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医药毁人不倦

已有 7822 次阅读8/27/2020 22:15 |系统分类:文化

华人弱智是中医药所致。秦始皇热衷于长生不老,派童男童女寻觅不死药,最后则吃丹药丧了命。汉武帝的巫蛊事件酿成内战,十多万人包括太子都送了命。到了东汉,上下热衷于谶纬迷信。魏晋玄学流行,炼丹服药蔚然成风,贵族们首先中毒为傻瓜。唐代先后有六位皇帝吃丹药送了命,包括大名鼎鼎的唐太宗。宋代,人吃人成风。明清两代,讲三教合一,迷信蒙昧全方位浸润。2020年8月,张宏年全家铅中毒案,经台中市卫生局深入调查,血中铅含量超标人数已有31人。

一,中医误把毒药当仙药

朱砂又称辰砂、丹砂、赤丹、汞沙,是硫化汞(HgS)的天然矿石,大红色,有金刚光泽至金属光泽,属三方晶系。朱砂主要成份为硫化汞,但常夹杂雄黄、磷灰石、沥青质等。

朱砂入药始于晋代。最初是道家把它入药的。据葛洪写的《抱朴子》记载,有人发现临沅县(今湖南省常德市)境内一户姓廖的人家,世世代代都长寿。究其原因,居然是这户人家的井里埋了十斛朱砂。由此,道家突发奇想,把朱砂炼出来,一定比水泡出来,更加有效。从那以后,道家就开始用朱砂炼丹,以图帮助人们延年益寿了。“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抱朴子》一书介绍了炼丹的过程。由于丹砂的化学成分是硫化汞,加热后它分解出汞,即水银;冷却后,水银和硫磺蒸汽又相化合,再生成硫化汞。

丹砂在我国药用历史悠久,《神农本草经》将它列为上品中的第一位,认为它可治百病、养精神、安魂魄,久服使人通神明,不衰老。

但实际上,古人炼成的“不老仙丹”有很大的毒性,很多人因为丹药的毒性而丧命。道士们便将中毒猝死讳言为尸解或白日升仙,这不过是欺人的谎言。

人吃了“长生不老药”之后,身体先是发冷,接着发热,就像得了疟疾一般。这种“不老仙丹”的名字叫“五石散”。“五石散”据说是张仲景发明的性药(古代伟哥),其药性燥烈,服后使人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五石散的一旦服用过量,就会当众脱光衣服,与宫女做淫乱之事,何晏就是这种做派的始作俑者,正是在这位名人的传播下,五石散开始流行了起来!吃药后会长疮,必须穿宽袍大袖才舒服;由于新衣服发硬,一般不受欢迎。又因皮肤敏感,衣物不能浆洗,新衣服和洗过的衣服比较硬,穿起来极不舒服。为了减少脚被摩擦的面积,他们不穿鞋而选择穿木屐,所以,魏晋的人看起来个个都是宽袍大袖,表面高雅、飘逸得一塌糊涂,其实他们心里苦得一塌糊涂。因为几乎不洗澡和换衣服,衣服和身体脏了,便成了虱子的乐园,于是,“扪虱而谈”就成了晋朝名士风度的一部分。

在丹药的毒害下,魏晋人的脾气变得很坏,有时甚至性暴如火。“竹林七贤”(即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的领袖人物嵇康,因经常服用五石散,结果有一次一只苍蝇过来烦他,他竟气得拔剑追赶。酒鬼刘伶,喝酒喝得酒酣耳热了,就开始脱衣服,一直脱到一丝不挂为止。服了仙丹的阮咸与猪饮酒。众人要阮咸“把猪撵跑”他却说:“猪与人没有贵贱的区分,为啥不能共饮?”

