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徐沛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徐沛推荐曹长青群发件:揭露“六四”泡沫王丹

已有 1026 次阅读8/24/2014 06:18 |系统分类:时事| 王丹

曹长青接受《时报周刊》专访谈王丹

 

时报周刊记者蔡伟祺

 

Q(提问):首先,想要请问曹先生25日在脸书上所分享《台湾e新闻》三篇,有关这次王丹所引发争议的文章,目的是什么?这些内容是曹先生所撰写,或可以代表您的想法?台湾的网友认为这是“反共义士间的内哄”和“路线之争”,请问您怎么看?

回答:《台湾e新闻》上的三篇,其中那篇“读者投书”是我写的,是看到该网站的那两篇之后,有同感,于是作为读者投书一篇。之前没看过王丹脸书,也根本不知道王丹要大家帮助他回台一事。我的投书没署名,不是怕什么,我曾发表过多篇批评名人的文章(包括反共的胡平、高行健、刘晓波、余杰等),当时只是考虑署名文章批评王丹,有点太重了,所以仅用读者投书名义,在我的脸书转一下,如果王丹能看到,会猜到或看出是我的文字,他自己对此事有点反省就行了。我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因为《台湾e新闻》和我的个人脸书,都是小众而已。根本没有想到我的脸书转发被《自由时报》《苹果日报》等报导。这篇读者投书当然是我的看法。但其它两篇,则是该网站自己编发的东西,是他们的观点。

所谓“反共义士间的内讧”“路线之争”等,在我这里都不存在。我跟任何民运人士都没有什么内讧,因为我多年来一直都是个人独立写作,跟任何人都没有权力之争。跟王丹,在反对中共专制、支持台湾民主方面,大方向都是一致的,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路线之争。而且我更专注研究美国,也不在台湾生活,所以更无利害冲突。但是,在我这里没有什么“内外”,只有“对错”。我认为最坏的事情之一,就是用所谓“一致对外(中共专制)”,来容忍反共阵营里的种种问题、劣行,其结果一定是损害反共阵营。

Q
:曹先生您也是从中国流亡到美国,当初您是否曾有遇到类似王丹这样的情况(有绿卡,无护照),在您要出国时,又如何解决?而且,王丹强调,他的情况是特例,是否真的属实?

回答:我跟王丹的情况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处:我俩都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合法进入美国。我当年是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拿到绿卡,王丹应该也同样。我的中国护照到期后,去纽约中国领馆延期,被正式吊销。王丹的中国护照到期后是否去延期,是否被吊销,我不知道,也没看到报道。

不同处:我持绿卡在美住满五年后立即加入了美国籍,并在入籍宣誓次日,就用加快当天办了美国护照(因当时马上要去欧洲),从此不存在身份证问题。而王丹持绿卡应该早已超过五年,他没有入籍美国。

某些有政治抱负的人士,为了将来回中国从政而不加入美国籍,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但做了这种选择之后,就要自己承担这种选择所带来的不便和困境,而不应拿出一副“我为民主牺牲,受了多大委屈,你们都得帮我”的劲头。搞民主也好,不入美国籍也好,都是自己的选择,不能用这种选择理直气壮地要求别人的“特别”照顾和保护。

我不非议别人的政治雄心,但像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创办人王炳章那样,就因为没有加入美国或加拿大籍,导致被中共逮捕后,西方国家就没法用对待自己的公民方式救援。王丹今天的身份证困境,在“大、小”两方面,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大”是没有入籍美国,“小”是在先前的证件到期之前,没有及时办理回美证。他自己的“错误”却呼吁大众来“买单”,来给台湾政府施压,实在像被惯坏的孩子,要通过哭闹来要糖吃、要关注。

Q
:以王丹的状况(需要量血压、做脑部检查),在美国的医疗保险大概需要多少钱?否则,从王丹在脸书的内容推测,他在美国应有置产,加上又有台湾教职,收入应算不错,怎么会无力负担?曹先生您自己又是如何为自己在这方面做安排?

回答:美国的医疗保险很复杂,简单地说,贫困线以下的穷人,政府全包了。富人当然不在乎花多少钱买保险,真正苦的是中产阶级偏下的。他们虽然能买得起,但因负担太重,有些人就不买了。但今年开始实施欧巴马健保,不买医疗保险就违法,会被罚款,所以大家都得买,但低收入的中产阶级,能得到一部分国家补贴,还可以买便宜的“意外险/灾难险”(catastrophic insurance),也就是只管大病手术住院等的费用,身体检查只支付很小一部分。以王丹在台湾教职的收入,应该有能力购买欧巴马保险,起码是“意外险”。

王丹回台风波发生后,华盛顿《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他时,问他为何不买欧巴马健保,他回答说,因他人在台湾,无法返美,所以错过了今年331日的欧巴马健保截止期,要等今年10月那个第二阶段启动时再买。但这个说法不够实在。因绝大多数人都是通过欧巴马政府新建的健保网站购买(只有极少数完全不懂英文的人才去福利机构填表等),所以才导致欧巴马的健保网站因不完善而倍遭批评。

