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孔子提倡独立思想吗?

已有 1926 次阅读11/5/2018 10:09 |系统分类:时事

孔子(前551-前479)认为:人天生就不平等,有些人天生就是圣人,命中注定就该是享受富贵,这是他们有德的结果。德配天地,富有四海,永享祭祀。这是天命,民众只应该服从,听从圣人的教化,而不能冒犯圣人的威严,更不能议论圣人的言行,要做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何来独立思想?

孔子把“越位”议政看成最大的罪;他提倡“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即:不在一定的官位,就不能考虑那个位置的政务。也就是说,上级能考虑的,下级不能考虑。没有官位的人,就毫无政治权利!政治权利的层层递减,到了人民那里就丝毫没有。每个人只能考虑自己分内事,纵使有绝顶的才智,也必须“思不出其位”。何来成系统的独立思想?

孔子最憎恨“庶人议政”,他害怕百姓议政危害了他精心维护的等级特权制度。其政治目标是“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连议论权都不给百姓,儒家怎么能知道民意,怎么会重视民意?孔子强调以礼教民,“齐之以礼。”孔子要求人们都恪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礼制;各安其位、各守本分、没有非分之想,天下就太平了。人们的衣着服饰、言谈举止、思想感情,无一不被等级格式化。格式化的社会何来独立思想?


孔子曰:“父有争子,不行无礼;士有争友,不为不义。故子从父,奚子孝?臣从君,奚臣贞?审其所以从之之谓孝、之谓贞也。”笔刀侠以此为由说:儒家学说拒绝奴性、倡导独立判断。这是睁眼说瞎话。孔子见了国君就五体投地的跪拜,还不奴性?笔刀侠饮用的这段话出自荀子的《子道》。

荀子强调的是: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子从父命,孝乎?臣从君命,贞乎?”三问……孔子曰:“小人哉!赐不识也!昔万乘之国,有争臣四人, 则封疆不削;千乘之国,有争臣三人,则社稷不危;百乘之家,有争臣二人,则宗 庙不毁。父有争子,不行无礼;士有争友,不为不义。故子从父,奚子孝?臣从君, 奚臣贞?审其所以从之之谓孝、之谓贞也。”……子路问于孔子曰:“鲁大夫练而床 ,礼邪?”……孔子曰;“非礼也。”


现代汉语翻译。鲁哀公问孔子说:“儿子服从父亲的命令,就是孝顺吗?臣子服从君主的命令,就是忠贞吗?”问了三次……孔子说:“真是个小人,你不懂啊!从前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只要有了四个敢于诤谏的大臣,那么疆界就不会被割削;拥有千辆兵车的小国,有了三个敢于诤谏的大臣,那么国家政权就不会危险;拥有百辆兵车的大夫之家,有了两个诤谏的大臣,那么宗庙就不会毁灭。父亲有了诤谏的儿子,就不会做不合礼制的事;士人有了诤谏的朋友,就不会做不合道义的事。所以,儿子一味听从父亲,怎能说这儿子是孝顺?臣子一味听从君主,怎能说这臣子是忠贞?弄清楚了听从的是什么才可以叫做孝顺、叫做忠贞。”……子路问孔子说:“鲁国的大夫披戴白色熟绢为父母进行周年祭祀时却在床上睡觉,这合乎礼制吗?”……孔子说:“不合周礼。”


孔子终身的目标就是恢复周礼(克己复礼),周礼就是儒家的最高道义,对周礼是决不许质疑和独立思考的。对于那个质疑三年之丧的宰予,孔子骂他是朽木粪土,极其侮辱人格。当宰予指出周礼的功能是让人恐怖的颤栗的时候,孔子立即制止他,并要求学生们“既往不咎、成事不说”,就是搞家丑不可外扬。“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躬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孔子把敢于揭发父亲丑事的人贬斥不正直。孔子把说谎称为正直,这是公然地践踏社会公德,由此可见,周礼是何等地恐怖!

孔子要求人们“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凡不符合周礼规定的,就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更不能动,当然也不能想;人们只需要盲目地服从周礼,重复着老一套的陈旧模式。

对那些不听话的人,孔子还准备了一件大杀器——《礼记.四诛》: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巧以疑众,杀。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以疑众,杀。假于鬼神时日卜筮以疑众,杀。此四诛者,不以听。

杀“析言破律”者,谁敢维权?邓析就是榜样。杀“淫声异服、奇技奇巧”者,人民连日常生活都没有,只能按奴隶主周礼生活。杀“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者,就从根本上杜绝了思想言论自由的可能性。杀“鬼神卜筮”者,就直接摧残了宗教信仰自由,比中世纪的异端迫害凶恶得多。

由于儒家不讲逻辑,所以儒家必然不善于讲理。为了避免辩论不过其他思想,就只好一杀了之了。儒家要是真有本事,早就将以疑众的言论驳倒,何必冒巨大的政治风险杀人呢?逻辑学有两个很大的作用——就是“巧言令色”(哲学思辨),“奇淫技巧”(科学技术)。孔子以“文武之道”来排斥其它思想文化,“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把“己之所欲”强施于人,甚至把反对者赶尽杀绝。