在说话方式上,魏晋名士也以说胡话、疯话为荣。其实并不是他们想要表现得多么“有性格”,而是因为在药物和酒精的毒害下,他们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舌头。那时,齐王司马冏控制着洛阳,有几个军阀组织联军来攻打司马冏。当时,王戎正在司马冏手下任尚书令。一天,司马冏召开会议,商讨退敌之策。会上,王戎说,敌人有百万之众,势不可挡,只有投降才能保全性命。王戎的话一出口,不仅司马冏有愠色,连在场的其他谋士也认为王戎是扰乱军心,纷纷建议处死王戎一示众。可王戎对此却并不在意,反而起身去了厕所。就在司马冏考虑杀不杀王戎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的侍从高喊:“不得了,王大人掉茅厕里了。”不一会,侍从们把浑身恶臭的王戎抬到了司马冏面前。王戎对司马冏说,自己是“药发”,才失足跌入茅坑的。司马冏听了王戎的话,马上打消了杀王戎的念头。后来,司马冏兵败被杀,而王戎却因为曾劝说司马冏投降而侥幸活了下来。这说明仙丹使人颓废、苟且偷生。

1960年代,在南京出土了“长生不老药”。化验显示,丹丸的主要成分是硫化汞,其中硫的含量为13.0%,汞的含量为60.9%。东晋时期,大宅门里的男男女女们都很迷恋它,每天都口服它。王彬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叔叔,东晋开国皇帝司马睿拜王彬为侍中。王彬是仙丹的服食者之一。王彬之女王丹虎死时58岁,虽贵为世家大族,却一生未嫁。考古专家在墓葬中发现,王丹虎的陪葬品竟然是200余颗红色药丸。经化验得出,这些药丸就是当时的五石散。这种有毒品仙丹不但伤害身体,还能摧残生育系统。王丹虎无法生育,终生未嫁,临死之时,无夫可合葬,便只能葬于王彬之坟了。

历史上,服食长生不死之药而死的中国皇帝至少有10人,东晋的哀帝是第一位。公元365年,晋哀帝像往常一样吃了“不老仙丹”,身体很快燥热难当,哀帝拼命喝酒想泄掉这种不舒服感,但日积月累的毒性太大,哀帝最终撒手人寰。可怜的他,死前连个继承皇位的子嗣都没有。

据查,在世界范围内,只有印度和中国将朱砂入药了。古代南美洲人民曾用朱砂做过颜料,但没做药。有趣的是,他们对“朱砂有毒”可谓了若指掌,如数家珍。他们发现的朱砂中毒症状包括,肌无力、身体颤抖、意识不清,严重的可以致死。这些认识与沈括的记载不谋而合。除南美洲之外,在西班牙离马德里225千米的一个地方,叫阿尔马登(Almadén),那里的朱砂矿曾经裸露在外。古罗马人占领西班牙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人很容易患上与呼吸系统或神经系统相关的怪病,寿年也特别短。当地人非常害怕,都纷纷迁走了。罗马人占领西班牙以后,竟然把那个地方用来处死奴隶和死囚。足见,古代西班牙人和罗马人知道朱砂有毒。

二,华人弱智是重金属中毒所致

朱砂的主要成份为硫化汞,其中含有的砷、铅、锑等都对人体有害的金属。北京同仁堂产安宫牛黄丸中含汞量为80.7至621.3毫克,部分远高于慢性中毒量。汞损害神经、肾脏、消化道、肝、生殖系统等,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脑子会变呆傻。中国很多皇帝早期都很英明,中年后开始变的疑神疑鬼,喜欢滥杀,现在看来就是很典型重金属中毒的症状。

中医认为:朱(丹)砂能安神,而儿童比较好动,吃了这些药物后,儿童神经受害,自然就安静下来。中国人觉得,小孩子哭闹很烦啊,就给他喂朱砂,立马就不闹了,就静心安神了。“小儿惊风散”的安神效果是汞中毒的症状。《法医学杂志》1998年11月(第4期)发表了杨正龙的文章《朱砂中毒致死1例》,6月男婴被中医诊断为消化不良,用各种药物对肚脐贴、炙,用朱砂贴肚脐,当天婴儿死亡。经检验,肾近曲小管和远曲小管大片变性坏死,肝细胞变性肿胀。

