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辩证法与逻辑的区别

已有 10220 次阅读10/15/2018 07:53 |系统分类:生活

中国的12生肖,就是众所周知的巫术思维的产物!说什么牛年生的人不能跟马年生的人结婚,会牛头不对马嘴!这就是巫师的异想天开!算命先生给人排八字,搞就是以古代的阴阳八卦和金木水火土五行理论来推算,这套系统就是典型的巫术思维系统!易经、道德经、黄帝内经都是巫术思维的产物,里面充满了巫术辩证法!可见,辩证法就是巫师看世界的思维方式!

 

那么巫术辩证法与形式逻辑有何区别?      

 

1.就事论事看问题与全面(普遍联系)地看问题的区别

 

大家知道,唯物辩证法攻击形式逻辑是形而上学,是静止片面看问题!也就是说,形式逻辑就是就事论事,不扩大化也不缩小化,按照逻辑思维的规则来看问题!

 

人类思维的基本特点,决定了思维只能是静止的、孤立的、片面的、不变的形而上学的逻辑思维方法。例如研究“水”这种化学物质,您根本就不能用自然界的水来作材料,只能使用蒸馏水,尽可能地把所有的杂质去了。在研究过程中,您得排除一切其他因素的干扰,制造出一个与大自然隔离的孤立环境来,每次只研究一个因素,把其他因素全部控制起来,这才能求出答案来。这就是逻辑学上的“分析法”。一个个因素研究过来后,您再把它们一一组装起来,拼出全面的图景,这就是所谓的“综合法”。任何科学研究都只能采用这种“形而上学”的方法。如果您要讲究辩证法那套“互相 联系,互相制约,互相影响”,一开头就到海边去研究海水,对其中组分、天气影响、温度等毫不控制,得,那您一辈子也别想知道水的物理性质和化学组成。所以,作为世界观,辩证法只能解释某些个别现像。作为方法论,辩证法毫无用处,完全是废话一堆,没有任何可操作性。

 

辩证法的对立统一当然不只是某两个事物之间或某个事物内部的对立统一,而是万事万物内部的普遍的对立统一。因而,对立统一就成为整个世界的编织机,把所有时空中的万事万物都编制成一个整体了。辩证法的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就是原始人的思维方式,和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地看问题是一回事!

 

原始初民的天人合一的“天”,既是自然,也是神。原始初民把自然界的河流、山川、祖先等万事万物都当神。所以,天是自然同时也是神。自然、神和人,三者是混为一体的,是不区分的。中国从远古继承了天人未分的混沌哲学,神、自然、人,都交织在一起。易经八卦的三个卦辞分别从天地人的角度来进行解说;儒家孟子提出要天时地利人和来思考问题,中医以阴阳金木水火土五行大自然学说来说明人体构造,这些都是天人合一即天人未分的巫术思维方式!可见,道家、儒家、中医都是巫术思维。

  

弗雷泽认为人类思维经历了“巫术一宗教一科学”三个阶段,原始思维仍停留在最低级的巫术阶段。宗教和科学都认识到了人的有限性,都懂得了谦卑和诚实。而巫术恰恰相反,一直不承认人的有限性,总期望用一些奇怪的符咒和仪式改变世界的进程,常常显得无知而又自负。中国古代文献中“人定胜天”的伟大气魄,就是巫术信仰的口号。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现代科学理念,与天人合一不可同日而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说,人类不要破坏地球这个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而天人合一把人的伦理道德、社会变迁,灾难战乱等等,与天象变化密切联系起来、认为是天人相互感应引起的。 

 

实际是,人类的活动对万物的变化是有影响的,但并不存在周幽王宠信褒姒就会导致地震的因果关系。人类觉醒后,感应思维渐渐退位,理性思维逐渐占据主位。与巫术感应思维对照,逻辑理性思维可说是因果式的思维,原理和事实、原因和结果占据着中心地位。相信感应跟相信因果是不一样的。在物理因果关系中,受动的那个物体是完全消极的、被动的,比如施力给桌子,桌子是完全消极的,力来了它就动,力撤了它就不动。而在感应中,受感者并非完全被动,它有所感、有所应和,它在受感而动之际是积极回应的,就像是人对呼唤的响应一样,是一种神秘的感动。今天,巫术思考方式依然流行。民间的跳大神,就是巫术感应式的治疗方式。很多人到庙里烧香、求签,谐音字的避讳,吉祥用语,都属于感应思维。凡是不用因果机制来解释事物的发生,人们称之为迷信,迷信的东西多半属于巫术感应。种种气功此起彼伏,其中很大一部分在于相信巫术的感应说,例如意念致动,耳朵认字,等等。