王丹当时又不是在月球上,而是在网络极为发达的台湾,说因人不在美国而无法买医疗保险实在太唬人。当然他不买美国保险也是可以理解的,他有台湾健保,就想省了这笔钱。直说就是了,大家都可理解,可他又弄出什么“人不在美国没买成”的说法。

Q
:王丹的状况,台湾政府将在29日进行研议,若届时台湾政府以人道考虑,允许他在未持有回美证的情况下来台,您认为这样是否合理?或者也应该对所有需要人道协助的大陆人士比照办理?而且,若台湾政府可以这样做协助,美国政府难道不可以加快核发给王丹回美证吗?台湾有民众认为,王丹要求台湾为他开绿灯的行为是“关说”,但王丹却认为是“求助”,您怎么看?

回答:如前所述,王丹没有办好《回美证》,无法入台,责任在自身。他请求台湾移民署给予人道救援考虑,写信请求帮助,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台湾移民署是基于人道理由破例照顾王丹,还是坚持法律原则,不特殊对待任何人,都是移民署的法权。不给,也不至于上升到蔑视人道、人权(因为王丹的“脑瘤”之说,到目前为止只是他自己的声称,并无医生诊断结论)。给了,也不是值得批评的特惠,因为这种进入海关的优惠、照顾、提供特殊方便之类,基于各种原因,在哪个国家都有很多,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但问题在王丹这里。这种事情,自己私下请求一下台湾政府的帮助,是可以理解的,虽然错都出在他自己身上。但他用在脸书公布此事,渲染什么脑肿瘤之类(他1998年已经“得”过一次脑瘤了。那时为逃离中国,可以理解。但这次为进台湾又“得”一次脑瘤,就有点……)。还说那种大手术做起来人会瘦很多等,好像他已经被医生确诊了似的,明摆着是要煽动舆论,把他自己的一个错误,反而转变成一个引起大众深刻同情的砝码。 

俗语说“法不责众”,现在王丹这种做法,等于是要“众来压法”,用舆论、群情激昂等等,来逼迫执法单位破例,给王丹开绿灯。王丹用这种方式,再次展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是特殊人物。他还拿自己跟中共国台办的张志军在台湾的待遇比,一是不伦不类,二是已经把自己当作“国家领导人”了。因突发事件爆得大名的人,能有正常心态很不容易,但六四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还没跳出当年的明星心态,倒的确是需要治疗调整的。

王丹在等待台湾移民署是否给他“特惠”的时候对记者表示,预计两个小时,台湾政府就会宣布有关他入境申请的安排。后来又在要求美国给“特惠”的隔天宣布“我前天向美国移民署提出以人道考虑加快办理回美证的申请,今天已经以最快速度获得批准。”这些东西不是太过于明显地在“秀”:我内部有人,我是特殊人物,我很容易得到特殊关照。就像中国人最爱炫耀的:“我有后门”。

有志于将来回中国从政的王丹,在还没有任何权力的时候,就这么热衷“特惠”,炫耀“特惠”,怎能不促人想一下,如果将来他真有了权力,会怎样呢?

Q
:王丹引发争议后,都会在脸书上对所有不利于他的言论进行做回应,唯独对您脸书上的质疑只字未提,您认为他为何回避?

回答:我太忙,上脸书只是去贴自己的文章,不像王丹那么有时间,每天花五个小时泡在脸书上(见《壹周刊》专访:http://www.hkhkhk.com/64/messages/16201.html)。我没看过王丹在脸书对读者的回应,他的话,都是从媒体报导上看到的。 

但我认为,王丹的脸书不是媒体公器,只是发表、交流他自己言论的空间,他有权利删除自己不喜欢的文字。这就如同,你可以在别的地方随便骂我,但到我家里来骂我,我就有权利把你赶出去一样。这不能像某些网友那样,上纲上线到“压制言论自由”、“不容许异己声音”等。王丹不是政府,只是一个个人,他压制不了任何人的声音。你们谁都可以在自己的脸书/推特上批他、骂他。就像我在自己的脸书上批他一样。

但王丹的问题是,他把那些批评都说成是中共五毛,或是因他支持太阳花学运,国民党支持者乘机报复。但这种说法明显不尽真实。我认为很多台湾读者是满欣赏支持王丹的,只是不认同他此次事件的做法。王丹之所以没有对着我来,可能的原因是,第一,我长期以来支持绿营的态度,导致他不能指控我是国民党支持者;第二,他恐怕更没法说我是中共的“五毛”吧。而且我那篇《读者投书》中提出的问题,什么在美国量个血压要1750美元,大脑检查要二、三万美元等,明摆着都是他随口胡说。怎么回应呢?只有一条,承认自己是随便乱说。但从王丹迄今为止的反应来看,他是自己一点错都没有,都是“坏蛋”在整他。王丹还没权,已经像那些被惯坏了的权势人物、明星人物那样,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别人陷害、污蔑,自己就是一点错都没有。这种东西在我眼里很可怕。其实,当今民主国家的权势人物也不敢像王丹那么放肆。从王丹说话的口气来看,他从来都没忘记自己是明星,诸如宣称自己是六四偶像。但他不是歌星、球星,如果是政治明星,那么大众对他说话的口气、使用的语言就会有相当的要求。再过五年,王丹就年过半百了,如果说话经常不像成人的话,是很不利于他将来从政的,也影响反共阵容的形象。所以我才认为,有人喝几棒子,只有好处。批不得的人,都是最可怕、也是最倒霉的。