至于铅丹的主要成份是铅,伤害的是周边神经、中枢神经,会出现肠胃道胀痛或绞痛、贫血、神经及肝脏损伤。喂食孩童的八宝散,里面有铅丹,古人流传下来的安神、镇静等说法,其实重金属慢性中毒后的傻逼症状。八宝牛黄散是国人常用的“育婴秘方”,当宝宝哭闹、不舒服时,喂食八宝散是常用方式。检测发现,八宝牛黄散内含过量的铅、汞,汞量超标400倍。婴儿服用可能产生急性或慢性中毒,轻则体重减轻,智力或身体受损,重则会命丧黄泉。

中国大陆有超过3100万儿童血铅水平超标(超过每分升五微克)。儿童对铅毒性特别敏感。他们可能遭受严重和永久性伤害;即使低中毒,也会降低智商水平。

复方芦荟胶囊够绿色了,但英国人就查出它的汞含量超过国际标准11.7万倍!这在中国,由于政策的保护,你永远不可能知道类似的真相,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处理。为了保护中医,中医药管局已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11.7万倍的汞啊,听数字像高压电。英国人吃了要死,中国人只要是在中医指导下吃了,不仅不会死,还会药到病除?今后中国人谁还敢找这样的专门给人下毒的却死不认“毒”的中医看病。

中医为此辩护的第一个陈词滥调:“游离汞有毒,但朱砂入药自古有之,如果炮制好,配伍好,遵照医嘱合理用药,不仅无毒无害,更可以治愈疾病”。事实上,朱砂是不可能被“炮制”和“配伍”到无毒状态的。朱砂的基本化学成分是硫化汞。朱砂在被加工成粉末的过程中,已经有部分汞元素变成游离汞了。汞在常温下是液态的。在356.73℃的温度条件下即可气化。气化后的汞很容易被吸入人体,从而引起呼吸系统的汞中毒。此外,经过物理加工和加热煎煮之后产生出来的游离汞,一旦与盐酸或甲烷发生化学反应,就可以生成升汞,甲基汞或二甲基汞。这些物质所具有的毒性都比单质汞高许多倍。其中,甲基汞的毒性比单质汞高1000倍以上。据预测,身体里边累积甲基汞达5毫克,就足以使一个70公斤的健壮男人在两周内毙命。这就是明朝何孟春所讲的朱砂“入火则热而有毒,能杀人”的奥秘所在。

钟祖康说:国人弱智,可能是数千年来铅、汞中毒而造成的。铅是一种具有神经毒性的重金属元素。历史书中记载的秦始皇、汉武帝的古怪性格,其实就是铅中毒的症状,他们吃长生仙丹造成的。里克.内文发现一个地区在铅污染加重之后的二十年左右,犯罪率会有明显上升,同样在降低铅污染之后的二十年左右,犯罪率又会明显下降。二十年大约正好是一代铅中毒儿童成长为青年的时间。可见,服食“长生不老的”铅、汞类丹药是汉人愚昧、国家不断被北方少数民族灭亡的原因之一。所以中国人要振兴首先是要掌握逻辑与科学,剔除胡搅蛮缠的辩证法和愚昧的中医才能提高人们的素质。

三,台湾深受中医药之害

在日本人的统治下,台湾进步了。只要用功,台湾人都可考上台北帝大及日本一流大学。台湾的医生行业,便成了最聪明的台湾学子向往领域,因而使台湾医疗水平不亚于日本。台湾在日本的治理下已经禁止了中医,可是蒋介石接管台湾后,又恢复了中医,台湾的《医师法》把中医纳入国家卫生系统,使台湾医疗难以真正科学化。

