自身。否定性陈述一般也不构成知识(或不构成知识的主体)。知识主要是由肯定性陈述构成。任何知识在成为知识之前,也许经历过许许多多次否定,也许成立后就再也无法否定。经过多次否定的如著名的苯的分子结构,无法否定的如1+1=2,如毕达哥拉斯发现的著名的“勾股定理”。历经千百万年,某些最古老的数学发现从未经受到否定。从事物的层面看,无机物如石头是无法实行自我否定的;有机物如人和植物,虽然存在自我否定(死亡)的现象,但其肯定不可能成立于两次否定——否定之否定。任何生物的自我否定——死亡只需要一次,而且只能有一次。如果把生物的每一个世代都看作对其上代的否定,那么,对任何生命体的否定也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难以穷尽的过程,也许直到地球毁灭之日,都在不断地否定,肯定就无从谈起。

 

黑格尔的哲学体系存在着自相矛盾的悖论,因而机巧地把思想、精神、灵魂、上帝界定为无限之物,排除在对立统一体之外,企图通过这种武断的排除来自圆其说,但这种排除最多只适用于像黑格尔这样的“唯心主义者”,通过灵肉两分法,他可以借哲学是思想,是无限体,因而不存在内部矛盾,以此来避免掉进自相矛盾的陷坑里。

 

像马的唯物主义者则没有这么幸运,当他们断定宇宙间的万事万物皆矛盾时,人们就完全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下面这样简单的质疑把他扔进其自掘的两难陷阱里:既然万事万物都是矛盾体,那么,马克思的整个哲学体系是否也自相矛盾呢?如果不矛盾,那么,“一切皆矛盾”的命题便是错的,因为有不矛盾的证据存在;如果是矛盾的,那么,你马克思的哲学就是自相矛盾,是胡说八道。

 

显而易见的是,我们身边的无机物都是均衡体,而非矛盾体。至于宇宙是什么体,由于人类所居住的地球只占不到宇宙星体的万亿分之一,人类已掌握的证据根本不足以让我们对整个宇宙作出某种整全性的结论。历史学表明,任何民族,任何国家的历史都发生过大量的冲突,存在大量的矛盾,确实不假。然而,人类社会和历史却不可以被简单地归纳为矛盾体、斗争体。人类的政治史,既非黑格尔的绝对自由,也非马克思的通过斗争达到无斗争的终极天堂,而是在不断试错中寻找正确。人类文明的主轴,从基督教世界,伊斯兰教世界,佛教世界,到中国以儒家为主的世界,都没有将斗争、矛盾当作个人、家庭、社会或国家生活的根本。相反,所有的主要文明,没有一个不崇尚和平、团结的。和平共存才是过去几千年以来直到今天人类文明的核心观念。无论哪个文明,其建立政府都是为了调节纷争。除了马教政府,没有一个政府是以制造矛盾为其职责。那些迷信矛盾斗争的政体,如苏联政体和文革政体,高举斗争旗帜,弄得民不聊生、国无宁日。(本文参考了卫子游的文章,特此鸣谢)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8 06:23 , Processed in 0.11220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