Q
:曹先生分享的文章中,对王丹做了许多的批判,包括自我制造新闻等,但今年三月台湾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太阳花学运,其中,学运的领导人之一陈为廷,就是王丹在清大的学生,王丹也一路支持,并提供自己的经验,获得不少年轻人认同,在这次争议中,他也认为自己“在台湾辛苦教你们的小孩,享受台湾健保,他问心无愧”,你是否同意他这样的说法?就您的了解,您对王丹如何评价?对他这次引发的争议,会不会感到意外?

回答:对这件事的争议弄到这么沸沸扬扬,倒是有点出乎我意料。但想想有些人就是要这么“折腾事”来赢得关注。我在美国住了26年,越来越痛恨的,现在成为最最痛恨的,还不是政治观点的不同,而是“做作、整景、作秀”。这种东西,背后就是不诚实、作假、撒谎。这个看来不是什么“罪恶”、而且往往赢得敬仰的东西,实际上是人类最大的恶之一!坦率明确地说,我对一切“做作、整景、作秀”的人与事的反感超过对“政敌”,因为这是媚俗的最典型表现,表面上是反专制的,实际上是阻止摧毁邪恶的重大障碍。引昆德拉小说人物的一句话,“我不是反共,我是反对媚俗”。这些年来,我对这句话感受越来越深刻。无论是左派右派、亲共反共、泛蓝泛绿,哪个阵营里都有“整景作秀派”,我对哪个阵营的这一派都深恶痛绝。这一派其实是什么原则底线也坚持不住的 “虚荣派”、“个人风头利益派”。

我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批评,主要一条就是受不了他的作秀——刚跟老婆那儿说完跟共产党“不共戴天”,转身就去跟大众说“我没有敌人”,明摆着是要用这种高调赢得大众仰望。这种媚俗透顶的东西,就是把个人风头、名利摆在超过真实,超过实际效果、结局的地位,而且是不顾后果,不顾结局的。整景、作秀者,多是不做实事、却不顾一切要“attention”者。这比不做事、也不作秀者,往往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王丹这件事,本来应该自己私下处理好,但这么高调咋呼,像小孩哭闹要关注、要糖吃一样,引起很多人反感,让很多人看到是“反共人士”在整景、哭穷、要特权。其潜在效果就是引起人们反感。这难道不是损害整体反共人士的形像吗?

王丹让我反感的另外一点,是他说话那种居高临下的口气。正如你提问时引的这段:“来台湾辛苦教你们的小孩,享受台湾健保,我问心无愧”。这都说什么呢?他既然那么喜欢美国的大房子,那么委屈地表示自己不得不回到台湾的“鸽子笼”,那他为什么不去教美国的小孩?去教欧洲的小孩?欧美教授的薪金待遇可能更丰厚吧?明摆着,以他的硕士博士论文内容,在欧美找不到教职,去台湾是为了一份工作。 

王丹如果心态正常,应该感谢这个世界上有个民主的台湾,有这样一个说汉语的世界,给他提供这样一份教职。而不是一边居高临下:我帮你们了、我多辛苦,一边委屈连连,我这么个反共义士,你们不好好特殊关照。我感觉王丹是被惯坏了。你反共,就像你不拿美国籍一样,是自己的选择。你要委屈就别做。那种“我为民主牺牲了,你们就欠我的,就应该感激我、特殊关照我”的心态,才是一种病。

Q
:对于王丹今天(台湾时间7/31)宣称,“我前天向美国移民署提出以人道考虑加快办理回美证的申请,今天已经以最快速度获得批准。证件寄到后,我会尽快返回台湾检查身体。”,在美国方面是否也有同样的消息?因为您先前也提到,“护照可以加急当天办到手,但没听过,也没查到回美证可以‘加快’特殊办理”,若王丹真的在三天内拿到,原本需要数月审核的回美证,是否出乎您的预料?与他这次引发的新闻事件是否有关?

