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罗隆基人权法治思想

已有 3696 次阅读5/7/2019 03:41 |系统分类:时事

1929年4月,罗隆基在《新月》2卷2号上发表了《专家政治》,认为国家是全体国民相互制约彼此合作而达成共同目标的工具。中国目前的紊乱是行政上不上轨道,是武人政治、分赃政治夹攻的恶果。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家的行政到党的行政,都由一班毫无政治知识,毫无政治训练的武人支配,其结果自然可悲了。特别是:如今中国这几十万官吏,从最高的院长、部长,一直到守门的门房,扫地的差役,是怎样产生的?既没有选举,又没有考试,这几十万人是不是由推荐、援引、夤缘、苟且的方法产生出来的?试问一个国家的官吏,专靠推荐、援引、夤缘、苟且的方法来产生,这是不是拿国家的官位当赃物?这种制度就是分赃制度!他认为管理国家是一门科学,需要专家来担任,武人是军事方面的专家,只能训军,不能训政。如果要训政,其对象就不是人民而是那些从政的武人和官吏。“谁来训政?怎样训政?这又是我们急急要知道的两个问题。文人去练兵,武人来训政,恐怕这是同等的滑稽。倘若政治上真要训政,那些导师,当然要请政治上的专家来担任。士官,保定、黄埔出来的专家,他们或者可以训军,训政一层,恐怕用非所学了。如今,军事方面,国家费许多钱去请德国的军事专家来担任,本国的军事专家,却放弃他们的专门学术,来担任政治教练,这又是学非所用了。”其中,“用非所学”和“学非所用”两语,颇切国民党训政之荒谬。最后,罗文的结论是:“只有正当的选举和公开的考试,才能产生真正的专家政治,只有专家政治,才能挽救现在的中国。”从而根本上否认了国民党以治国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1929年7月10日,罗隆基在《新月》2卷5号发表长文《论人权》。“国家是全体国民的团体。国家的功用,是保障全体国民的人权。国家的目的,谋全民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国家的主权在全体国民。任何个人或团体未经国民直接或间接的许可,不得行使国家的威权”。而关于政府,“政府是全民所组织以执行国家的主权的机关,应对全民负责任,不应对任何个人或任何一部分团体负责任。政府的目的在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

人权包括些什么内容?罗隆基说:“人权就是人类做人的一切必要的条件。”这些条件包括:“衣、食、住的权利,是身体安全的保障,是个人‘成我至善之我’,享受个人生命上的幸福,因而达到人群完成人群可能的至善,达到最大多数享有最大幸福的目的上的必须的条件。”譬如:工作权通过工作获得报酬,就是满足人类生存的一种人权。言论自由就是发展个性的基本人权。言论没有什么范围,世界上是无事不可言,无事不可论的。言论自由与说谎、造谣、诽谤、诬陷是两码事。即使是说谎、造谣、诽谤、诬陷,也不是政府随意可以用命令去警戒或取缔的,要首先通过司法程序,证实确实有说谎、造谣、诽谤、诬陷的事实,然后法律才可以干涉。罗隆基指出,思想自由是一切思想的自由,是绝对的自由,不能说一种思想可以绝对自由,而另一种思想是相对的自由。


梁实秋说:思想是独立的,思想只对自己的理智负责,只对真理负责。武力、刑法、金钱不能掠夺一个人的思想。天下没有固定的绝对的真理。真理不能被一个人或一个党派霸占。人类之所以能进步,正因为有许多有独立思想的人,敢于尝试和辩驳。强求思想统一,势必使政府采取强行灌输的洗脑手法,把大多数人熏陶成没有独立思想的庸众;这样的人容易指挥,适宜于做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但决不能做共和国的公民。所以,压迫思想言论自由的危险,比思想言论自由的危险更大。罗隆基说:“对压迫的反抗”也是人权之一,这就是洛克所说的革命权。到了人民所要的法律不能产生,或者产生了的法律失了效力的危险时候,人们就得运用他的革命的人权了。一切的人权,都可以被人侵略,被人蹂躏,被人剥夺。只有革命的人权是永远在人民手里。