 

人类学家弗雷泽告诉我们,巫术思维的本质在于相信人或物之间存在着超距离的交感作用;也就是说:万物是普遍联系的。联系的方式是通过万物的“灵”来相互作用(法国人类学家称之为互渗律)。万物皆有灵,这是原始人类世界观的核心。万物皆有灵,所以人与人、人与物可以相互感应。死人和活人互相感应,星辰和生死兴衰荣辱感应。初民把世上的事物理解为互相感应的东西,这是一种感应思维或感应认知,相当于人类学家列维·布留尔所称的“互渗律”。“互渗律”就是一切和一切都互相影响,万物都有灵魂(古希腊最早的哲学家泰勒斯认为万物都有生命且充满了各种精灵)。中国人相信“万物皆有灵性”,不仅人能修炼成仙,狐狸也能成精,石头也可通灵,雷公电母,财神瘟神等众多与人的安危祸福相关的神,都在《封神榜》上有名有姓,而人民也真个把他们供奉起来。感应思维也称为巫术思维或诗性思维,因为诗歌用于洗脑最好,控制愚民的效果最佳。

 

万物有灵论即万物里面都有个神——精灵。辩证法认为万物也神。黑格尔提出,“绝对精神”是宇宙万物的本原、内在本质,是先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而存在的永恒的实在,世界上的一切(物质的、精神的)都是它的外化,它的外在表现。他的“绝对精神”就是他心目中的“神”,是神性,是神的最高贵的体现。可见,现代辩证法就是巫术辩证法的升级版。

 

2. 巫术思维的方式是相似率和接触律,与逻辑规则是两码事

 

弗雷泽总结了巫术思维两个规律——相似律和接触律:第一是同类相生或果必同因;第二是物体一经相互接触,在中断实体接触后还会继续远距离相互作用。前者称为相似律,后者称为接触律。

 

巫术思维认为世界的道理在于相似,只要相似的就可以互相感应。比如:扎个纸人写上谁的名字然后扎针,那人就被感应而得病招灾。又如:中医的以形补形——人参补人,就是相似律巫术。巫术思维认为:万物都是相似的(老子“以万物为刍狗”),相似就是一回事(庄子认为:人与大粪都是道的体现,是一回事),就可以类比,巫术类比和辩证法的类比完全相同,把毫无关系的天地人生拉硬扯在一起进行类比,逻辑学的类比推理与巫术辩证法的类比完全不同的。

 

逻辑学的类比推理有两个原则:第一,是所依据的对象间的相同属性应是本质的,而且与推出属性之间要有必然联系。第二,所依据的对象间的相同属性要尽量多。

 

古华人的“比”没有任何原则约束,完全是天马行空,随意的很。只要两个对象间有任何一点瓜葛就足够证明二者是一回事了。

 

如果说西方的逻辑思维是一种纵向的严谨的理性思维,那么华人之“比”则是一种横向的模糊的感性思维。严格的说,华人之“比”就不是思维,而是一种胡乱联系,属于大脑神经“短路”现象。譬如:“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生拉硬扯在一起!在《老子》一书比比皆是:“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以其言下之;欲先民;以其身后之。是以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为之争。” 这里由一连串的“是以”连接起来的连锁推论方式,在逻辑上毫无价值。然而这一切推论,竟是从“水往低处流”这个自然现象中导出来的!其实,“水不仅往低处流”,还向四面八方扩散呢!不然,湿了衣服就无法晾干了!