回答:由于王丹在此次“疑患脑瘤”事件中有诸多不实之词,所以我对他三天内“以最快速度获得批准”一说相当质疑。首先,他728日接受北美《世界日报》采访时说,他在一个月前已送出申请。那么按正常情况,现在也差不多该拿到了。我一个朋友,递交申请之后,两周内就办完“按指模”手续。这个手续办完之后,有护照的人就可以离境,在居住国等待“回美证”寄达美国驻该国领事馆,这可能要花二、三个月的时间。但如人在美国就快很多,会直接寄到家里。王丹既然一个月之前就送出申请,现在却张扬三天内就拿到回美证,到底哪头是真话?当然,美国议员虽然不能向美国移民局施压,要求加速办理什么手续,但可以提出请求。移民局认为合理,也有可能协助。对王丹一事,既然他这么容易、这么快就能拿到回美证,那么兴师动众地要求台湾移民署给他“专案处理”又是为哪般?除了闹一闹要关注,要制造新闻(真达到效果了),我想不出任何理由。 

王丹在被台湾移民署拒绝后的声明中说:我进入台湾须持有回美证,这是台湾方面的要求,不是美国方面的要求,所以我当然第一时间寻求台湾政府的协助,询问是否可以用绿卡替代回美证先行返回台湾。

王丹又在随口乱说。因为绿卡只是拥有美国居留权的证明,并不是旅行通行证。在美国境内旅行,可用美国驾驶证登机。但国际旅行(进出美国),安检要核对护照(或回美证、难民证等与护照具同等效能的旅行证件);如没有这种旅行证件,任何航空公司都不会给予办理登机手续。即使台湾移民署下令长荣或华航给王丹开“特例”,王丹也无法在登机前通过“美国安检”,无法离开美国。王丹自己说,过去这些年他在美台之间已往来20多次。那么他当然完全清楚,用什么证件才可通过美国安检。所以王丹高调张扬要台湾移民署“特批”他返台,简直是莫名其妙。

而且,王丹火急火燎地要求“专案处理”,迅速回台湾检查是否有脑肿瘤,但当民进党驻美代表处联系到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的医师会员帮他诊病时,却被王丹拒绝,说是已有一位中医帮他看过,认为是大脑供血不足。这又让人感觉不真实了。首先,王丹不是说在美国诊病费用昂贵他承受不起吗?那现在美国的台湾医师们可以马上免费给他诊病,他怎么会拒绝呢?哪个真正怀疑自己得肿瘤、急着要检查的人,都会充满感激地接受这种善意吧?几天前又着急、又没钱的,现在都能解决,又不要了。那王丹弄出这一台戏要干什么呢?

其次,哪有怀疑脑肿瘤首先去看中医的?摸脉能摸出脑肿瘤吗?他自己又说要回台湾做脑部扫描,不还是相信西医嘛。既然相信西医,为什么不赶紧让在西方的台湾医师看一看,却用所谓的中医诊断来拒绝。既然已经看过中医,相信中医诊断的“非脑瘤”结果,为什么还要咋呼“怀疑脑肿瘤”呢?

Q
:这次王丹引发的争议,在台湾正反意见都有,不知道在美国华人圈,是否有相关讨论?

回答:当然有,但不是很多。我看到听到的,是反感王丹要特权做法的远多过支持他的。(全文完)

——
原载台湾《时报周刊》2014-08-08(第1903期)
http://www.ctweekly.com.tw/product2_View.asp?nid=3454&key=42#.U-PXB60g_X4

 

 

六四同志唐柏桥轰王丹私吞捐款

 

《时报周刊》报导/蔡伟祺 


大陆民运人士王丹先前要求“项目”返台的举动,不只在台湾引起争议,不少海外民运同志也对他的行为无法认同。“他的不诚实,是一贯的!”曾一同参与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学运同志唐柏桥指控,王丹除了可能私吞陈水扁政府支持大陆民运的20万美元国务机要费,还拒绝交代由天安门一代所成立的“中国青年人权奖”基金流向。

 

王丹返台就医风波持续发烧,本刊上期报导大陆旅美作家曹长青专访后,陆续接到来自海外的大陆民运人士反应,不满王丹要求特权行为,包括昔日曾一同在六四天安门学运奋斗的同志纷纷对他“起底”。

 

记者八月十二日采访同样流亡美国,也是六四学运的学生领袖之一的唐柏桥,他感叹:“王丹被捧为明星,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些年他几乎没有停止这些不当行为。为甚么他一再做出有损民运形象的事情,而很多人还把他捧为民运领袖?王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们是否也有一部分责任?”

 

王丹这次返台引起争议,连带让他多年前曾接受陈水扁国务机要费资助,却交代不清的往事,也被海外民运人士重新讨论。与王丹同为天安门一代的唐柏桥指出,他们这群曾参与天安门学运的同志,在二00一年设立一个“中国青年人权奖”,由王丹担任负责人,但王丹自始至终拒绝说明基金的开支情况,并持续对外开展活动,进行捐款,一付“奈我如何”样子。

 

唐柏桥强调,很多民运同道都希望王丹能对公众交代这笔机要费的去向,但王丹要么加以否定,要么含糊其词,顾左右而言它,他认为,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很可能大部分被王丹私下用了,只有小部分用于民运事业。否则,以王丹的性情和为人,一定会大加宣扬。他要求回答这二十万美元究竟用在了哪些地方?有没有相关依据?王丹对大众交代越晚,就会越被动,因为他最终要将所有的谎言活生生地吞下去。