霍布斯“认人权是满足一切欲望的东西”。但罗认为,人有许多欲望,根本就不应该得到满足,许多自命的大伟人有专制欲,有多妻欲,是不应该满足的。卢梭“认人权是天赋的,说我们要归真返朴,到自然的环境里去自由发展我们的本性。”但罗说,“我始终相信一九二九的上海没有法再变成五百年前的原野。”边沁以为“人权依赖法律根据。”罗隆基也不赞同,他说:“智者作法,愚者守法,是中国过去的历史。强者立法,弱者服法,是中国近来的现状。”这种实证意义上的法律,显然不可能为人权提供根据。罗隆基认为,“人权不是法律的产物,是先法律而存在的东西,是法律最后的目的。”“国家一切官吏是全民的雇佣人员,他们应向全国,不应向任何私人或任何私人的团体负责。国家官吏的雇用应采国民直接或间接的选举法及采公开的竞争的考试方法……凡有任何人或任何团体超越于法律之上即为侵犯人权……国家的海陆空军是全民所供养的,应对全民负责。”
人权是要争取的。笔墨刀剑,可以订定英国1215年的大宪章;枪弹鲜血,才能换到法国1789年的人权宣言。在不同的环境下,争人权的手段亦随之而不同。他还说:“人权是先法律而存在的。只有人民自己制定的法律,人民才有服从的责任,这是人权的原则之一 。 法律的目的在谋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只有人民本身知道他们本身的幸福是什么,才肯为他们本身谋幸福。谋取本身的幸福,这又是人权之一。所以说人民制定法律,就是人权。所以说法律是人权的产物。人权与法律的关系,我的结论是法律保障人权,人权产生法律。”他说,“在蹂躏人权方面,所谓个人或私人团体,其为害实小。……明火打劫的强盗,执枪杀人的绑匪,虽然干的是‘以非法行为,侵害他人身体、自由及财产’的勾当,其影响所及,远不如某个人,某家庭,或某团体霸占了政府的地位,打着政府的招牌,同时不受任何法律的拘束的可怕。”这才是对于人权的更大的威胁。更可怕的是,“宪法有时不但不能保障人民的人权,且为某个人,某家庭,或某团体的蹂躏人权的工具。”胡适强调:党要受法律约束。如果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党就是“刑不上大夫”的特权阶级,不可能有民主法治!罗隆基说:“‘党权高于一切’,至于‘党外无党’,一党独裁与民主政治,则明明白白是南辕北辙的两条路”。罗强调说:国家的职责就是保障人权。人民对国家的服从即以此为条件。什么时候,国家这个功用失掉了,人民对国家服从的义务就告终了。

1930年4月9日,劳动大学的章渊若院长在上海的《时事新报》上发文,,认为人权已经过时,应当提倡民权。对此,罗隆基说,以民权否认人权是错误的。因为,人权与民权含义不同。人权是做人的权利;民权是公民的政治权利。在政治的国家,有不是国民的人,但没有不是人的国民。所以,人权比之于民权,范围更大,更重要,也更为基本。民权只是人权中偏重于政治的一部分,是法律上规定的做国民的权利,最主要的就是孙中山先生所说的选举权、创议权、复决权、罢免权等政治权利,而平等自由这些做人的权利则不在此列,属于人权范围。因此,罗隆基认为,中国人要做民,更要做人;要民权,更要人权;个人人权高于国家主权。

1929年的中国国民党三全大会,作出了以孙中山遗教为训政时期中华民国根本法的决议。有人认定:总理遗教是中国一部不成文的宪法;还有人认为:《中山全书》是一部成文宪法。总之,中国已有宪法了,不须再制订宪法了。