2012年4月出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中报到,台湾的尿道癌的发病率全球最高,尿道癌的病例是西方国家的4倍。这些癌症病例中,大约六成和服用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有关。虽然台湾已禁止含有马兜铃酸药物的使用,但台湾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0万接受调查的台湾人中,有1/3的人曾经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这说明台湾至少有1/3的人相信中医,而大陆相信中医的人至少在70%,是台湾信中医比率的两倍。
 
民国时期,冯玉祥力挺中医;汪精卫要从国家医疗体系里剔除中医,蒋介石不同意。蒋介石接管台湾后,使台湾的中医死灰复燃。国民党在台挺中医,害人又害己。

台中市前议长、国民党籍的张宏年一家5人,长期服用盛唐中医诊所吕世明的药方调理身体,2020年8月发生铅及汞中毒。经台中市卫生局深入调查,血中铅含量超标人数已有31人。

张宏年是吕世明恩主,张助他到南京取得了博士学位,为吕的医术背书,介绍社会名流给他“特调”,如国民党副主席、前市长胡志强夫妇,前国民党的省议长刘炳伟(已逝),国民党前市党部主委陈明振的太太,民进党的台中市议员李天生的太太……

张宏年本人服了4年吕世明的药粉,愈调身子愈虚,不疑有他,以为有了年纪的自然现象,直到张彦彤去验血,血液含铅、汞超标数百倍,张宏年更高(据医生诊断,张宏年脑部功能已损伤四成)。怪不得旁人形容张宏年得知实情,怒火攻心飙骂三字经。

张彦彤将全家服用的中药粉提供台中市卫生局检验,复验结果,药包中铅、汞含量都超标。自费中药粉的铅含量高达1万5281ppm,超过规定限量30ppm的509倍。林口长庚医院临床毒物科主任颜宗海表示,“从来没有遇过,应该是目前听到最高的。”

张彦彤指出,多年来,家人都认为张宏年是罹患阿兹海默症或帕金森氏症,未料竟是铅中毒所致。8月4日,他控告吕世明杀人未遂,将求偿。他在脸书写道,“昨天一早出院,经过约一个月治疗、诊断出我们全家铅中毒,我个人部分铅中毒加上多重器官发炎,一度准备发病危通知”。“我的父母也因为铅中毒入院了”,他在文末祈祷“希望上帝多给我一些时间,至少让我撑到照顾好父母健康出院”。

其实,张家中毒案只是中医药害人的冰山之一角。2013年5月21日,台湾“今日新闻网”报道,台中市88岁的廖姓老翁前后已花费至少660万元购买不明中药“五宝粉”,各种重金属的含量超标了100多倍。4月份老翁肾衰竭住院命危时,已服用“五宝粉”长达2年。家人报警后,警方依照违反“药事法”、“动物保育法”等罪嫌将业者移送法办。
      
世上没有什么“祖传秘方”,全是骗人勾当,专骗“病急乱投医”的人。上个世纪末,台湾冻省而退休的某厅长,因脑血栓,找中医师林立“放血治疗”,放血前一周,先服用秘方“清血管”,秘方是红、白包粉各一及药水。他在一个月里放了四次血,花了30多万元。该首长见报载有一老翁长年吃中药粉,导致重金属中毒而亡。于是送药化验,结果是:红包含汞超标62400倍,铅超标13倍;白包含汞超标5倍。该首长看到报告,差点昏倒,赶紧去抽血检验,血汞超标26.74倍,血铅超标13倍,尿液含汞值9倍,尿液含锌16312ug/day(参考值150-1300ug)。后住院治疗,经过二个疗程,血液、尿液含汞值和含锌值终恢复正常值范围,半年内再回诊,检验结果正常。死里逃生之余,该首长怜惜中医师年轻苦读出身,并未检举他,怕他吃官司,吊销执照,只私下告诫了事,但可恶的是,该医师并无悔意,“放血治疗”几十万元也不退还,当做船过水无痕,继续他的“悬壶济世”坑害世人。