 

旅美中国作家曹长青说,前总统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案审理时,透露给中国民运人士二十万美元,当时不少人猜测是给自己和林保华,让两人百口莫辩,还好“国务机要费案”公开审理后,最后真相大白,原来这二十万美元全部都给了王丹。

 

曹长青也批评,王丹左右逢源,在台湾好像很偏绿,但回到美国,在中国人圈子,却强调,自己不反对“终极统一论”,还说“我不会支持台湾独立的主张”。“六四”二十周年时,多伦多《大中报》问王丹“对台独怎么看法?”他回答:“我觉得台湾的不管是统一还是独立,都是个假议题,谈它没意义。 ”这明摆着是滑头回避问题(没有统独问题,还有台湾问题吗?还有蓝绿之争吗?),被问到钓鱼台领土争端,王丹用同样狡猾回答:“我不会钓鱼呵。”可见他如此有心计的政治谋略。

 

王丹回复,关于基金流向,因为涉及仍在中国国内的人士,当然不能公开。但他说,“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应当的用途上,这一点我问心无愧,也用不着向自我证明。”,至于对个人评价的批评部分,王丹则说,“别人说什么都可以,我觉得自己努力做事情就是最好的回复。”

 

——原载台湾《时报周刊》2014815日第1904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815003694-260407

 

 

【民运人士连环爆】 封从德:王丹私人账户吞台港捐款

 

《时报周刊》报导/蔡伟祺

大陆民运人士王丹自爆疑似罹患脑瘤,经就医检查后,已确认“不是”脑部病变,这样的结果,许多海外民运人士其实都不意外!而他日前遭质疑募款帐目不清,仍维持一贯不说明态度,也惹恼更多昔日同志。六四民运担任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主席的封从德证实,许多香港、台湾等捐款都进到王丹的私人账户!


王丹上月底在脸书透露疑似得了“脑瘤”,现在已证实没事,但他又宣称自己的头晕症状,是压力引起的“呼吸性碱中毒”,即便身体不适,他仍努力摆脱生病阴影,开始到处“趴趴走”,还在脸书上PO文。对此,最早站出来质疑王丹动机的旅美作家曹长青说,这次王丹的“疑患脑瘤”风波戏弄了大家,而且他完全不把这种戏弄当回事。

■怒批王丹搞专制选举

事实上,王丹的“疑患脑瘤”风波,早在十五年前就上演过一次。六四学运人士唐柏桥回忆,一九九八年,王丹就向全世界说自己可能得了脑瘤,要求赴美治疗,但最后检查结果只是胃和牙齿有点问题,其它方面健康得很,脑瘤一说更是一派胡言。唐柏桥感叹,一个人一生两度骗世人得了脑瘤,还要求中美台三地政府给予特殊处理,竟然都得逞了,这需要多么的无耻和多重的心计才能做到!

继曹长青、唐柏桥等海外大陆民运人士出面批评王丹行为不妥后,同样曾与王丹、唐柏桥等人参与六四学运的封从德也决定不再沉默,二十日出面接受《时报周刊》专访。封目前定居美国旧金山,他在六四学运时任北大筹委会常委、高自联主席,以及绝食团和广场指挥部副总指挥,曾与另一民运要角柴玲结为夫妻。

封从德受访时指出,二○○○年,王丹到巴黎与他商谈设立“互助基金”,邀集二、三十位天安门一代,每人每月捐款二十美元,支持国内难友,但二○○二年换届改选时,王丹却早已内定接班人,还强推“五选五”等额选举。封批评,“等额选举”是中共常玩弄的专制手法,竟然用在争取民主的天安门一代群体,所以大家坚决要求开放选举;最后,推举出周锋锁接任召集人,封从德和另三人也当选,但王丹等人却不承认这次选举。

封从德强调,与王丹除民主理念有差外,冲突的关键在帐目。王丹对大家追问帐目这件事,总是很不情愿,且众人查到后面,发现三个账户竟是私人账号。封说,没想到六四同志每月捐输,现在却成了外人,许多香港、台湾等地给天安门一代的捐款都进到王丹的私人账户,也不得过问;如果当时改选由周锋锁和自己等人接任,势必要承接帐目,这大概就是王丹等人坚决否认那次选举的原因。

■在美炫耀住惯大房子

封从德指出,民运团体追问不出陈水扁给王丹数十万美元的去向,他并不吃惊,却感到相当痛心,这么多善款没起正面作用,反倒败坏民运形象,大概是善良的人们始料未及。李旺阳等志士,还有在海外过着每月只花几百美元、国内甚至更少的最低生活标准,不求名利,坚定追求中国民主大业;对比起来,自称“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且令人期待的王丹竟是如此。

王丹先前在脸书上求助,称自己无力负担美国昂贵的医疗费用,但曹长青说,从公开资料就可以看出,王丹经济状况比绝大多数民运人士要好很多,除了国务机要费那二十万美元(既然他拒绝回答用在哪里,人们只能认为他留给了自己),毕业之后也一路都有资助或薪水。

