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陈树庆cdp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235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徐光:朱虞夫与薄熙来的人权问题

已有 950 次阅读10/26/2012 03:07 |系统分类:争鸣|

朱虞夫与薄熙来的人权问题

 

徐光

 

     朱虞夫先生,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领导人,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从1999年至今,三次判刑,共计十六七年,至今还在牢里煎熬。
    
    
朱先生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不贪污腐化,其所作所为,完完全全不是为一己之私利,完完全全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完完全全是为了民主自由。他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把共产党的牢底坐穿,换来民主自由之中国美好明天,其精神之高贵、品格之高尚、形象之伟岸岂能是为一己一家之私利而不择手段、腐化堕落、虚伪凶残之伪君子簿熙来所能比拟的。依靠唱红打黑扬名立万的簿先生,一方面把自己塑造成爱国清廉的形象、塑造成反对西方、反对美国的左派英雄、一方面却暗度陈倉,儿子早就送往西方、资产早就没少往西方转移,老婆也与西方人勾勾搭搭,最后终于酿出了人命官司,导致东窗事发,夫妻双双把牢投,上演了一场人间闹剧。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者薄熙来欺骗了所有善良的人,那些被骗者又拿着他的旗号欺骗另外的一些善良者,突然有一天,“英雄”形象被揭穿了,于是那些被骗的同时又骗人的人难以接受了,为了维护自己共同参与创造的谎言,否定自己是因为受骗而骗人的愚蠢形象,想方设法以种种理由为薄熙来,最主要为自己的愚蠢辩护。那些人,那些愚蠢的左派人士,实在没招了,于是开始关心起薄熙来先生的人权问题了,那个从来都不关心人权、严重侵犯他人人权的人的人权问题在这些人的聒噪之下,居然也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其实,那些人所争取的,绝不是薄的基本人权,而是一种特权而已。
    
    
其实这样的“人权”对于薄熙来及其家人来说,已经够多了,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的,更是象朱虞夫先生那样的“人权斗士”不可能有的。簿的妻子杀了人,还焚了尸体,性质十分之恶劣,这样的行为,如果发生在一个小老百姓身上,根据中国的法律毫无疑问是要死刑立即执行的,而薄的妻子却可以保住了性命,这洋的“人权”还不够吗?朱虞夫先生,什么坏事都没做,什么人都没害,却被共产党当局三次投入大牢,已经坐了十多年了,还有五六年没坐满,共产党一天也没给他减刑,其坐牢日子绝不会比杀人的薄妻短的,两相比较,这样的“人权”还不够吗?朱虞夫先生第二次坐牢的时候,警察们为了让他屈服,把他无辜的儿子也关进了大牢,而簿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到现在还在国外逍遥地享受爹妈贪污来的钱财,这样的“人权”还不够吗?
    
    
更为可恶的是,象朱虞夫先生这样犯了爱国罪的中国民主党人,在牢里还要受到无休止的精神肉体的迫害,而象薄熙来这样的贪官污吏,却可以用贪污来的钱贿赂那些监狱警察,过着比疗养还要舒服的生活,这种现象,笔者在牢里亲眼目睹比比皆是。朱虞夫先生以及所有被迫害的人所受的罪,其实都是薄熙来这样的贪官污吏所造的孽,那些人已经在牢里把中国民主党人力虹迫害死了,把中国民主党人李旺阳迫害死了、把中国民主党人聂敏之迫害死了,还有许多普通的法轮功爱好者也死了,现在又轮到朱虞夫了,这还不够吗?那些人呼吁的要维护薄熙来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权?是一种可以随意侵犯他人人权而不受报应的人权吗?
    
    
是的,薄熙来是个人,一个卑鄙的人,朱虞夫也是一个人,一个高尚的人,在中国民主党人的眼里,人与人是平等的,你们起劲鼓噪着为薄熙来呼吁人权的时候,为什么不关心朱虞夫先生的人权呢,你们的良知何在!人性何在啊!

            20121024

 

附:从为薄熙来维权的公开信谈起/胡平

    作者:胡平

 

    【大纪元20121024讯】日前,由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等数百人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对当局处理薄熙来案件的若干做法,从法律上,从程序上提出质疑,并要求对薄熙来案件公开公正审理。李成瑞在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公开信并非为薄熙来的所谓罪状辩护,而是为他维权。

 

    这封公开信的签署者,大多数是所谓左派,有的还可以归为毛左。过去,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对公民权利、程序正义这一套都嗤之以鼻,认定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玩意儿,是用来颠覆中国共产党红色江山的。如今,他们也学会了强调公民权利,强调程序正义,站出来维权。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无疑是应该肯定的。

 

    读李成瑞们这封公开信,使我想起二战后,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勒牧师在犹太人墓碑上写下的一段话:当他们(法西斯德国纳粹党)抓共产党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当他们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后来,当他们要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问题就在这里,有些人,除非自己也受到专制暴政的迫害,否则他们就会对公民权利和程序正义等普适价值不屑一顾,对别人遭受迫害无动于衷,甚至还拍手称快,落井下石。远的不说,就拿薄熙来在重庆搞的打黑运动来说吧。这场运动从一开始就是黑打,其践踏法制,刑讯逼供,无视基本人权,罔顾程序正义,在当时就有人在网上予以揭露,很多恶劣的做法即便从重庆官方自己的报导中也能看出端倪。但是这并不妨碍那些新老左派们为之喝彩助威。那时候,你跟他们讲公民权利讲程序正义,他们根本听不进去,还觉得你居心叵测,大有问题呢。

 

    这就是为什么当王立军夜投美领馆引爆薄熙来事件,不少维权人士要幸灾乐祸的原因了:因为他们发现,除非让这些人自己也尝到苦头,否则这种人就永远不会觉悟。记得那时有人编了一句顺口溜:“唱红唱到美领馆,打黑打到薄书记。”说来也是,搞打黑的薄熙来到头来自己被打黑,天下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么?

 

    不少老右派就有过类似的经历。文革爆发,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们这些老牛鬼们照例是挨整的对象,统统被关进牛棚,饱受打骂欺凌。可是随着运动的深入发展,他们惊奇地发现,那些原来整他们的积极分子和领导干部们,先先后后也被扣上“黑帮”,“走资派”,“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等罪名被关进牛棚,于是免不了幸灾乐祸,觉得自己的日子也好过些了。

 

    不过,要让那些整人者通过自己被人整的经历而觉悟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文革一开始,罗瑞卿就被打成反党黑帮,不久就被关进秦城监狱。当罗瑞卿得知他的隔壁关着彭德怀时还很不服气,抱怨说“怎么把我和他关在一起”。那时候罗瑞卿还以为整自己是错的,整别人是对的。再到后来,罗瑞卿才觉悟到这么整人法都是不对的。

 

    现在,很多新老左派开始认识到公民权利和程序正义的意义,他们就应该用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去反思过去的事情,例如薄熙来搞的打黑。从公民权利的标准来看,从程序正义的标准来看,打黑无疑是黑打;就其滥施酷刑,大开杀戒而言,他甚至比其他很多中共官员更黑。

 

    早在薄熙来事发之初,我就写文章指出:薄熙来事件说明共产党是黑帮。这既是指被打倒的薄熙来,也是指仍在台上的中共当局。还要补充一句的是,在今日中国,区分左派右派新左老左,其实都没多大意义。真正的区分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你到底是认同人权民主还是认同共产专制。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6/2019 20:21 , Processed in 0.10335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