王伯仁一亲友癌症疼痛难忍,买了女游医的“祖传秘方”服用,开始3天有效,十多天就去世了。把剩余的药粉拿去化验,结果是:类固醇、止痛药、镇静剂、利尿剂,而且含量很高,怪不得刚服用有效,十多天就去世。王伯仁的父亲服用“祖传秘方”黑药丸,据说对筋骨酸痛很有效,送台北卫生署化验,黑药丸是类固醇为主的止痛消炎药,属于违禁药。王伯仁同学之母亲罹患癌症,到台中买了十几帖的中医神药。一个月后,其母去世,被中药害死。

2020年8月5日,前国民党台中市党部主委陈明振在脸书指出,经张宏年介绍,他的妻子因服用吕世明的药粉铅中毒,体内的铅高达95微克/100cc,仅次于前议长张宏年及另名患者,在目前的铅中毒患者里排第三名。陈明振说:“感谢张彦彤议员,不然妻子现在还在吃毒中药。”8月11日,台中市议员、民进党籍的李天生的妻子,经张宏年介绍,长期服用吕世明的药粉而出现了反应迟钝、牙龈发黑等症状。每周花费新台币1000元,服用时间超过1年半,剩余的中药已交由卫生局检验。

前国民党的省议长刘炳伟,与张宏年是二十多年的好友,经张宏年介绍,长期服用吕世明的中药粉,身体每下愈况,生病卧床1年多,于2020年4月逝世。盛唐案爆发后,刘炳伟女儿、现任新北市议员刘美芳,就公开怀疑:父亲的死与中药脱不了关系,由于药物弃而未留,无法查证了。

49岁的何女原在幼儿园上班,去年10月到盛唐中医求诊,想改善癌症化疗不适,在铅中毒事件发生后,她急忙去检验,结果确认铅中毒。

彰化地区有一家四口,与台中九褔中医诊所为邻,为了调养身体,到九褔诊所调养身体,服用一罐自费5000元的中药“五宝粉”,时间长达2、3年。他们到西医院毒物科就诊,发现妹妹体内铅指数高达60-80μg/dl,远高于正常值10μg/dl。毒物科主任洪东荣表示,一家四口中女儿状况最严重,左脚神经受损,行走需要人搀扶,一家人经解毒治疗逐渐好转,但仍须透过复健治疗。
 
2005年台湾禁止了朱砂制造、调剂、输入、输出、贩卖或陈列,2010年再禁止朱砂用于中药制剂当中,含有朱砂的中药药品许可证都必须下架回收。卫福部中医药司科长陈聘琪指出,此次中医使用到的朱砂,可能是2005年前进口的朱砂,也可能是以工业用途输入的。因为:中医药司从2013年至今从未对市售中药进行稽查,无从得知是否有朱砂入药。

台中市卫生局7月31日、8月4日分别将盛唐中医诊所、九褔中医诊所及药商依违反《医疗法、药事法》函送地检署侦办。地检署传讯6人到案后,检察官王亮钦认定盛唐负责人吕世明、九褔医师洪彰宏及欣隆负责人欧国梁涉犯《药事法》、伪造文书等罪嫌重大,且有灭证及串证之虞,向台中地院声请羁押禁见,法官裁定吕世明等3人全部羁押禁见。盛唐中医诊所因涉嫌以朱砂入药,遭台中市卫生局勒令停业2个月,吕世明被罚款新台币60万元。台中市卫生局重罚九褔中医新台币30万元、勒令停业1个月。这样的处罚是不够,台湾必须从《医师法》里剔除中医,使台湾成为真正的科学之都。