此外,他也曾在脸书炫耀,“在美国住惯了大房子,成天楼上楼下跑,动不动就院子里走走的我,真是越看越伤心啊。明明不是鸽子,但是要回到(台湾)鸽子笼里面了。”PO文还秀出他在海边院子的照片。

曹长青透露,王丹是海外中国民运的募捐大王,起码拥有可募款组织的八个头衔,包括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北京之春》杂志社社长、一九八九基金会理事长、青年中国主席、中华学人联谊会会长、中国青年人权奖评选委员会召集人、《新闻自由导报》社长,以及台湾“华人民主书院”(网络)董事会主席等,头衔之多,可能超过任何一个民运人士。只是,王丹各种基金会到底收到多少捐款?用到哪也从不公布,只有他自己清楚。

■惯称批评者亲共五毛

唐柏桥指出,现在连中共都开始谈财产透明化,王丹的机要费和其它财务问题如果不能对公众做出交代,未来民运会更难赢得民众的支持和认同。他强调,从事民运二十多年,一直与中国大陆民主人士有广泛联系,对此非常了解,大致说明经费去向,其实并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危险。

唐柏桥透露,好几位非常支持中国大陆民运的朋友,对他批评王丹的内容表示认同,也认为王丹人品有问题,但这些人却担心他公开质疑和批评,会伤害民运的整体形象。“为了珍惜而不谈,最终还是为了珍惜而不能不谈!”这句话正好形容自己心境,他说。

对此,封从德表示,王丹这次做过头,包括他在内的六四学运与民运同道,大家多少都有责任。他也感叹,不说是包庇,说又易遭猜测,轻则“你嫉妒”,重则“你五毛”,横竖都不对,不如实话实说。

封从德说,(王丹爱作秀,八九年既已如此),事情是别人做的,宣言是别人写的,王丹却大言不惭地站在记者面前归为己有,且常常如此;所以被学运组织边缘化,仍不顾反对,发动所谓的“个人绝食”,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封表示,像王丹这样的明星领袖,都是媒体“选”出,非真正由大家票选的领头人,不能代表大家。他也忧心,中共实际上明里暗里结构性地推波助澜,推明星以毁民运,二十几年屡试不爽,民运组织几无招架之力。

■脑瘤体检上网秀照片

唐柏桥指出,王丹多年来一再撒谎,打悲情牌骗取大家的同情和支持,十五年前他就向全世界媒体哭诉自己可能得了脑瘤,要求中共允许他保外就医到美国治病,结果却对大陆民运的声誉造成重大伤害,很多人曾为他感到难过和奔走呼吁,都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没想到,十五年过去了,王丹竟然用同样的方式,企图再次骗取大家关注和同情,“看到‘脑瘤’这两个字的本能就是恶心!”唐不满地说。

与王丹一样持美国难民绿卡的封从德也认为,王丹这次有欺骗善良的台湾民众之嫌,脑瘤不是开玩笑的事,十几年前博得大家同情一次,尚情有可原;这次又如法炮制,则有愚弄天下人之嫌了,更何况,能否回台就医一事卡在美国,王丹比谁都清楚,却偏偏施压台湾政府,耍大牌、要特权,简直匪夷所思。结果大家也看见,其“危急的病情”不存在,其旅行证“漫长的申请”困境也不存在,别人要等四个月,他三天就拿到了,如此作秀,令六四一代也跟着蒙羞。

曹长青说,回头来看,王丹从一开始就是拿“脑瘤”制造新闻,自始至终都在网上玩得很开心,拿到回美证后也没立刻回台湾,连美国有免费医生可看病也拒绝;回台后,他煞有其事地完成“体检”任务时,还拍照拿到网上“秀”。没有哪个忐忑不安准备检查“肿瘤”的人,有王丹那么好的兴致。王丹顺利回台之后,对曾为他呼吁的网友、媒体、台湾政府等,毫无一句道歉,继续用扭曲事实来狡辩。

王丹动不动就把质疑、批评者,说是“五毛”或亲共分子,唐柏桥认为,乱扣帽子是一种极度心虚的表现,也是中共文化产物。像有人呼吁中共公布官员财产,就被扣“扰乱社会秩序”之类的罪名;现在有人要求王丹公布经费去向,他也给你扣一个“五毛”与中共合流的帽子。

■包庇过头毁民运形象

唐柏桥质疑,当初王丹到了美国,一下飞机就公开表示不参加海外民运组织,几年前又突然莫名其妙地宣称海外民运彻底失败;王丹出国后不久,他的家人也都前往美国团聚,之后中共似乎从未刁难;然而,其它异议人士如吾尔开希、郑义等的家人却长时间被限制出国、也不颁发护照,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差异,值得大家认真思考。

封从德说,王丹有上述状况已十二年了,甚至可能更早,只是大家都不去讲,对王丹呵护到几近被人指责为“包庇”。但规避“民运内讧”也不是办法,终究会惯纵太过,导致明星领袖个人行为乖张,还是会牵连大家整体形象。他说,反对明星政治,因为成就归个人,失败却要大家买单,希望此番风波后,王丹能有所反省和收敛,且不要以真理化身自居,遇批评就指为中共“五毛”。