公元前496年,孔丘任鲁国代理宰相(摄相事),一上任就把一位很有名望的文化人少正卯杀了。“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则兼有之。”孔子大意是:人有五种罪恶,而盗窃还不算在内。一是内心自由放达而好冒险;二是行为怪僻而一意孤行;三是言语虚伪却善于狡辩;四是广泛记录并散布丑恶的新闻;五是赞同错误的观点且说得有声有色。这五条罪,只要人有一条,都难免要被君子诛杀,何况少正卯五罪并发。所以,在他居住的地方,他足以纠集门徒成群,他的言论足以蛊惑人心,他的意志足以使之成为反抗当局的领袖,他显然是小人中的枭雄啊,不可不杀。

孔夫子上面所说的“五条罪”中,只有第二条涉及行为,而且还没有具体说是什么行为,至于其余四条,全都只涉及思想、言论。这样的判决,没有一件有人证、有物证的具体犯罪事实,只是几句抽象的形容词,就定人死罪。是非曲直、量刑轻重,并无客观标准。

少正卯要求以有点平等的“法”来取代不平等的“礼”就被孔子一人“专制”的擅杀。这证明孔子继承了中国以言定罪的恶劣传统,没有容人的雅量,只能听歌功颂德的谀词而已。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现代翻译——孔子说:“颜回不是对我有帮助的人,他对我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颜回是孔子得意门生之一,在孔子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孔子的学说深信不疑、全面接受,对孔子反对的少正卯异端邪说坚决拒斥(除了颜回,孔子的学生都跑去听少正卯的课),是个“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正能量典型,所以,孔子多次赞扬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二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无,未闻好学者也。” 可见,孔子提倡就是愚忠——雷锋对红宝书心悦诚服,甘愿做螺丝钉啊!

诛少正卯的事记载于《荀子》、《史记》、《汉书》、《孔子家语》等书。为了尊孔,朱熹怀疑这个事实,清代的学者干脆否认这个事实。中国文化成了彻头彻尾的虚伪文化。

虽然孔子讲过“焉用杀”(《论语.颜渊》)一类话,但他更主张“君子怀刑”(《论语.里仁》)。孔子称赞子产的“宽猛相济”时说:“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宽就是让步,猛就是严刑酷法甚至是暴力屠杀。鲁昭公20年,郑国发生奴隶起义,在萑苻劫杀了贵族,奴隶主贵族游吉派兵镇压,起义者全部被杀死。孔子听说后,拍手叫好地说:杀得好!然后是一通治国宽猛的妙论,这就是所谓的仁者爱人。顾准说:孔子心里明白,仁、恕是讲给别人听的,是对芸芸众生的要求;当权的人要成霸业,不心狠手辣是不行的。

儒教的核心思想是消灭臣民的造反的念头以让等级制天长地久,所以,必然反对独立自由的思考。有子说:“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者也,其为仁之本与”!这种只知道对父母兄长唯唯诺诺、没有任何自己意志的“孝子”自然是君王的好奴隶。

儒家在忠君(目的性)问题上是不许自由思考的,在为君国服务的方法上容许某种程度的自由发挥(譬如:“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孔子提倡的“争臣”不过是要求提建设性的意见,属于方法问题!孔夫子要求晚辈在原则上要服从长辈,但如果长辈本身的思想行为不符合“道义”的要求,就要求子女不要服从。这个“道义”就是统治者强加于人的周礼。其目的就是为了扼杀一切新生的进步力量,以维护僵化的专子制度。能提建设性的意见还得到君王赏识的都是高级奴才!孔子、诸葛亮就是高级奴才。孔子被历代帝王们推崇,是因为他对大王百分之百地践行五体投地的大礼,诸葛亮被推崇,是因为不篡位,守臣节。

儒家的孝道扼杀人的自由和独立思想的比比皆是。



孔子用“无违”概括了孝悌的实质,“无违”是指不要违背君父官长的意志;思想自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礼记.内则》)。个人爱憎全然以父母意志为准,成了父母的心奴。何来自由与独立思想?

“父母在,不远游。”为了随时伺候父母,子女还不能出门远游。“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礼记.曲礼上》)。《礼记》规定:“见父之执,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此孝子之行也”。人们举手投足言辞答对都要服从父家长的管教和指挥。《弟子规》、《女儿经》、《孝女经》等,把人们的言行举止和许多生活细节都规范化了。子女行为不自由,必然是思想不自由、不独立。正如林语堂先生所指出的:中国的家庭制度“使年轻人失去了事业心、胆量与独创精神”,它“恰好是个人主义的反动”(林语堂:《中国人》,学林出版社,第182 页)。

早在战国时代,鬻子的现象便已出现。当时尚无法律依据,却早为习惯所认可。及至西汉初年,“高祖乃令民得卖子”(《汉书.食货志》)。《汉书.严助传》亦谓:“民得卖赘子以接衣食”,淳如注曰:“淮南俗卖子与人作奴婢曰赘子,三年不赎,遂为奴婢”。可见法律对于父母出卖子女的权利的承认,汉时已然。子女可以被家长卖了,何来自由与独立思想?
原创不易,请长按二维码赞助此文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5/2018 22:05 , Processed in 0.13099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