--------------
关于中医的争论

1693年5月康熙皇帝患了疟疾,中国的“御医”们束手无策。三个法国传教士洪若翰、白晋和刘应知道后,赶紧为皇帝献上一种从法国带来的洋药。起初,康熙不敢吃。为了康熙的病尽快好起来,有四个不怕死的大臣,自告奋勇为康熙尝药,待确信他们服药平安之后,康熙才把那洋药吃了下去。两天后的7月4日康熙的疟疾就好了。后来康熙认为“南方庸医……伤人者不计其数”、对此“须要小心”,并主动学习西医,1712年7月他赐该药给得了疟疾的臣子曹寅(曹雪芹的祖父)。这次事件拉开了中医在西医面前失败的序幕。

1879年,清末国学大师俞樾发表《废医论》,明确地提出了废除中医的主张。俞樾的主张是“中医可废,而药不可尽废”。19世纪下半叶,同治进士、桐城派文人吴汝伦(1840-1903)曾对他的学生说,与西医相比,所有中医典籍全都可以烧掉。“医学西人精绝,读过西书,乃知吾国医家殆自古妄说。中医之不如西医,若贲育之于童子。故河间、舟溪、冬垣、景岳诸书,尽可付之一炬。”

清末启蒙思想家郑观应说:“中医多模糊影响之谈,贵空言而罕实效”。1900年著名思想家严复就曾告诫其甥女:“听中医之言,十有九误,切记切记”。

1835年外国人已在中国创办了广州基督教医院,1903年3月京师大学堂设“医学实业馆”,合授中西医学。在1912年北洋政府推行的《中华民国教育新法令》中,没把中医药列为学科范围。当时北京一帮子老中医去政府请愿,但遭到政府拒绝。1913年9月11日,教育总长汪大燮说:“我决定今后把中医废除,中药也不用。”1915年9月30日,袁大总统签署了法令,无论医学、药学还是兽医学,都要完全参照西方的标准。也就是说,民国的医学国家标准就是西医。

李敖说:“中华民族是一个不讲究卫生的民族;中华的‘医师’只不过是一群江湖术士;文明古国的医药卫生的法律简直没有。”民国成立后,内务部里设立了卫生司,但卫生司等于虚设,事实上的卫生事务由警察厅负责。北京有“京师警察厅取缔医生章程规定”;江苏有“检定中医暂行条例”;山西有“不得妄称神方及用其他俗传方药”的明文规定。

1920年代一些有海外游历经验的人士,如余云岫、鲁迅、孙中山、胡适、梁启超、严复、丁文江、陈独秀等倡导废除中医。梁启超、孙中山在去世前拒绝用中医治病。梁启超说:“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察,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阴阳五行’的瞎猜。”郭沫若说:我“对于旧医术的一切阴阳五行,类似巫神梦呓的理论,却是极端憎恨,极端反对的。”周作人说:“成千上万的中医实在不是现代意义的医生,全然是行医的玄学家。”

1925年中医界谋求将中医纳入学校体制,却因受医界抵制而流产。

1929年余云岫以委员身份出席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要求全面废止中医,理由有4:“今旧医所用者,阴阳五行六脏府经脉,皆凭空结撰,全非事实,此宜废止,一也。其临症独持挠动脉,妄分一部分之血管为寸、关、尺三部,以支配脏府,穿凿附会,自欺欺人。其源出于纬候之学,与天文分野,同属无稽,此宜废止,二也。根本不明,诊断无法,举凡调查死因,勘定病类,预防疫病,无一能胜其任,强种优生之道,更无闻焉。是其对民族民生之根本大计,完全不能为行政上之利用,此宜废止,三也。……政府方以破除迷信,废毁偶像,以谋民众思想之科学化,而旧医乃日持其巫祝谶纬之道以惑民众;政府方以清洁消毒训导社会,使人知微虫细菌为疾病之源,而旧医乃日持其冬伤子寒,春必病温,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等说以教病象。提倡地天通,阻遏科学化,此宜废止,四也。”并由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通过了《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但因中医获得了党国要人陈果夫的支持,未能实施。3月17日中医们开始发难了,他们奔走呼号,向政府请愿取消中央卫生委员会的这个提案,并且把这天定为所谓“国医节”。1931年的4月7日,“中央国医馆”在南京成立。