唐柏桥认为,王丹所做所为不代表整体民运,也不具普遍性,他的问题只是个别现象,大陆民运以天下为己任,敢做敢当的侠胆义士有高智晟、李旺阳、王炳章、艾未未、刘贤斌、胡佳、谭作人、郭飞雄等人,遍布全大陆和世界各地,数都数不完。曹长青也感叹地说,如果王丹在台湾成为中国民运的代表人物,那倒不是王丹的问题,而是台湾的问题。

■王丹:不再回应

记者20日透过电子邮件、脸书询问王丹回应,但他表示:“我上次已经说过,不会再回应,那就是不会再回应了。”不过,20日中午收到封从德的回复后,记者仍针对其中捐款问题,以电子邮件和脸书讯息传给王丹知悉,但截稿前,王丹并未回复。

■封从德小档案
出生年:1966
学历:巴黎索邦宗教史博士
经历:参与六四学运、主持《六四档案》网站
现职:孙文学校主持人、天安门民主大学教师

——原载台湾《时报周刊》2014822日第1905

http://www.ctweekly.com.tw/product2_View.asp?nid=3587&key=42#.U_kSLK0g_X4

 

 

封从德:造明星以毁民运,正是中共的圈套

 

对此次王丹返台风波,我想讲几句:一、王丹爱作秀,这次作过头,我们有责任;二、其行事乖张,帐目不清,由来已久;三、此次风波也有相当正面意义。现略述如下。

 

一、王丹爱作秀,这次作过头,我们有责任。包括我在内的八九学运与民运同道,大家多少都有责任——过去我们太惯纵爱作秀的“明星领袖”了。就在几天前,我还听到一位媒体人的严辞批评,说我们包庇另一位“明星领袖”。这也促使我打破沉默。不说是包庇,说又易遭猜测,轻则你嫉妒,重则你五毛。横竖都不对,不如实话实说。

 

王丹爱作秀,八九年既已如此。事情是别人做的,宣言是别人写的,王丹大言不惭地站在记者面前归为己有,常常如此。因此便被学运组织边缘化,于是不顾学运组织的一致反对,而发动所谓的“个人绝食”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学运组织虽已除其名,记者却不了解内情,依然追星,称其为“主席”“负责人”。类似的明星领袖还有几位,都由媒体“选”出,而非真正由大家票选的领头人。明星并不能代表大家,大家却束手无策。这就注定了八九明星领袖的素养常常不及格,以至外界看轻这场运动。更有甚者,中共实际上明里暗里结构性地推波助澜,推明星以毁民运,二十几年屡试不爽,民运组织几无招架之力。

 

爱作秀的明星也爱涂改历史,“六四”屠城之前群情激愤万众一心,就比谁都激进和高调;屠城之后规避责任,就涂改得之前就比谁都“温和”。篇幅有限这里不细说,读者有兴趣可参阅拙著《六四日记》,或今年7月香港《开放》杂志上的拙文〈八九学运为何未能撤离广场?〉,其中有细述《王丹回忆录》如何纂乱史实。另外还有许多当事人的回忆(如王有才、熊焱、刘刚等等),亦多有见证。

 

此次返台风波,王丹明显作秀作过头,有欺骗善良的台湾民众之嫌。平心而论,因王丹早年的付出,加之大家想团结,我们都曾相当呵护他。但脑瘤不是开玩笑的事,十几年前博得大家同情一次,尚情有可原;这次又如法炮制,则有愚弄天下人之嫌了。

 

更何况,能否去台湾,卡在美国登机前,而非台湾入口处,王丹应该比谁都清楚,却偏偏选择施压台湾政府,耍大牌要特权,简直匪夷所思。

 

我和王丹一样都持美国难民绿卡,若要出美国,须另持难民旅行证代替护照,否则有多达四道关卡,根本无从登机:1,办登记手续(check in)时拿不到登机牌;2,进入安检前的预查不会放行;3,严密的安检不会放行;4,登机验票时不会放行。因此,王丹高调要求台湾政府,根本是缘木求鱼,明知故犯,如此不通情理,似当别有缘由。结果大家看见,其“危急的病情”不存在,其旅行证“漫长的申请”困境也不存在,别人要等四个月,他三天就拿到了。如此一惊一乍地作秀,实在过了,令八九一代也跟着蒙羞。

 

