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墨家与制度

已有 39933 次阅读11/9/2018 22:08 |系统分类:历史

人类史上的很多强权政治,都是在追求人类利益的总体主义的口号下进行的。除了赤裸裸的朕即国家的个人专制外,近现代以来的极权政治都是以人类的名义进行的;无论是希特勒统治还是斯大林专政等,都可纳入人类这个总体性概念之列。

人类作为大于个别之和的总体性,一旦拥有政治性特权,其强势的霸权主义也就表露无遗。与人类大致类同的其它概念,如人民、国家、民族、阶级等等,虽然仔细说来它们与人类仍有很大的区别,但是与个人相比,它们都是一些总体性的政治概念,这些概念一旦强烈追求自身的肯定性价值,那么其固有的集团利益、总体利益的强权也就会转变为强制性的压力。

应该看到,种种乌托邦式的政治理论在人类历史上一直占据着主导性地位,在它们那里,存在着一种强势的道理——总体永远大于部分,乃至大于部分之和,总体是目的,部分只是环节或手段,为了总体的目的,每个部分都应该作为总体的陪衬或辅助工具(像刍狗一般地)来使用。这个总体性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格局下,有着不同的表述形态,它们可以是历史、国家、民族、人类等宏大的目标,也可以是一个阶级、集团、社团等优先性的群体,但对于个人来说,它们都是总体性的,都具有决定个人命运的力量。它们要求个人为集体而牺牲自己。

在历史唯物主义看来,正义是历史性的,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正义,所以正义的内容可以在历史中发生不断的变化,昨天不正义的在今天就可能是正义的,而今天不正义的可能在明天成为正义。根据这种历史主义的观点,为了明天的正义,今天可以做出牺牲,或者说,今天只是走进明天的一个阶梯或手段。这样,历史唯物主义的正义论就把正义变成了一种工具与目的演变过程,历史的最终目的——xx主义就成了最后和最高的正义,为了它,其它的一切正义都可以被视为手段而加以利用和牺牲。国家主义的正义观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正义观在逻辑上是一致的,只不过国家、民族、人类、人民替代了历史,它们是最高的和最后的目的,至于国家、民族、人类中的每个成员、每个个体、每个公民、每个独一无二的“自我”,与国家、民族之类的最后目标相比,都是次要的,都是可以牺牲的。

墨家集团就是这样的严密的组织,入得来,你就出不去了。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对纪律的服从(尚同)。在墨门里做人是不可以有自己的思想的,“上是则是,上非则非”。那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极其专制的纪律、制度和道德约束,不是你想不想,愿不愿意的问题,你与上级意见不同,那就要诛你的心,灭你的身了。

到了这一步,也就无所谓兼爱了,兼爱不过是赚你入门的幌子,重要的是你入得门来,然后听上级的话,放弃自己的主张与私利,组织让你做啥,你就做啥,随时,为组织的利益和理想而献身(愿与之尸——当时,墨家组织的头子死后,许多门徒纷纷为头子自杀身亡)。墨家的教育都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类的最高尚的道德教育。不断的灌输加肃反,人渐渐的就会精神高尚起来,成了忘我之人。他们一方面有关爱天下、关爱本组织内其他人的道德高标,另一方面也变只知服从,没有独立意志与思想的道德僵尸。而组织却因此而变得极具战斗力与执行力。

更可怕的是他们重利轻义。在组织内,他们讲兼爱,而在其外的人的行为都被他们以利益来分析,他们不相信人性,也不懂高尚为何物。他们对待别人,也包括组织内部的异见者从不手软。实际上他们对道德的唯一述求就是对纪律的服从。在听不到异议的环境,在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部下面前,在坐拥绝对权力的条件下,酋首很难长时间的不被权力所腐蚀。一但乱自上作,那么这种组织及其思想无疑会带给社会以巨大的灾难。据郭沫若、鲁迅考证,墨家组织后来变成了流氓黑社会了。

今天的墨家粉丝说:墨子组织包含了科技,这需要进一步的考证。19世纪以前人们把科学当作一种决定论,科学就是有关客观规律的知识,掌握了这种客观规律就无往而不胜了,“知识就是力量”这一口号就代表了这种科学乐观主义。所谓“科学主义”就是希望用“科学的方法”来解决人类的社会问题。这是科学唯物主义的出发点。他们认为:社会发展的规律也象自然界的规律一样,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这种决定论认为真理只有唯一的一个,是绝对主义独断论。

 

类似的,在中国传统的专制思想中,也是那套绝对主义独断论,即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天人感应说。这里的天就是自然界,道就是社会规律。搞政治要从研究自然现象开始,从自然规律中类比出社会规律,所谓“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圣人或先进分子比别人高明,已发现了真理、掌握了天道,人民必须接受圣人的指引,必须服从圣人们的顶层设计的社会制度。有了整体主义的信心满满的独断论,便有了教条主义。既然相信自己掌握了真理,那么反对者当然就是反对真理,就必欲除之而后快。这就是你死我活的思维方式。

与之相反,民主理论的哲学源头却是怀疑论。洛克以怀疑论向唯理论独断论挑战,
引出了思想自由、人人平等、三权分立、造反有理等民主的基本观念,对法国大革命有着很深的影响。其中“造反有理”(即如果政府违背人民意志,人民有造反的权利和义务)后来被杰佛逊写进了美国的独立宣言,成了美国以及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的立国第一原理,史称“洛克—杰佛逊原理”。


1790
年伯克(Edward Burke)在《法国大革命反省》一文中强调社会制度不能由个人设计,是任何个人(即使是天才)不可能完全了解的,就像蚂蚁不可能完全了解它们的蚁窝是按什么力学原理设计的一样。

亚当.斯密强调:市场由一只“看不见的手”的协调才使经济活动井然有序。由此可以看出,人类社会的经济秩序,并非人类设计的产物,而是人类行动的结果。

康德在1783年说:“人类及其规划却仅仅是从局部出发,并且只不过是停留在局部上,全体这样一种东西对他们是太大了”,把握不了。

门格尔认为,各种社会制序,如语言、法律和市场秩序一样,是适应性进化而不是有意设计的结果,从而彻底否定圣王创世说。

哈耶克指出:所谓制度,无非是一种行为习惯的累积成果。哈耶克认为:事实和信息在不断变化,知识没有一个固定的总和;不可能被个人或任何机构完全掌握,从而不可能“设计”社会制度。知识是社会中最稀缺的资源,只有通过市场才能得到高效配置,才能使创造知识的人得到最为合理的报酬,否则,势必会造成知识闲置和浪费。所以,只有实行自治、分权的自由民主制度,才能发挥每个人的聪明才智。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5/2019 05:58 , Processed in 0.19980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