1933年在讨论《中医条例》(草案)时,行政院长汪兆铭说“中医言阴阳五行,不懂解剖,在科学上实无根据;至国药全无分析,治病效能渺茫”,主张“凡属中医应一律不许开业,全国中药店也应限令歇业。以现在提倡国医,等于用刀剑去挡坦克车。”

1934年傅斯年(当时未任北大校长)在8月5日和8月26日、9月16日分别在《大公报》和《独立评论》发表文章,建议取消所谓“国医”。“中国是个世界上病菌最多的国家,各种疾疫并世无双,故死亡率在一切开化与未开化的人类之上。”

1943年在重庆国民参政会上,由参议员孔庚拼凑的《医师法》通过,中医与西医并驾齐驱。胡适质问:“我们现在尊为‘国医’的知识与技术究竟可比人家第几世纪的进步?”
  
1950年5月,余云岫参加中南海的第一届中国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再度提出废止中医方案,遭到与会者一致反对。19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副部长王斌认为,中医是封建医,应随封建社会的消灭而消灭。还开设了中医进修学校,让中医学习西医,学习解剖学。1953年这些做法受到毛泽东批评,副部长兼党组书记贺诚与副部长王斌被撤职。1954年,毛泽东说“今后最重要的是首先要西医学习中医,而不是中医学西医。”另一方面,毛说:“我提倡中医,可是我自己不信中医,不吃中药,你看怪不怪?”1966年文革开始,大陆推行赤脚医生政策,接受过初级医学培训后,便被委派去到偏远农村行医。当时所有的医疗设备都非常缺乏,他们时常利用没有经过严格科学验证的民间验方治病。

1962年11月1日李敖在《修改“医师法”与废止中医》说,“中国人对于疾病的观念本来就是充满迷信色彩的,他们认为生病的原因是神仙赐的,所以要病好,也非得求神问卜不可,而求神问卜的法子,则莫过于祷告。所以周武王病了,他的弟弟周公要祷告一阵;孔夫子病了,他的学生子路要祷告一阵。换句话说,能祷告就等于能治病,祷告是巫的责任;治病是医的专职,‘巫医’连称,向来是不分家的。”

李敖讲道:应该干干脆脆地学学先进国家的榜样,万万不可让“国”字号的名词来扯皮。咱们国内“国”字号的“国粹”太多了,外国有戏剧,咱们有“国剧”来挡;外国有拳击,咱们有“国术”来挡;外国有绘画,咱们有“国画”来挡;外国有音乐,咱们有“国乐”来挡;……中医所用的“术”是道道地地的“邪术”,所用的“方法”是名副其实的“不正当方法”……医学就是医学,为什么要有中西之分?西医就是医生,为什么要有些不挂听筒的家伙来充数?……中医应予以禁止。
   
1980年,大陆卫生部制订了“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医三支力量都要发展,长期并存”的方针。1982年《宪法》第21条规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2007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力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充分发挥祖国传统医药在防病治病中的重要作用。”即使如此,杨振宁说:“我认为中医是没有前途的。”从1998年开始,方舟子开始在网上批判中医。鲁迅在《呐喊》自序中的“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被广为引用。

2006年4月《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第27卷第4期刊登了中南大学教授张功耀《告别中医中药》的论文,一场反对中医药的思想解放运动遂在中国大地兴起。2006年自6月1日起,张功耀在其博客上发表系列文章建议废除中医,和住在美国纽约的王澄医师发起了“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公告”,得到上万人响应。他们认为中医还可以存在,但不应该被国家支持,也不应再试图将中医与现代医学结合。他们指出,中医理论本身并非科学,和以科学为准绳的现代医学格格不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7/2020 17:41 , Processed in 0.06393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