二、帐目不清,行事专制,由来已久。“青年人权奖”是否有基金会我不清楚,“天安门一代基金会”我也未能参与,但“互助基金”我参与了,还与前二者都相关。2000年夏王丹到巴黎,与我商谈设立“互助基金”,不久后二三十位八九一代同仁每人每月捐款二十美金,支持国内难友。2002年秋,“天安门一代”约三十人通过电邮进行换届改选。都进行了一个多月,大家才突然得知王丹在开会前几个月早已内定了几位接班人。这时他强推“五选五”等额选举,五个职务五位候选人,且已内定。“等额选举”是中共常玩弄的专制手法,竟然用到争取民主的天安门一代群体,大家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坚决要求开放选举。王丹阻挠说没人会主动出来工作,结果呢?五个职务有十一人自愿报名参选。最后,大家全票(包括王丹)选举周锋锁接任召集人,我和另三人也当选,这时王丹等人就死活都不承认这次选举了。

 

除民主理念有差外,冲突的关键在帐目。其实最初查账还是王丹找我,告诉我沈彤截留了一大笔给天安门一代的捐款。我们于是追问帐目,中途王丹已很不情愿。查到后面发现三个账户,竟被告知是私人账号,外人无权过问。我们每月捐输,却成了外人;许多香港、台湾等地给天安门一代的捐款都进到王丹的私人账户,也不得过问。最后,甚至被告知天安门一代基金会仅仅是五人注册的公司,五人以外大家都不是公司成员,更无权过问。如果通过改选由周锋锁和我等人接任,势必接过帐目,这大概就是王丹等人坚决否认那次选举的根源吧。

 

至此,天安门一代分化为改选方与否认方,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天安门一代组织停止运作,剩余善款转送当时运作很好的中国人权,最终给天安门母亲。然而直到2008年我离开中国人权,也未见这笔资金的转送。

 

另外,改选方曾提议将天安门一代改称“八九一代”,后来王丹等人以此称号运作“青年人权奖”,但用没用由我们每月捐输却未见帐目、也未见转送天安门母亲的互助基金,至今我都不得而知。因此,民运团体追问不出陈水扁给王丹的数十万美金的去向,我并不吃惊,只是感觉相当痛心。这么多善款没起正面作用,反倒败坏民运形象,大概是善良的人们始料未及的吧。我见众多志士如李旺阳,还有在海外每月几百美元、国内则更少的最低生活标准下,依然故我,不求名利,坚韧地追求中国的民主大业。对比起来,常令人不胜唏嘘:中国究竟遭了何等罪孽,百年竟是如许国运,领头人常衰败不堪,就连自称“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且令人期待的王丹,也一至如此。为此我常自责,感觉未尽到责任。

 

三、此次风波也有相当正面意义。首先对王丹,大家的批评应是很好的鞭策,望其有则改之,成为更加完善的民主战士。

 

大家可以看见,上述状况已十二年了,有的甚至更早,大家都不去讲,可见过去大家对王丹呵护到几近被人指责为“包庇”的程度了。但如此方式来规避“民运内讧”,也不是办法,终究会惯纵太过,不仅导致明星领袖个人行为乖张,最终还是会牵连大家整体形象受损。

 

过分求名图利,无异于吸毒。我一直反对明星运动,因其成就归个人,名利双收;败坏却要大家买单,极不合理。以前刘刚、王有才、熊焱和我等人的一些文字与发言,或含蓄或直率地批评,但似未见效果;希望此番风波,王丹能有所反省和收敛,而不要以真理化身自居,但凡批评就指为中共五毛。实际上,王丹若真有高度的防共意识,倒是应该好好规劝其学生如陈为廷,别在不同场合都穿着共党领袖马克思、列宁、切瓦格纳头像的T恤衫;更不要一方面号称防止未来的中共渗透,一方面却现在就全文高歌共产党的党歌《国际歌》(!整整三段都会唱,而且还是一大群人)。

 

其次对民运,也有正面意义:摒弃明星运动,回到草根民众。其实,造明星以毁民运,正是中共的圈套。八九年如此,此前此后也如此。相信越来越多的民运同道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了,我们今后要立足草根,要注重组织与民主程序,不要让少数人占尽风头变成“明星领袖”还凌驾于组织和程序之上,更不要让中共造明星毁民运的阴谋得逞。这样的觉悟,正是中国民主运动再出发的良好契机。

 

最后对国府,也似有改进空间。此次风波虽说卡在美方,但根源却是我们这些在中国大陆追求民主的人士,没有有效的护照。我们要离开庇护国外出开会,确有极大不便。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和王丹很有同感。只是我觉得王丹不应该仅仅向民国政府争取自己的特权,而是应该利用其影响力,为更多类似情况的民主人士,争取国府立法,采用合理而安全的方式,向流亡海外一段时间的大陆民主人士发放中华民国海外护照,只为旅行,不需要其它国民待遇。我认为台湾民国政府无论蓝绿,都应该理直气壮地做这一件有利于中国民主化、也最终有利于台湾安全的利人利己的大好事。当然,我知道其中必有诸多安全考虑,这些技术问题只需专家设计好甄别程序,应该并不十分困难。实际上,二十年前一段时间,确曾发放过中华民国海外护照,因此并非没有先例或不可能。如此方式,应该是民国政府提升国际地位、广收大陆人才、长期投资安全保障的好办法,望能斟酌采纳。

 

2014820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5/2020 05:54 , Processed in 0.07923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