 

接触巫术相信,只要吃到(接触到)某物体的一部分,就可获得该物体的能力。譬如:吃知了壳亮嗓子,吃蝙蝠屎亮眼睛、吃穿山甲通奶……就是接触律巫术。 

 

古代的歃血为盟就是一种接触巫术。古人喝下混有双方的血液的酒,那么曾与自己“亲密接触”的部分血液流入对方身体,这样将会使对方遵守誓约。在原始人看来,歃血为盟是把自己的生命血液彼此向对方终生托付,若对方伤害我,就等于伤害了我身体中的对方血液,也就是伤害了对方本人。这种盟约方式,不知比海誓山盟牢靠多少。

 

请看:毛遂自荐歃血为盟。秦国围攻邯郸时,赵王曾派平原君赵胜去求楚国带兵抗秦。赵胜选了十九人,没办法凑满二十人。这时,毛遂自荐前往。赵胜开始不乐意,被毛说服了才勉强答应。到达楚国后,赵胜与楚王谈判订立合纵盟约的事,从早晨就谈判,直到中午还没决定下来,那十九个人就鼓动毛遂上去,于是毛遂紧握剑柄,一路小跑地登到了殿堂上,便对赵胜说:“谈合纵不是‘利’就是‘害’,只两句话罢了。从早晨谈到了中午还决定不下来,是什么缘故?”楚王见了毛遂就对平原君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平原君答:“这是我的家臣。”楚王厉声呵叱道:“怎么还不给我下去!我是跟你的主人谈,你来干什么!”毛遂紧握剑柄走向前去说:“大王敢呵叱我,不过是依仗楚国人多势众。现在我与你相距只有十步,十步之内大王是依仗不了楚国的人多势众的,大王的性命控制在我手中。我的主人就在面前,当着他的面你为什么这样呵叱我?况且我听说商汤曾凭着七十里方圆的地方统治了天下,周文王凭着百里大小的土地使天下诸侯臣服,难道是因为他们的士兵多吗,实际上是由于他们善于掌握形势而奋力发扬自己的威力。如今楚国领土纵横五千里,士兵百万,这是争王称霸的资本。凭着楚国如此强大,天下谁也不能挡住它的威势。秦国的白起,不过是个毛孩子罢了,他带着几万人的部队,发兵与楚国交战,第一战就攻克了鄢城郢都,第二战烧毁了夷陵,第三战便使大王的先祖受到极大凌辱。这是楚国百世不解的怨仇,连赵王都感羞耻,可是大王却不觉得羞愧。合纵盟约是为了楚国,不是为了赵国。我的主人就在面前,你为什么这样呵叱我?”听了毛遂这番数说,楚王立即改变了态度说:“是,是,的确像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一定竭尽全国的力量履行合纵盟约。”毛遂进一步逼问道:“合纵盟约算是确定了吗?”楚王回答说:“确定了。”于是毛遂以命令式的口吻对楚王的左右近臣说:“把鸡、狗、马的血取来。”毛遂双手捧着铜盘跪下把它进献到楚王面前说:“大王应先吮血以表示确定合纵盟约的诚意,下一个是我的主人,再下一个是我。”就这样,在楚国的殿堂上确定了合纵盟约。

 

这个故事里的人们喝的鸡血,看来更是低级的动物图腾巫术!

 

3、第三个不同是:辩证法和巫术都是搞多重标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典型就是算命先生!逻辑学实行的是一视同仁的同一律标准!

 

社会的首要问题是正义问题,正义既不是利他的要求,也不是利己的欲望,正义是超越了亲情或情感关系的互惠原则。只有“六亲不认”,才会有正义!耶稣当众否认了他的生母,他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正义原则在思维里的贯彻就是逻辑的同一律,使用同一标准看世界。

 

儒家的圈子文化强调爱有等差,实行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照顾自己人,歧视陌生人。由于没有正义标准,没有真理规范,中国人从来不相信世界上存在客观真理。不相信客观真理,是因为中国人没有找到真理的客观标准,比如形式逻辑所确立的思维规则。然而即便在以逻辑为真理标准的古希腊,尚且诡辩风行,那么在不知逻辑为何物的中国,一切言者说客就只剩下居心叵测的诡辩了。

 

在庄子看来,马亦鹿也,鹿亦马也,所谓“万物齐一”也。于是人们释然了:你指鹿为马,我难得糊涂,“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这种“辩证法”实乃诡辩术。庄子说,道在大粪,人和大粪都是道的体现,所以是一回事,万物都是刍狗,都似不断流动的水一样地转瞬即逝(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吃饭和吃屎也是对立统一的,可以相互转化的,吃饭包含了吃屎,吃屎包含了吃饭,所以吃饭和吃屎并无绝对的差别。这样,中国人学会了“死不认错”的诡辩术,无法产生抽象的形式逻辑,在原始的诗歌似的巫术思维的酱缸中永远地沉沦。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5/2018 22:07 , Processed in 0.52343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