罗隆基问:《中山全书》、《总理遗教》、《建国大纲》,通过了什么法定的手续使它们成了中国的宪法?罗认为,宪法的来源只有两个:人民制定的和人民默许的。从这个前提出发,国民党所谓已有宪法的说法是根本不能成立的。根据宪法由人民产生的原则,罗隆基主张必须通过召开国民会议来制订宪法和解决国是。罗隆基进一步认为,反对国民党专制,要求法治,首先就是要制订宪法,实施宪政。没有宪法,人权无法保障。宪法如未能制订,至少也要制订一部所谓训政时期的约法。罗隆基认为,一党专政是和法治相互背离的,罗隆基说:“名义上虽有所谓五权,实际上只有一权。实际上只有委员会的全权。同时,根据约法,国民政府委员会设主席一人……委员会已经万能,主席,又为万能委员会中的万能的领袖。如今国民政府的组织照约法的规定,只有两个结果:成一个独夫专制的政府,或成一个多头专制的政府。这种办法,绝对走不上民主政治的轨道。”

法治必须建立在民主政治的基础上。人民必须牢牢掌握法律的制订权,这是不可被剥夺的革命的人权。国家必须首先有宪法,而且必须有代表民意的立法机关来进行立法。所以他提出,中国应立即召集国民大会,制订宪法。罗隆基提出,有“宪法”不一定有宪政,宪法是宪政的前提,但宪法必须是实质宪法,是良性宪法,要源自人民的同意。从程序上看,宪法不能由单一政治主体制定,须由各人民团体协商产生共识。内容规范也须体现人民同意原则,人民通过宪法对政府产生约束,权力的运行也须经人民同意。罗隆基说:“宪法,是人民统治政府的法。普通法是政府统治人民的法”。政府也要守法,人民用宪法来限制政府,这是现代国家的根本原则。

1931年罗隆基在《什么是法治》一文中说:“法治的意义,第一,是法律绝对的超越和卓越的地位与专横的权力的效力相敌对”。相敌对的结果,如果法律战胜了权力,这是法治;如果权力战胜了法律,则是党治。什么是法治?罗隆基认为,真正的法治应该含有三层意思:第一,法治的真义是执政者的守法。是缩小执政者的特权,提高法律的地位。是执政者与人民处平等守法的地位,他们一举一动,要以法律为准则。第二,法治的重要条件,不止在国家的基本大法上承认人民权利高于一切的原则,更重要的是要有审慎周详的细则,要注重法定的手续。第三,在法治的国家,一切罪案,要法律上有详确的定义,肯定的范围。罗隆基认为,法治的根本原则是司法独立。司法独立有三:(一)行政长官绝对无权解释法律及执行司法的职权;(二)司法官非有失职的证据,不得随意撤换或受惩罚;(三)司法官不得兼任他项官吏。罗隆基认为,国家有了宪法,有了独立的司法机关,也并不意味着国家就有实现法治的可能。关键还要看政府有没有按法律办事以及守法精神。法治首先是执政者守法;其次是法律要保障人民权利。

罗隆基还根据“无代表,不纳税”的政治理论,批评了约法只规定人民的纳税义务,拒绝规定人民监督财政的权利,因而,在“我们要财政管理权”一文中,罗提出:“我们如今不埋怨政府的苛捐杂税,只问政府的一切收入,得到了人民同意了没有?不责备政府的虚耗白费,只问政府的一切开支,得到人民的同意了没有?如今政府的一切收入和开支,故无论账目怎样,法律上根据在哪里?所以关于财政整理一层,我个人的主张,先谈法律,后谈经济。”预算制不是指国家财政上预先的统计或款项上预先的支配的一种计划,而是国民直接或间接批准政府每年的收入和支出的一种制度,它是人民行使国家财政管理权的标志。所以,预算制不止是经济的问题,是法律的问题,也是法治的表现。罗隆基提出国家财政实行真正的预算制,在法律上必须具备以下三条基本的原则:第一,不得人民同意,政府不得强行征收任何赋税、公债、乐输。第二,不经人民同意,政府不得任意分配并开支国家的收入。第三,国家的款项不得移作私人团体的用款。罗隆基为我们揭示了宪政的两个关节点:征税由人民决定;财政支出也由人民决定。

1930年2月,罗隆基发表《我对党务上的“尽情批评”》说:国民党说的“党外无党”,“毋宁谓之‘党外无民’”。在国民党统治下,“我们这班非党员的小民,确确实实是剥夺公权的罪犯。我们小民除了纳捐、输税、当兵、供差的国民义务外,享受了哪一种权利?……说句痛心的话,我们小民,想要救国,无国可救;想要爱国,无国可爱。在党国的名词底下,在党人治国这个名词底下,我们的确是无罪的犯人,无国的流民……一党独裁是欧战发生后,政治上新兴的一种名词。一党独裁,简直可以说是19世纪民主政治的反响。一党独裁,是起来打倒民主政治的新运动。”“如今的党治,在内政上以党治国,是以党乱国;在外交上以党治国,是以党亡国”。“党员治国是政治思想上的倒车,是文官制度上的反动,是整理中国吏治的死路,是国民党以党义治国策略上的自杀。”

1930年2月出版的《新月》(第2卷第12号)杂志发表了罗隆基的《我们要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揭露国民党搞“党在国上”的实质是“党天下”。“俄国之能成功,即因其将党放在国上。我(即孙中山)以为今日是一大纪念。应重新组织,把党放在国上”。罗隆基指出:这就是国民党里“党权高于国权”的“党天下”根据。罗指出:“独裁制度是和平、安宁、秩序、公道的破坏者。无论在开明或黑暗的独裁制度下,它最大的敌人就是思想自由,独裁制第一步工作,即在用一个模型,重新铸造国人的头脑,这就是思想统一运动。”搞“党化教育”统一思想的结果,是使“国民成为绝无思想的机械”。而“目前的举国大乱,境无静土,又可以算为南京独裁政治之果。”罗隆基宣布“我们极端反对一人,或一党,或一阶级的独裁(或专政)”,因此,“我们要向主张‘党在国上’‘党权高于国权’的国民党收回我们国民的政权”。

为了让人成为超越于动物、区别于动物的人,人类社会创造了人权这个概念。国家与法律的功能,就在于维护和保障人权,这是国家的正当性、法律的正当性的依据。什么叫好法律?就是能够保障人权的法律;什么叫好国家?就是能够保障人权的国家。因此,人权定义了法律,描绘了法律的理想图景,构成了评价法律的标尺。至于法治,就是法律的统治——但是,法治的重心在于政府守法,所以,法治是法律对于政府的约束,核心在于政府守法、官吏守法。当然,法治也必然要求维护人民的权利,因为法律本身,就应当蕴含着保障人权的品质。至于宪政,则可以理解为保障人权、实行法治的制度框架。它通过宪法来表达,是“现代式国家”的条件,它的核心要素包括:主权在民,自由为本,分权政体,等等。至于宪政的实施,则主要依赖于当政者的诚意。可见,在罗隆基的眼里,人权、法治、宪政是相互关联、不可分割的.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罗隆基在重庆、南京和上海全力从事民主运动,并给予共产党周恩来、董必武等许多支持和帮助。罗隆基配合周恩来与蒋介石面折廷争,受到蒋介石和马歇尔的重视和拉拢。在罗隆基的思想上,甚至希望有在民盟影响之下的武装力量。反右中他在民盟整风会上交代说:“那时候(指民盟初成立时),我还是想把民主同盟造成中国第三个大的政党,那时候,我还有个想法,中国的政党非有武力不可,我就把民主同盟的基础放在中国的西南,四川、云南、广东、广西等省。当时四川有实力的三个军人,邓锡侯、潘文华、刘文辉是民盟主席张澜的学生和朋友,张主席对他们是有影响的。李任潮先生在广西,他对两广的军人有影响。我在云南西南联大教书,通过缪云台的关系我对当时云南主席龙云是做了一番联络工作的。……那时候,我的想法以及西南地方军人的想法都不是对共产党的一面倒,而是以实力与北方共产党的实力相呼应,迫使蒋介石不敢发动内战,一方面中国抗日到底,另一方面,西南军人可以保持实力”(1957813日《人民日报》)。民盟在军事方面,真也做了一些工作,民盟中央委员张志和在四川、西康等地搞起了一支武装,对于后来西南地区的解放起到了配合作用。1111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21/2019 11:55 , Processed in 0.24504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